<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七章:恐怖的小盗贼
    第十七章:恐怖的小盗贼

    二位元婴期大能在那摆下了阵法,开始炼化那块巨石,项杨远远的看着,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他自然也认得那是元磁石,不过能让元婴期大能都赶来出手的,恐怕不止是元磁石那么简单,万物卷中也有记载,元磁石应该产自矿脉,而往往在某些大型的元磁矿脉深处,会有元磁晶这样的宝物存在。

    这块元磁石虽然不是矿脉,但如此巨大,其内产生元磁晶的可能也是极大,那可是天材地宝啊。。。

    如若当时自己不先进那洞穴的话,丹穴山也不会有此异变,那是不是就有可能得到元磁晶呢?

    他低头看着胸口的兽皮小袋,苦笑着低语:“你也太着急了些,等我搞到了元磁晶再折腾多好。。。”

    项杨至今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宝贝,只是觉得它似乎有灵性,不由自主的就对着它说起了话。

    却没想到,话音刚落,那兽皮袋中又有隐隐的光芒散出,项杨大吃一惊,朝着远处看了看,那里可是有二个元婴期高手在的啊,这宝贝要是被他们看见了,自己哪里还保得住?

    连忙往密林深处钻去,百丈后,抬头看看,树荫蔽日,已是极为幽深之处,方才找了株大树躲在了背后,将那兽皮袋解了开来,果然那块鹅卵石又在发光,但这次光芒并不耀眼,而且忽明忽暗。

    项杨大为好奇,将它取出,捧在手里,试探着问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光芒急促的闪动了几下。

    还真是能听懂吗?项杨不由得大乐,他毕竟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好奇心旺盛,不由得就和这块石头对起话来,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这石头又不会说话,只会用光芒闪动来表达情绪,到了后来就变成自己自问自答了,这又怎么沟通呢?

    他正有些发愣,手中的石头忽然微微的动弹了一下,似乎有种往下一沉的感觉,项杨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要我把你放下吗?”

    石头急促的闪动着。

    还真是。。。这是要干嘛?项杨好奇的嘀咕了一声,而后抚开了地上厚厚的落叶,便将鹅卵石轻轻的放了下去,最终还不忘叮嘱了一声:“别再折腾出什么大动静了啊。。。那里可是有二个高手在呢!”

    鹅卵石上,光芒再次闪烁,随后便无声无息的融入了泥土之中。。。

    丹凤能在短短的时日里便成为元婴期高手,资质自然是关键因素。

    一尺一寸的仙苗代表着她的神识强度比常人要高出几倍,对道法的控制力也是强悍的发指,而极品火系仙胚对火系道法的加成同样恐怖。

    如今,布下了地火大阵后,由她召唤出来的火焰,颜色竟然已经参杂着一丝青色,温度更是高的恐怖。

    苍柏在一旁维持着青木幻阵,但却骇然发现,光是这种火焰的余波都让他的幻阵有种马上要被烧破的感觉,不由得大惊,连忙加大了元气的输出,将阵法稳定了下来。

    熊熊火焰中,那块巨石最外一层已然变得通红,再过了些许时间,已然有一滴滴的岩浆往下滴落,丹凤大喜,这块元磁石实在太过庞大,她原本还担心地火的温度不够,如今看来倒是白担心了。

    一柱香后,地上已熔积了一汪火红的岩浆,那巨石也缩小了一圈,石头上附着的道器早已化成了铁水,混在了岩浆内。

    就在此时,所有的火焰忽然一暗。

    丹凤毕竟是元婴期高手,对能量的变化极为敏感,这一瞬间,她感觉到在那巨石内部深处,似乎有种力量在疯狂的吮吸着火焰的能量,导致了火焰的温度急剧下降。

    她非但不惊,反而欣喜莫名,难道这块元磁石中还有什么火系的异宝不成?这里可是丹穴山,传说中凤凰所栖之地啊。。。

    她自己毕竟是火系仙胚,火系异宝对她的吸引力可是远在元磁晶之上的!

    有此一念,她眼神都变了,娇叱一声,一根火羽浮现在了面前,她舌尖轻咬,一滴精血喷出,火羽一颤,化出一头毕方虚影,拖曳着长长的火焰,围着巨石盘旋不休,地火也是蒸腾而起,威势更胜从前。

    她这次可算是豁出去了,这毕方火羽平日里可舍不得用。

    毕方火羽一出,巨石的融化速度顿时快了许多,一柱香后,已然化了小半,但丹凤也是有苦自知。要维持这种大范围的阵法,原本元气的消耗就大,当然对她们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元气之充沛已超乎常人想象,这点损耗还承受得起,但那毕方之羽乃是她的精血之器啊!

