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三章:炼体修身的弊端
    第十三章:炼体修身的弊端

    时光荏苒,二年时间一晃而过。

    那筑脉丹确实有奇效,前前后后六颗下去,只花了一个月时间,项杨的经脉和丹田就完全恢复如初。

    但是如今二年了,他却依旧没有跨入筑基期。

    并非他资质的问题,而是他的肉体和丹田实在太变态了。。。

    二年时间,他把夏侯成收刮给他的丹药全部吃光,谷内的八宝猪也被他残害的就剩二头了,但是丹田依旧未曾定型,到现在,如今已有双拳大小,想要气机满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修仙之法卡在了引气期,但炼体修身的金身诀却突飞猛进,一年多前便入了银身境,如今马上就要突破金身境了。

    但是项杨也发现了个问题,随着他炼体的境界日益提升,他肉身的力量越来越大,对元气的吸收也越来越强,原先一颗补元丹下肚,丹田中的气机总能增加那么一丝,可如今呢?根本来不及到丹田就被肉体全部吸收干净了。

    最为关键的是,肉身对元气的吸收是无限的,但是能利用的元气却是有限的,同样得到百份的元气,修仙者依靠着丹田总能留下个三四份来收为己用,而被肉身吸收后除了力量增强点外,绝大部分最终都又消耗掉了。

    也就是说,他肉身越强大,修仙的难度就越高,同样一个境界,需要的元气是别人的数倍甚至数十倍,也难怪金身堂会没落如斯了。

    当然了,也有好处,如今的项杨,光凭肉身就能和筑基境的修仙者硬拼,当然了,那是在别人没动用道器的情况下。

    二年间,夏侯成曾来过一次,见到项杨的丹田后也是无话可说,给他留下了几瓶丹药和三份玉简便走了。

    那些丹药是比补元丹高上一个档次的仙元丹,顾真见了咂舌不已,说这种丹药就连金戈堂的那些精英弟子都没资格服用,一颗就值一块元气石,而且还是有价无市,想买都买不到的货色。

    按项杨的估计,这应该是雷光上人叫夏侯成带来的,夏侯成自己虽然大小也是个膳食房的管事,但这样的丹药估计他也承受不起。

    关于雷光上人要收他为徒的事情,他根本没和三个师傅提起过,虽然二年下来,他已经知道在修仙是要靠无数资源堆出来的,所以一个好的师傅一个好的背景更显得重要无比,但是他却依旧不悔,如果时光倒转,他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项杨毕竟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有着一颗尚未被俗世玷污的赤子之心。

    那三份玉简,一份记录着一些入门法术以及简单术符的制作,都是引气境就可使用的,听那名字就知道都是没什么大威力的招式,比如火球术、沼泽术等等。

    项杨悟性极高,他的灵觉又超乎常人的强大,这些入门道法几乎都是一学即会,但可能是项杨的仙胚乃是金系为主的缘故,他最拿手的便是锋锐术,不过这法术没有什么攻击力,只是给自己的武器增添点锋利度而已,还不能用在道器上,如今最大的用处只能给雷猛的杀猪刀开开锋。

    奇怪的是,他在一种变异属性的法术冰箭术上也颇有天赋,按顾真的说法,他使出的冰箭术已然有了筑基期的威力,一招下去,一棵半丈高的小树都能直接冻成冰雕。

    至于术符,金身堂这一穷二白,连张普通的符纸都找不到,自然也无从练起了。

    还有一份玉简上则是雷光上人自己修炼时的一些领悟和窍门,虽然每个人的修炼之路都不相同,他雷光上人毕竟是一位马上就要踏入元婴期的修士,更何况他一样也修习过金身诀,对目前的项杨来说,他的经验更显得珍贵无比。

    另外一份玉简也不是凡物,《山海万物卷》,里面记载了山海大陆上种种奇物,花草树木、妖灵怪兽、天才地宝、珍惜矿藏、修行宝地,应有尽有。当然了,这只是根据浮玉宗数千年来一位位先辈所得综合而来,名字虽然霸气,但山海大陆何其之广,这上面记载的东西只怕不及其万一。

    此乃五神堂弟子入门必学之物,谈不上多珍贵,但对项杨来说依旧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每日里除了修炼便是沉浸在这万物卷内。

    一日傍晚,龙涎峡内景色依旧,只是原先的猪圈已经变的空空荡荡,只余下了一对种猪,几头小猪崽拱在母猪肚子上欢快的吃着奶,一头膘肥体壮的大公猪懒洋洋的躺在它们身边晒着太阳。

    一个光头大汉走进猪圈,肩膀一扛,便将这最后一头公猪放倒在地,而后大手一张,双手一前一后的握住了二双蹄子,把它拎了起来,公猪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下场,徒劳的扭动的身子凄厉的嚎叫起来,声音回荡在峡谷内,久久不散。

