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五章:青丘山上青丘堂
    第十五章:青丘山上青丘堂

    项杨给自己放了个鹰眼术,几里外的情形尽收眼底。

    得了教训,这次蛮兽堂的人全部老老实实的落在了巨石远处,而后才收了道器奔了过去。

    领头的是一个穿着兽皮坎肩,畅怀露着胸毛的壮汉,一到巨石旁就来来回回的兜了好几圈。

    还一个拄着骨杖的老人也在人群前方,嘴里念念有词的趴在地上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他们身后,则跟着百十来号人,那骨杖老人鼓捣了会,站起来掏出了一块块散发着青色光芒的东西,朝着四周指了指,而后便有人走上前去接过东西按照他指点的方向站到了巨石旁边。

    一柱香过后,巨石旁已然围满了人,那老人将骨杖举起,骨杖顶端,一道波纹状的青光闪起,和旁边其他人手中闪起的青光连成了一片,随后,所有人连着那块巨石突兀的消失了。

    项杨皱着眉头看着,这估计是一种障眼的阵法,他可不信那老头有那么大能耐能把那么巨大的一块石头连着那么多人一起挪走,就算有须弥戒,也只有极为高级的那种才能做到,像项杨的那个,空间也就丈许方圆而已,更何况须弥戒是容纳不了活物的。

    果然,没多久,一个人影凭空出现,正是那穿着兽皮坎肩的壮汉,走到远处,手一挥,踩着一艘云舟就腾空而去。

    “这是觉得一家吃不下这么大好处,去找后台了嘛?”项杨心里嘀咕了一句。

    这块巨石极似元磁石,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元磁石和元气石乃是完全不同的二种东西,元磁石是一种炼器之材,并不算太罕见,比不上元气石那般珍贵,但体型如此庞大的一块,却是闻所未闻,很可能里面会有元磁晶。

    如若有元磁晶,那这块巨石的价值就不可同日而语了,那可是属于天才地宝行列的东西啊,整个蛮兽堂的家当加起来估计也比不了指甲盖大小的一点元磁晶。

    万物卷中有浮玉宗各大分支的介绍,蛮兽堂也在其内。

    浮玉宗的分支和堂口有二大来源,一是宗内弟子突破结丹期后可以选择自开山门,二是外来的修士,如果达到结丹期,又肯在宗律堂内的因果碑上用神识起誓,那么也可以托庇于浮玉宗门下。

    蛮兽堂便是外来的,据说来自山海大陆西方,得罪了大势力后举族迁徙,如今的小刚山便是他们用老家的刚山命名的。

    他们来浮玉宗才数百年,原先的一位老祖没突破元婴期,最终寿元耗尽而亡,如今族内一共有二个结丹期高手,都是结丹前期,方才那兽皮坎肩的壮汉估计便是其一了。

    在浮玉宗西北角这一带,他们算得上是实力较强的堂口,方圆五百里内,蛮兽堂和羽山堂以及青丘山上的青丘堂并称三大势力。

    原先羽山堂的老祖乃是结丹中期,但自从被雷光上人教训过后据说至今伤势仍未复原,如今这段时间低调的很。

    但是那青丘堂可不一般,她们和蛮兽堂一样都是外来的势力,堂内有三位结丹期高手还有六个化神后期,实力远超蛮兽堂。

    这便是为何蛮兽堂的那位老者要花费偌大精力设下障眼阵法的原因,如此还觉得不保险,还让那位兽皮壮汉去某位大能那跑上一趟,如果真有元磁晶,那是尊者都会动心的宝物,相信那位也不会介意前来跑一趟的。

    他很有自知之明,元磁晶这样的宝贝绝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蛮兽堂可以吃得下的,能从中落点好处便已心满意足。

    这障眼阵法算不得什么好东西,结丹期的高手估计很快便能勘破,但是他要的便是这点时间差,等邀请来的那位大能到场,那哪怕来上十个九狐堂也不怕了。

    老者的担心很有道理,大约二柱香后,南方出现了一朵红云,围着丹穴山转了二圈后迅速往回而去,不多时,便有不少女修士匆匆赶来。

    修仙之人除了资质外最讲究的便是机缘和气运,这丹穴山虽然一直是片荒山,但如今忽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其中必有缘故,说不定就是冥冥中的机缘呢?

    前面那朵红云看来并非是金系的飞行道器,但后来的这些女修士中不少用的却是飞剑,经过那块巨石上方时遇到了同样的遭遇。

    此时却看出了蛮兽堂和九狐堂的差距来,飞行道器被吸走后,那些女修士都只是惊呼了一下,马上给自己加了一个落羽术,娇呼声中,几个人飘飘荡荡的落了下去,竟是没一个受伤的.