    所谓精血之器,这种法宝的威力远在一般的法宝之上,但是每次使用都必须用修仙者的精血引发,在使用中也会消耗精血,如果被击毁的话器主更是会被重创。

    要知道,修仙者的精血乃是无比珍贵之物,损耗掉之后再补足可是要耗费寿元的,俗话说,一滴精血一年命,这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丹凤耗掉的寿元已有十年。

    丹凤咬着牙坚持着,只要里面真有火系宝物,那哪怕损耗个百十来年寿元也是值得的,寿元不比寿限,寿限乃天地之限定,除非你突破境界,否则寿限永远是固定的,但寿元却是可以通过某些宝物增长的。

    最关键的是,毕方之羽一出,巨石深处那股古怪的吸力更强了,随着巨石的熔化,大量的火系能量被其席卷,似乎里面藏了个饕餮怪兽,无论多少火焰都满足不了它的胃口一般。

    这样古怪的情形,丹凤只在她当年发现这根毕方之羽的地方遇到过,其中有火系宝物的概率越来越大。

    她柳眉一竖,索性直接喷了三滴精血上去,毕方之羽光芒大作,虚影后拖着的火焰隐隐显出了白色的焰尖,随后,令丹凤目瞪口呆的情况出现了。。。

    熔化的只有几丈方圆的巨石忽然颤动了一下,而后一点黑影在通红的石面上出现,宛如一个恐怖的黑洞,忽然间把毕方之羽吸了过去,丹凤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识海一阵剧痛,眼前一黑,等到清醒过来之后,自己的精血之器已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那一块巨石突然间全部化作了岩浆,流淌了一地。。。

    但是,除了那通红的岩浆外,别无一物,别说什么火系宝物、元磁晶了,就连她的毕方之羽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丹凤愣愣的看着,方才她的神识中甚至好像还隐隐听到了一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一个人吃饱了之后打了个饱嗝的感觉。

    在她后方,苍柏脸色潮红双目发光,他一直盯着丹凤的动作,自然也看见了那毕方之羽被吸走的情形,而且由于那不是他的精血之器,他的神识也未受创,甚至看的还比丹凤更清楚些。

    那不是什么黑洞,而是半个巴掌大小的东西,似乎有着一金一红的花纹,但当他用神识捕捉想要看的再清楚点的时候,却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狠狠的弹了回来,让他也受了点轻创。

    这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法宝,只怕最起码也是玄器级别了吧。。。

    左右看了看,他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他的幻阵之内,这青木幻阵乃是青木堂入门的阵法,但是如若再多添加几处阵眼的话便能化为杀阵,阵中之人除了一个神识受创的丹凤之外,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结丹期,绝对无法逃脱。

    他是认得那根毕方之羽的,自然知道那是丹凤的精血之器,如今受损,伤势恢复前,丹凤的战力最少下降了三成之多,再加上自己原本就比她要高一个小境界,应该可以拿下。

    越想着,他心头就越发火热起来,这可是玄器啊!传说中的通灵之器,整个浮玉宗只有六代祖师拥有过,也正是凭着这件玄器,他才能屡屡以弱胜强,最终保住了那份大道传承、修仙之法,将浮玉宗打造成了真正的仙家门派。

    狞笑间,他双手十指曲起,一扣一弹后,一点点碧绿的晶芒直射而出,几个来回后,阵势猛的一变,原本虚幻的树木在刹那间变的真实了起来,空中,一株株青色的巨木浮现。

    为了得到这件玄器,他却是下了大本钱了,这几十颗中级木系元气石几乎掏空了他大半的家当,但是威力也同样恐怖,一招一引之下,巨木轰隆隆的朝下坠去,每一个阵中之人同时受到了攻击,而丹凤所在,甚至有几根巨木同时撞去。

    如此大的动静,丹凤自然不会不知,只是苍柏动作太快,等她反应过来,杀阵已成,她怒叱一声:“苍柏!尔敢!”随之,她额头的绶带崩开,那颗火红的晶石腾空而起,射出了一道红光,朝着那巨木迎去。

    “我有何不敢?”苍柏狞笑着,一口精血喷出,以他剩下的寿元,这样的战斗方式却是标准的拼命了,但效果也极其显著,天空中的巨木颜色从青转褐,到后来竟都已隐隐泛起了黑色,偶尔相互碰撞,发出了铿锵的金铁之声,呼啸着直坠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