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九章:这是散功了嘛?
    第九章:这是散功了嘛?

    邱田有些郁闷,方才一位副管事莫名其妙的跑来呵斥了他一顿,说他盗用食材,要扣他一季俸禄。可那位云琴师姐是另外一位副管事带来的,给那金身堂的膳食多加点量也是当着那位副管事的面吩咐的,怎么就怪到了自己头上了?

    他低着头闷闷的处理着一头柢山堂弟子送来的妖兽,这种妖兽等级不高,但是却是有着一个什么都吃的好胃口,别名小饕餮。

    当然这只是形容它的胃口和消化力而已,和那种神兽毫无关联。

    这种妖兽剥了皮之后,全身上下除了一些经络外就是一个胃了,其他的器官几乎都可以忽略,也只有这个胃洗剥干净后可以当成熬胶的食材。

    这种小饕餮原先很多,被大肆捕杀后如今稀少了起来,不过邱田在膳食房内干了许多年,原先就处理过不少,如今倒也熟练。

    从嘴部往二边剪开,而后用夹子把一条带着倒钩的舌头扯出来,而后顺着嘴部的裂痕将皮扒下,再将几条粘附在上面的经络撕掉,留下的便是一个洁白的胃泡了。

    这小饕餮活着的时候胃中的毒液厉害的很,就算扔块石头进去也是瞬间融化,但死了之后就完全无害了,而且经过毒液溶解之后,小饕餮的胃部一般都干净的很,只需要将那舌头往前扯便能将胃泡翻过来,随便用清水冲洗一下便可以了。

    这次却有些不同,当邱田把那胃泡翻过来的时候,里面掉出了拇指大的一个东西来,仔细看看,却是一只乳白色的小蟾蜍。

    邱田也不奇怪,这浮玉神山下什么怪东西都有,看这模样应该是小饕餮吞食后还来不及消化便被杀死了,故此便被留在了胃里。

    这蟾蜍浑身破破烂烂黏黏糊糊,白的有些瘆人,只怕还有点毒性,他朝炉火上看了看,那里炖着的一份汤羹正是给金身堂的,想起管事的训斥,不由得火起,手指一弹,便将那蟾蜍弹进了炉火上的炖锅之中。

    这蟾蜍那么小,就算含毒也有限的很,金身堂的那些莽货个个身强体壮,吃了最多拉拉肚子,也算间接给自己消消气了。

    如若那浮玉寒蟾泉下有灵,得知自己竟然是死在一头毫无灵智的兽类口中,如今还要被当做泻药,会不会气的活过来再死一次。。。

    项杨可不知道有人为了消气要给自己送份大机缘来,他此时恨不得一巴掌就把那鼻涕虫扇死。

    一大早,就有个自称是膳食房副管事的家伙找上了门把刘古叫了出去,回来的时候,他双目呆滞,一张马脸上满是苦涩,就连皱纹都深了些许,那副管事得意洋洋的跟在后头,朝着项先招了招手。

    而后那鼻涕虫便欢快的扑了上去,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嘴里还不住的说着:“仙师,您可来了!徒儿得了仙师消息后日日期盼,等很久了!”

    “啊哈哈哈。。。如你这般的天才,我可没资格做你师傅,堂里另有安排。。。”副管事大笑着拉着项先便扬长而去,刘古一声不吭,宛如木人。

    项杨虽然年纪不大,但目前的情形还是看得懂的,分明是项先不知受了谁鼓动另拜了师门了,可从到了这里后,他和这小子形影不离,又是何时和别人接触的呢?

    看着刘古垂头丧气的样子,项杨走到他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师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古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他头顶,双目无神的说道:“还能怎么回事,那小兔崽子攀高枝去了。。。”

    项杨纳闷道:“这几天没见人来找啊?”

    “哪里需要当面,灵觉传音便可。。。”刘古苦笑着朝四周看了看:“怪不得给我们安排在这,一般的客舍都有阵法,可以阻隔灵觉,根本没法传音。不过那小兔崽子演的挺好,我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如今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每逢评定登册之时这事情多的很,规矩又掌握在那些强大分支的手上,早就定下了宗规。唯一限制的是不得强行收取他堂子弟,但只要弟子自己愿意,根本不得阻拦。”说着,刘古又朝项杨看了看:“师弟。。。你不会也。。。”

    项杨乐呵呵的说道:“那鼻涕虫是天才,我可比不上,哪有人会看上我啊,师兄你放心便是。况且就算有人真的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我是师兄你带上山的,三个师傅对我又那么好,才不会那么没心没肺呢!”