    她们落下的地点正是那巨石上方,几个人突兀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随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忽然泛起了波纹,她们又都冲了出来。

    障眼阵法内,老者不由得苦笑不已,他也是事发突然,一下子迷了心,都忘了自己用障眼法挡起来的乃是元磁石了,索性就坦坦荡荡的露出了身形,朝着空了拱手:“青丘堂哪位仙子在此?老朽蛮兽堂蛮古祭有礼了!”

    不远处的上空,一朵红云飞来,一个妩媚的声音从上空传来:“蛮老头,发现了宝贝想独吞吗?”红云之上,站着一位明眸善睐的纱衣女子。

    听到这个声音,蛮古祭一张老脸拉的老长,这女子可是他老对头了,九狐堂的三长老玄丘雾薇,同样是结丹初期,奸诈狡猾,最是难缠不过。

    他撑着骨杖干咳了几声,:“雾薇长老开玩笑呢,这种荒山野岭哪里会有什么宝贝?老朽在这里试阵法呢。”

    玄丘雾薇格格娇笑:“蛮老头,你这段时间看来很有长进啊,这阵法都能收道器了。。。”

    蛮古祭干笑着点头:“略有长进略有长进而已。。。”

    “是嘛,那正好,我也刚学会了点小玩意,一起试试吧!”玄丘雾薇娇笑一声,话音未落便扬手一挥,空中出现了几瓣桃花,一股子甜腻腻、粉色的气息随之飘然而落,而且就在空中膨胀了起来,不多时就化作了雾蒙蒙的一团,看那样子,要将几十丈方圆全部笼罩在内。

    “雾薇长老有些欺人太甚了啊。。。”蛮古祭眉头一皱,骨杖往地上一顿,地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只长脖黑羽的怪兽,背后有着二对羽翼,一黑一白交错而生,轻轻挥动了几下,顿时狂风大作,将那粉色气息阻在了半空之中。

    “哟,蛮老头,啥时候连阴阳黑脰都能召唤了?快入结丹中期了吧?那再试试这个可好?”

    玄丘雾薇丝毫不恼,咯咯笑着,一双皓腕一翻,长袖飞舞间,一点点的晶芒闪现,随后竟有烟云滚滚,和那粉色烟雾一触,带着它便往下落去,任凭蛮古祭身旁的怪兽再努力的挥动翅膀,也是徒劳无功,再也阻拦不住。

    玄丘雾薇所用的乃是她们一族特有的引魂雾,这其实也是一种阵法,空中的那些桃花瓣和晶芒便是布阵的道器,如前所见,这种阵法布置起来速度较慢,范围也不算太大,平日里要是先布置好了阴阴人也就罢了,对敌的时候绝难派上用场。

    但她就是吃准了蛮古祭身旁肯定有什么蹊跷,偏偏就用了这么冷门的手段。

    说起来,真比修为的话,蛮古祭已快晋至化神中期,要比玄丘雾薇高出一些,要是单对单的过招估计还能占些上风,但他身旁的障眼阵法中还有百十来号弟子,不能躲不能避只能硬扛。

    “雾薇,你们玄丘一族和我们都是从西海而来,算得上是同病相怜,难道非要自相残杀不可?”蛮古祭脸色大变,一面大叫着,一面又召出了一头阴阳黑脰,二头怪兽一起,这才将那烟云阻上了一阻,但也是悬悬欲坠,看上去也支撑不了多久。

    这次玄丘雾薇却没再给他好脸,一张俏脸冷若寒霜:“谁和你们这些野人同病相怜了?当年要不是你们未战先怯,我们青丘之国又怎会落得寄人篱下的下场?”

    顿了一顿,她手中又出现了一面桃红色的锦帕,朝着蛮古祭扬了扬:“姑娘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那阵法解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天香帕?这法器不是你姐玄丘雨薇的精血之器吗。。。怎会在你手里。。。”蛮古祭怪叫了一声,一手执着骨杖,一手往身上一拍,身前腾起了一个虚影,却是一只巨大的玄龟,此物一出,空中的粉色烟云顿时一滞,二只阴阳黑脰压力大减,用力的挥动着翅膀,将烟云往上托去。

    玄丘雾薇冷笑了一声:“连这种镇族之宝都用出来了,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我大姐二姐马上就到,我看你能扛到几时!”

    不多时,蛮古祭额头已有汗水滴落,这玄龟盾虽然只是件宝器仿品,召唤出来的投影估计连本尊的万分之一威力都没有,但是消耗依然极大,只是这么短短的功夫,他的元气已然耗了小半,就连神识都有些疲累了。

    就在此时,远处天际忽然出现了几个细小的黑点,极速而来,蛮古祭用眼角一瞄,顿时大喜,仰首长笑:“雾薇长老,既然你非要知道我这阵法中是何物,那你不妨出手试试?老朽倒是很想知道这天香帕和我们蛮兽堂的玄龟盾究竟哪个厉害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