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章:天才的下场
    第十章:天才的下场

    “什么?那小家伙中毒了?”羽山吴邪眉头一皱,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手指轻轻在桌面上弹动着,问道:“不会是刘古那老头子玩什么花招吧?”

    “应该不会,是晌午时分的事,那老头发疯一样闯进了膳食房,说有人在膳食中下毒害他们的弟子。得知出了事,我们几个都去看过,确实中了某种寒毒。而后通知了云琴那小妞,她又找了丹药堂的人前去诊断,她勾搭的那个副管事还把负责金身堂的那个仆役给拘捕了起来,据说正在拷问,这是下午我去的时候拓下的景象,不过夏侯管事在,我也就录下了一小段而已。”

    羽山吴昊一面说着一面拿出了一个玉简来,输入了一丝元气,放在了桌上,玉简上方闪过几道毫芒,不一会便出现了一副清晰的图象,这是拓影简,只要耗费一点点元气,就连刚入门的引气境弟子都能使用。

    这是项杨醒来前的图像,他蜷着腿躺在地上,身上插满了银针,露在外部的针尾还冒着丝丝寒气,就连发梢都已结霜,花白一片。

    刘古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一个青袍男子拔出了银针后对着他摇了摇头,刘古面色惨淡,蹲下去将项杨抱在怀里,而后指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修士大声的质问着:“我师弟原本好好的,吃了那份膳食后便成了这样,你们肯定脱不了干系!”

    那中年修士倒是好脾气,只是笑了笑便走到了项杨身前,蹲下来,用手指轻轻搭在了他的丹田之处,只是一触指尖便出现了一丝冰霜,他眉头一皱,手指微微一颤,那冰霜随即化去。

    图像到此为止,羽山吴邪仔仔细细的盯着项杨看了会:“好像是中了寒毒的样子,嗯,丹药堂的人怎么说?”

    羽山吴昊摇了摇头:“只是说症状古怪,应该是寒毒,其他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夏侯管事已是化神境的高手,他当场给那小子内视过,说他经脉皆被寒毒所封,丹田也已破损,就算醒过来也是废人了!”

    “什么?”羽山吴邪眼皮一跳,惊声叫道:“丹田破损?这小子已经引气开丹田了?我上次看过,他那仙苗才一寸不到啊!怎么可能?”

    被他这么一叫,羽山吴昊也顿时醒悟了过来,那小家伙据说才九岁,竟然已经进了引气境,这却比他们羽山堂最天才的弟子还要强上几分了,难道这次金身堂捡着宝了不成?不过再想想又松了口气,再天才又怎样?中了寒毒连丹田都破了,天才也变废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到底是谁给那小子下的毒呢?

    他不由得朝羽山吴邪瞟了一眼,自己这师兄修为虽然不算太高,只不过是炼精境巅峰而已,但素来足智多谋,堂内结丹期的老祖对他也是份外看重,几年前便让他接了堂主之位,这事不会是他安排的吧?

    羽山吴邪乃何等机灵之人,看他眼神便知道他想了些什么,摇摇头说道:“不是我,下毒这种手段留下的蛛丝马迹太多,绝难掩盖。况且给一个未曾登册的弟子下毒,这种事情在浮玉宗史上还未曾有过,就算是出在金身堂弟子身上也绝非小事,宗内那些大能真要查起来,直接搜魂都有可能,谁能逃得过?”

    想了想,他嘱咐道:“我等会便要带着弟子去评定登册了,你多探听一下消息,我们刚抢了金身堂一个弟子,这事情要真闹大了,我们定是被怀疑的对象,到时别偷鸡不着蚀把米,被人栽赃了。”

    羽山吴邪却没料到自己竟然一语成谶。

    金身堂虽是最最不起眼的分支之一,但是在宗门评定登册的这个时刻,所有分支云集内务堂中,消息传播何其之快,这起弟子中毒的事件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浮玉宗内,虽然并不禁止各分支之间互相争斗,隐隐中甚至还提倡这种行为,但是很多约定俗成的规矩还是不能突破的。

    在评定登册时,五神堂基本不会去拉拢其他分支收来的弟子,一来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二来每次开宗他们原本的收获就最多,就算他们都是浮玉宗最强大的分支,资源也毕竟有限,收的弟子也并非越多越好。

    当然了,如果真遇到一尺之上仙苗的妖孽级天才,那一番明争暗斗还是少不了的。

    而其他分支之间这种互相拉拢弟子的情况就屡见不鲜了。

    其实如果有化神期以上高手在旁,完全有能力屏蔽窥仙膏的感知,但总不能每个弟子身后都跟着一个化神期高手吧?如果只照顾几个重点的,那又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所以每次评定登册的时候,一些互相关注的分支之间,对各自的弟子情况都熟悉的很,至于拉拢的手段无外乎就是利诱了。

    但是无论如何都必须遵守一个前提,那便是弟子自愿,绝不许使用强迫的手段,这个规矩就连五神堂都必须遵守。

    可这次竟然有人给一名新弟子下毒?而且是给金身堂的弟子下毒。。。

    立马有人将此事和羽山堂联系了起来,羽山堂刚拉拢走了一位金身堂弟子的事情也马上被翻了出来。如同羽山吴邪所担心的一样,羽山堂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了进去,而且似乎很难脱身。

    也直到这时,金身堂如今的窘境才真正为人所知。

    以前光知道这个分支已经落寞的不成样,但是谁没注意过,原来他们已经连续四次开宗都没有弟子评定登册了。以浮玉宗的规矩,连续五次无新弟子入门,那这个分支也就自动宣告解散,分支所占之处自然也就成了无主之地。

    再看看金身堂所在的龙涎峡和羽山堂之间的位置,明眼人哪里还看不出其中的猫腻来?

