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一章:恐怖的气运之力
    第十一章:恐怖的气运之力

    刘古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夏侯成,虽然只是个膳食房的管事,但他却最起码是个化神中后期的高手。

    他其实并看不出夏侯成的修为究竟如何,但是前头来的那个鸠山堂的堂主他还是认得的,化神初期,看见夏侯成依旧老老实实的以前辈相称。

    可到了化神期后,就要筹备结丹之事,所以在内务堂中,这种级别的高手极少,又怎会窝在一个小小的膳食房?

    这一天时光,前前后后来了几十批人,都是一些中等分支的堂主或者管事的,抱着的也都是前来探望的借口,刘古也不傻,一个金身堂的弟子哪值得别人如此关注,其中定然有鬼。

    然而这些人却都被这夏侯管事给挡了下来,地上那一堆的瓶瓶罐罐也是他硬从那些家伙口袋里挤兑来的。

    “来探望?总不会空手吧?这弟子可怜呐!你们都是大人物,既然都来了,不意思意思说不过去吧?”

    于是乎,一个个原本想来看看究竟这金身堂弟子是否真如传言中那般天才的家伙们算是踢到铁板了,有夏侯成在,窥仙膏自然是没用了,还得掏出点丹药来,拿的次了还要被冷嘲热讽,个个都是兴致勃勃的来灰头土脸的走。

    夏侯成将手中的瓷瓶轻轻摇了摇,打开瓶塞嗅了口,放在了项杨身边,笑眯眯的说道:“这鸠魔智还算大方,这几颗培元丹品质不错。。。他们鸠山堂毒功厉害,没想到炼丹之处也很了得嘛。。。”

    刘古看着项杨身旁那一堆瓷瓶和一摞子符钱,已经不知道说啥好了,有些家伙身上没带丹药,竟是被他逼着掏出了不少大钱来,地上这一摞怎么也得几十张,拿去换元气石都能换好几块了。

    夏侯成笑吟吟的掏出了一个玉扳指,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收了进去,拉起项杨的手,将那扳指套了上去,而后眼神中露出一丝古怪之色,站起身来,沉思了会便扬手取出一支传讯玉简,也不知是和谁在联系,过了一会,那玉简散出了淡淡白光,他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些,指了指外面,说道:“我估计也不会有啥人再来了,这些东西你先收好了,等等我带你们去见个人。。。”

    刘古也没注意他这些动作,而是心中忐忑不安的看着那扳指,这可是须弥戒啊,整个金身堂所有的家当加起来也未必买得起这么一个,这夏侯管事出手如此大方究竟为何?

    事到如今他自然不会还认为夏侯成会和项杨中毒一事有关了,不过有道是‘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位化神期的高手、内务堂内一房的管事,肯定有所图。

    但如今的金身堂还有什么值得这位管事如此上心的?躺在那的这位小师弟嘛?可是就算他这么早就入了引气期,仙苗才半寸又有何用?他是不知道如今项杨的经脉和丹田的情况,否则更要想不明白了。

    此时夏侯成看似平静但其实也是心潮翻滚,除了金身堂的人之外,他是第一个知道地上的这孩子已经引气开了丹田的,好奇他的资质到底如何,于是在探查他身体的同时也顺便探视了一下他的仙胚和仙苗!

    到了化神期,灵觉已经转为了神识,一般的仙苗就用不着再用窥仙膏了,只要接触到身体便能观察,结果让他大吃了一惊。。。

    仙苗五寸三分,仙胚极品变异金系。

    这金身堂怎会收得到如此天才资质的孩子?

    他的师尊乃是金戈堂的大人物,而且和金身堂渊源不浅,虽然从未提过任何要求,但作为弟子,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师傅在心底里对这个自己出身的地方还是有着一份故旧之情的,六十年前之事他虽然没有目睹,但也有所耳闻。

    如今金身堂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晌午时分,羽山堂来此带走了一个弟子,作为膳食房的管事,自然也瞒不过他的眼睛,地上这孩子已是金身堂最后的希望了,虽然师傅未曾开口,作为其弟子,于情于理,他都要想办法帮忙才是。

    但如果这孩子的资质被其他分支所知,估计金身堂是保不住的,极品仙胚,仙苗五寸三分啊,放在普通的分支里已经算是顶尖的天才了。

    于是从来到这里之后,他便没有离开过,无论这孩子的经脉和丹田什么情况,只要有仙苗在,评定登册肯定没有问题,他已经打算明日一早就帮金身堂通通路子,提前帮他们登册了。

    当然了,这孩子的经脉和丹田想要复原花费的代价实在太大,金身堂是肯定拿不出这些资源的,至于他自己,咬咬牙用上全部的身家还是勉勉强强可以办得到的,不过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然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了,其他的他自然不会再去多管。

    他已经帮他们收刮了不少丹药和符钱了,仁至义尽,再说了仙苗五寸三分虽然天才,但在金戈堂中也不算罕见,况且这与他何干?