    项杨从远处奔了回来,二年时间,他个子高了不少,虽然才十一岁,但看起来已经有些大人的模样,如果不是一张脸还稍显稚嫩,说他已有二十也有人相信。

    他原先的麻衣早已破烂,如今穿着一条兽皮缝制的裤子,上身赤裸着,胸口挂着一个兽皮小袋。阳光下,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沾满了汗水,皮肤下方隐隐有金色的光芒透出。他双臂弯曲,扶在一块庞大的巨石下方,大部分的份量都用宽厚的肩膀支撑着,那块巨石看上去足有千把斤,跑动起来脚下的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猛哥,这是最后一头了,还留着配种呢,别宰了吧!”跑到跟前,他将那巨石往上一托,而后一引一带,便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指着那公猪嚷道。

    雷猛已经把公猪提出了猪圈,扔在一块大青石上,一脚踩着,一只手拿起了一把二尺来长的利刃刚要下手,听他一嚷又停住了,挠了挠头皮,木木的说道:“师弟,是堂主让我。。。”

    他话还未说完,刘古便从一间茅屋内走了出来:“有啥办法,谁叫你小子现在的胃口那么大,不宰了它去哪里给你找血食去?眼见你马上要入金身境了,这吃都吃不饱还咋整?”说着话,他看了看空空荡荡的猪圈,嘀咕了句:“你小子修炼起来妖孽,这胃口也是妖孽。。。”

    项杨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讪讪的笑着。

    最终雷猛还是将那头公猪给宰了,老人们将一半的八宝羹都留给了项杨,猪肉腌制了晒在了茅屋顶上,以项杨如今的胃口,一头几百斤的肥猪估计也就几天的量。

    老人们的好意,项杨没有推辞,但第二天凌晨,他便从峡谷中消失了,茅屋里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是出去游历几天,望几位师傅勿念。

    二年时间了,如今项杨金身诀马上大成,修仙之法虽然还只是引气期,但那些入门道法都已熟稔无比,也有资格出去闯一闯了。

    更何况,如今基础已然打好,但想要突破筑基期却不是简单的事情,丹药什么的已经告罄,如果还需要更多的元气也只能出去找找机缘了,难道还待在谷内等着雷光上人再送点丹药来不成?

    二年多前,刘古带他和项先来的方向是北方,而羽山堂则是在龙涎峡的西方,项杨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人家的地盘送菜,于是便朝着东方走去。

    三个师傅中顾真知识最为渊博,但是说对龙涎峡附近的情况,最熟悉的乃是二师傅于铁。老头脾气火爆直爽,年轻时也是个闲不住的主,把周边几百里地逛了个遍,闲时也经常和项杨吹嘘自己的光辉历史,听得多了,又是存心套话,项杨心中多少也有点谱。

    龙涎峡往东一百五十里,有座丹穴山,裸石无草木,山下有块巨石,石后有洞深百丈,洞内怪石林立,石色为赤,风过有凤鸣声。

    项杨当然不会觉得这洞内会有什么好东西,他在意的是丹穴山旁的那片雷击林。

    丹穴山旁有一片宽达数里的树林,据说此处的天空会凭空起雷,无论是天晴或是雨天,都时时会有雷电落在此处,天长地久之后,那里的树木都被劈的七零八落,但偏生又顽强的很,过个几年便又生根发芽了。

    当年雷光上人便是在此地得了机缘,这才有了那雷属性的金系仙胚,项杨当然不会无聊到来这里找雷劈,他来找的是一种名叫蕴雷草的东西。

    天下万物皆有相生相克,雷电对大部分生物来说都是极为可怕的物事,可偏对这蕴雷草来说却是大补。

    从地面上看,这蕴雷草再普通不过,铁青色,经络淡紫,一尺来高,长长的剑形叶瓣。但是这蕴雷草的根部极为发达,这么小一株草,根系往往能笼罩数丈方圆。

    特别奇妙的是,同一片土地上的蕴雷草根部会全部揪结在一起,形成了一张巨网,这也是蕴雷草为何不怕雷电的原因之一,通过根系的传引,每次雷击都是所有的蕴雷草一起在承担。

    根据万物卷记载,这种蕴雷草每一片都会有一株母草,母草是所有蕴雷草的中心,它的根部深处有一个球状茎块,大小视这片蕴雷草的年数所定,但最小的也有尺宽。

    这个球状茎块能储存雷电之力,按雷光上人所言,雷电之力其实是元气聚变后产生的现象,只是释放起来比较狂暴,一般人无法利用而已。

    但蕴雷草留下的雷电之力却相对温和,雷光上人所传的经验中有用雷电之力刺激经脉和丹田的法门,更有可能吸收到其中的变异元气。他当年也在丹穴山那苦修过一段时间,当然如今他修为日深,蕴雷草中的雷电之力早已满足不了他的修行所需了。

    这蕴雷草除了这块根茎外就别无它用了,而且这块根茎也不能入药,雷电之力又属于偏门,所以极少有人会去挖掘,丹穴山旁的那一片里据说连数千年的母草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