    刘古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话都是个安慰,但心中依旧是不爽快的很,闷闷的坐在一旁哀声叹气。

    项杨也不知道从何安慰起,二人傻愣愣的坐在柴房中相对无言。

    到了晌午时分,有个青衣杂役把伙食送了过来,可今天的量少了许多,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刘古郁闷的看了看,知道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了,也懒得去纠缠,挥了挥手说道:“师弟,你都吃了吧,我没胃口!”

    项杨见他确实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也就没说什么,将三份膳食分了分,二份放在了一边,自己拿起一份先吃了起来。可这量实在是少了些,狼吞虎咽的吃下去后连垫底都不够,那二份留给刘古的他也不想动,看了看旁边还有一碗汤羹,直接端起来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最后一口,似乎嚼到了什么东西,他也不管,舌头一转便吞了下去。

    灌了这老大一碗汤下去肚子里方才有了点饱胀的感觉,刚打了一个嗝,忽然感觉腹中腾起了一股寒流。

    那是一股冰凉入骨的气息,带来的寒意比赤身裸体掉进冰窟里还要猛烈,项杨整个人在一刹那间便僵硬了,张开嘴嗬嗬的喊了二句,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那浮玉寒蟾虽然在临死前把所有的寒毒都放了出去,但它原本就是属阴的灵物,就算体内的元气一样是寒性的,一般都是加上辅材后练成丹药后才能服用。

    而且那种丹药,就算是炼精境的弟子每一颗都得炼化很久,项杨如今才引气境,一下子便把一整个浮玉寒蟾吞下了肚,这还了得?直接便被冻成了冰棍,瞬间就连经脉和丹田以及全身的气息运转都凝滞了起来。

    “不知道那块宝贝石头这次还能救我不。。。”这是项杨在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

    那块神奇的鹅卵石却是没辜负他的期望,当第一股寒流冲到胸口的时候,它便贪婪的吸食起来,只是如今项杨的体内就连经脉都被冻住了,气息运转无比之慢,它又无法移动,只能守在那,来一点吞一点。

    寒蟾所带来的冰寒元气被它一点点的吸食着,这次却没有任何的能量反哺,但那条宛如金龙一般的花纹却时不时的闪动着一丝幽暗的金光,那一丝金光从鹅卵石背部透出,印入了项杨的体内,伴着寒气散尽后留下的一丝丝透明的古怪能量朝着项杨的识海而去。

    项杨的识海内,仙胚被这二股能量缓缓的改造着,原本金色的地方颜色更为灿烂了些,而四周又多出了一道乳白色的痕迹。仙胚上,那短短的仙苗突然动弹了一下,好似伸了个懒腰一般,随之多出了二瓣透明的嫩芽,一瓣上带着一丝金色,一瓣上则有一抹乳白,就连个子也突然拔高了不少,这种变化玄之又玄。

    然而,那二股能量还未用尽,依旧不断的改造着他的仙胚,而他的仙苗也在一丝一丝的拔高着。。。

    所有的寒气全部被吸食干净后,项杨的经脉恢复了流转,丹田中的那一丝气机也自行的运转起来,只是经过这么一折腾,经脉壁上出现了道道裂痕,气机流转经过时努力的修复着,但是它实在太过弱小,这种修复只是杯水车薪,也不知何时才能完全修复完毕,反而由于元气的散失,愈发微弱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项杨悠悠醒来,睁开眼便是刘古那张焦急的马脸,他整个人半依在墙边,自己则是斜靠在他腿上。

    此时这老头一张原本就见老的脸上皱纹深深、双眼通红、形容枯槁,他身边,则站着云琴和一个表情无奈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袍,身旁放着一个打开的玉盒,里面装着一瓶瓶的丹药和一支支银针之类的物事。

    除了这二人外,柴房中还有几个男子,当前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修士,一张圆脸看上去很是和蔼,此时也正关切的看着自己。

    见项杨醒来,刘古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阵欣喜若狂,刚想跳起来,想起项杨还躺在自己腿上,又忍住了,急急的说道:“师弟,你总算醒了。。。”说着,眼角边都闪起了一丝泪花,关切之心溢于言表。

    项杨感动之余刚想说话,张开嘴却是只发出了嗬嗬的嘶哑声,却是连喉咙中的声带都被冻坏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一惊,想要起来,却发现一动浑身肌肉就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强忍着静心内视,骇然发现全身的那些经脉此时已千疮百孔,就连丹田也像个被扎破的皮袋一般瘪了下去,里面的气机也已荡然无存。

    想起三师傅顾真曾经描述过的情形,他顿时一阵心慌,自己这是散功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