    羽山堂在浮玉宗只是中下等的势力而已,堂内老祖也就是个结丹中期的修为,此时却成了众矢之的,连那位老祖闻讯后都匆匆赶来,询问了羽山吴邪后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自己这位素来看好的后裔下的手,那哪怕真的有大能前来搜魂也不怕了,至少牵连不到羽山堂。

    千叮万嘱后,他又匆匆的离去,一夜之间找了无数关系,赌咒发誓此事和羽山堂无关,他们只是说服了金身堂此次二位弟子中的一位并将他收于门下而已,完全按着规矩来,老实的很呢!

    这事情闹的这么大,万一某位人物一时不痛快,六十年前的事情再来一次,这次他可没有第二个亲兄弟可以顶包了。

    自家老祖在那忙活,羽山吴邪却心如死灰,老祖来时的问话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哪里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如果有必要,真有大能要来调查,老祖肯定会把自己推出去,任人搜魂。

    要知道,虽然这次下毒事件确实并非他所为,但是他原本想使用的手段却也比下毒好不到哪里去,只是风险较小又毕竟容易掩盖成意外,但如果一搜魂,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他苦笑着,将羽山吴昊找了过来,吩咐了几句,虽然此次人算不如天算,一个不好,自己只怕就要灾祸临头,但是如果能为羽山堂最后出把力也不枉了老祖多年来的提拔之情。

    第二天,羽山堂的评定登册还未开始,便有个消息沸沸扬扬的传了开来!

    “据说金身堂这次中毒的那位弟子是个天才,九岁的引气期,极品仙胚呢!”

    “啊?那仙苗如何!”

    “这倒不知,不过九岁便能入引气,三寸三之上是肯定的了!”

    羽山吴昊可没有将项杨经脉被寒毒所封、丹田已破损的消息传出去,不知怎滴,那位化神期的夏侯管事也未曾向人提及此事。

    于是乎,那间小小的柴房顿时成了整个内务堂最受人瞩目之地,不少还未轮到评定登册的分支纷纷将目光转向了这里。至于五神堂这种级别的自然不会在意,他们十岁以下便能引气入门的天才比比皆是,仙苗不到一尺都不值得他们关注。

    羽山堂的评定很顺利,他们这次共有六十多名弟子登册,几个资质好的都是自家的血脉弟子,其余的也就是普通天赋而已。

    项先自然也在其中,不过他那一寸不到的仙苗在这些弟子中乃是标准的垫底货色,轮到他时,那位负责评定的内务堂执事朝着羽山吴邪笑了笑:“吴邪堂主还真是好眼力啊!”

    羽山吴邪面不改色:“我羽山堂乃是出名的爱才,这孩子有仙苗,想来是符合宗门要求的,董执事尽管登册就是了。”

    那位姓董的执事呵呵笑着,袖袍里几颗元气石叮当作响,向下一指:“项先,你可愿成为羽山堂登册弟子?”

    项先瞧了瞧一边的羽山吴邪,在他鼓励的眼神中点头不迭,董执事见状,大笔一挥,登册玉简上便写上了项先的名字,后面标注着‘资质劣等,杂胚,仙苗九分’

    项先抬着头傻笑着,这几日他如同活在梦中,先是有仙师传音,说他乃是真正的天才,留在金身堂可惜了,而后又说只要他愿意投入门下保证给予他最好的栽培,日后什么仙丹、仙法无穷,成仙指日可待。

    项先原本对金身堂就没什么感情,加上如今项杨成了那些老头的心头肉,他更是愤恨不已,如今终于发现有人赏识自己的天赋,哪里又会不愿?

    于是乎,他就晕晕乎乎的成了羽山堂的一名弟子,而且那位堂主也说了,等他顺利登册后便收他为自己亲传弟子,日后这堂主之位都有可能传于他呢!

    评定登册结束后,羽山吴邪带着一群新弟子回到了羽山堂所在的别院中,别院中已经有几个筑基期弟子等在那,新弟子大多都被分配在了他们门下,只留下几个嫡系的天才和项先。

    “那些果然都是庸人,像我这般的天才毕竟不多啊。。。”自觉得马上就要成为堂主亲传弟子的项先得意洋洋的昂着头,迈着四方步朝羽山吴邪身边凑去,刚走了几步,就被他冷眼一瞪,呵斥道:“如今你已是入门弟子,怎还如此不懂规矩!先在一旁跪着,秀成,看看杂役房哪里还有空缺,将他安排过去吧。”

    这几日一直对他和颜悦色的未来师尊忽然变了脸色,项先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看着羽山吴邪拂袖而去。

    一名羽山家的嫡系子弟笑吟吟的走了过去,一掌拍在他肩膀之上:“这几天你可是得瑟够了,还不跪下!嗯,让我看看啊。。。”他翻动着手上的玉简:“六师兄那一房还少个端茶倒水的小厮,你就去那吧,不过他脾气可不太好,前头那个就是被他活活打死的,你可要乖巧些,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