    但是在一个时辰前,情况又变了。

    那时正好是火翼堂的一位主事前来,这位主事和夏侯成乃是同一次开宗入的门,而后也曾一起结伴外出修行过,关系不错。见他在也就没再多言,客客气气的放下了一瓶丹药后便自离开,那瓶丹药乃是火元丹,正好应对寒症,夏侯成便给项杨服了一颗,随后想着看看是否有效,便又探查了一遍,顺便又看了一眼他的仙苗,而后目瞪口呆。。。

    八寸五分。。。

    这孩子的仙苗竟然在长。。。短短几个时辰已经高了三寸二分。。。

    夏侯成彻底无语了,难道说他不是中毒,而是吃了什么绝品宝贝不成?纳闷之下传音出去,很快便有了回复,那个负责金身堂膳食的杂役已然交待,虽然绝不承认自己下毒,但是有个细节却让夏侯成更为震惊了。

    在一头柢山堂弟子送来的小饕餮胃中剥出了一只乳白色的蟾蜍,不小心扔在了那碗汤羹之中。

    乳白色的。。。

    蟾蜍。。。

    夏侯成乃是正儿八经的五神堂弟子,见识可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听到这里,怎么还会想不起浮玉寒蟾这个名字来。

    而且项杨的症状可不正是中了寒毒的样子?而且助长仙苗不也是浮玉寒蟾的特效之一嘛?

    但是却还是有些不对,这浮玉寒蟾的毒性之猛烈他也有所耳闻,就算化神期的高手直接服用了也是个立毙的下场,这孩子为何只是经脉和丹田受损而已?况且,传说中,浮玉寒蟾最多也就能使修仙者的仙苗长个一寸二寸而已,这孩子几个时辰都长了三寸多了。。。

    他可不知道项杨原本是一丝仙苗都没的,在来内务堂之前也只是莫名其妙的长出了半寸而已,但不管如何,这孩子有气运却是真的!

    作为修仙者,对气运二字大多深信不疑,有时候气运的作用更在资质之上。

    浮玉宗第六代祖师就乃是气运滔天之人,三寸左右的仙苗,修的还是炼体功法,竟然被他阴差阳错的闯进了一个仙人洞府。得了传承之后,他更是奇遇不断,出个门散个步都能撞见天才地宝,从一个普通修士开始一直到元婴、九转、九劫,最终直到渡五劫之后才消失人间,有人说他最终飞升仙界,也有人说他渡劫失败灰飞烟灭,但无论如何,他都已是山海大陆上的绝顶人物。

    这位祖师的传说每个浮玉宗的弟子都耳熟能详,而夏侯成的师尊一样是气运雄厚之人,出身自金身堂,杂胚,仙苗三寸八分,资质中上而已。然一次雨天,他偶被天雷劈中,不仅侥幸未死,甚至仙胚还变异成了带雷属性的极品金系,而后便一飞冲天,不仅被金戈堂收为弟子,修为也是扶摇直上,如今已是结丹巅峰,由于仙胚变异,甚至有和元婴初期一战的实力。

    气运之力,恐怖如斯啊。

    想着这孩子日后有可能会是和自己师尊一般的人物,夏侯成这才掏出了那个须弥戒,这人情值得卖!

    在给项杨套上的时候,他又探查了一下,仙苗一尺!这下他再也无法淡定了,方才给师尊发了个传讯过去,果然马上就得到了回复,师尊要见这个小家伙。。。

    看着刘古那忐忑不安的样子,夏侯成笑了,说道:“是我师尊雷光上人要见他。。。”

    “雷光上人。。。”刘古轻声嘀咕了一句,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双眼发光:“您师尊是雷震祖师嘛?”

    夏侯成微笑点头。

    在浮玉宗内,到了结丹期之后便有上人的封号,元婴期便是尊者,刘古这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位雷光上人虽然在金身堂待的时间不长,但是却也是整个金身堂除了当年开山老祖外最大的人物了。而且他一直对金身堂怀着故旧之情,六十年前那场劫难如若不是他出手,金身堂早已断了苗裔了。

    不过那次之后,这位祖师也曾说过,他和金身堂渊源已清,日后不会再出手相助,刘古这个辈份的,甚至都没见过他。

    如今是这位大人物要见项杨,刘古自然不会阻挠,他对这个自己收来的小师弟很有好感,项杨中了毒刘古心中比谁都难受,想着如若雷光上人肯出手相助,必能保他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