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八章:倒霉的浮玉寒蟾
    第八章:倒霉的浮玉寒蟾

    浮玉神山极其神奇,它一山二色,常年云雾缭绕,露在云海之外的部分洁白如玉,然而山腰之下却和一般的山峰没什么二样,遍是青翠欲滴的山林,山脚下则有一个个幽深的洞穴,洞穴蜿蜒向下,每日固定的时辰都会喷涌出湍急的水流,浮玉神山周边的九溪十八涧源头皆在此处。

    传说那些洞穴可以通到神山最深处,里面天才地宝无数,但是数千年来从未被人证实过。

    那些低阶弟子探险未归也就罢了,叁千余年前,浮玉宗几位结丹后期的长老因为突破不了化婴期自感寿元无多,携手共闯以寻机缘,但是却从此渺无音讯,直到几百年后,才有一支玉简被水流冲了出来,里面就记着几个字‘不到九转不得入’。

    浮玉宗开山至今,元婴期也是寥寥无几,别说九转了,自此后,浮玉神山脚下方圆百里就成了整个浮玉宗的禁地。

    浮玉寒蟾乃是浮玉山最出名的天才地宝之一。

    传说中,浮玉寒蟾乃是浮玉山腹中灵乳所化,乃是能助长仙苗的宝贝,罕见之极,浮玉宗开山至今,只得过二头,如今已经绝迹数千年。

    据说此物虽然神妙,但其内寒毒无匹,化神期之下的修士别说服用了,哪怕是轻轻一触都会被化为冰雕,故此浮玉寒蟾又被称为浮玉毒蟾,只有拔除了寒毒之后才是真正的天才地宝。

    但这拔除寒毒乃是个水磨功夫,要用元气包裹着慢慢炼化,每次只能一丝,就连结丹期的高手也要花费数年之久。

    其实世间大部分的传说都是某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被人以讹传讹后的结果,但有些还是很靠谱的。

    浮玉神山腹最深处有一处神奇之地,那是一个长宽各数丈的石窟,上头悬挂着千奇百怪的钟乳石,和普通的钟乳石不同,这些石头都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将石窟映照的幽暗神秘。但是奇怪的是,这种原本应该阴暗潮湿的地方却份外的干燥,无论是地上还是岩壁,连一丝水汽都没有。

    在石窟中央,是一根数人才能合抱的钟乳石,洁白细腻的石质,形如淑乳,最奇妙的是,最下方处还有一个血红色的凸起,宛如,也唯有这根石头下方有一个小小的水潭,潭中是一汪乳白色的液体。

    那钟乳石每隔九年就会滴下一滴灵乳,潭中的这一汪已然积攒了几千年,这一年,原本该是灵乳滴落的时候,然而滴下来的却是一滴血红色的东西。

    那滴东西似乎是活物,一落潭中,周边的灵乳便咕咚咕咚的冒起了泡,没多久,满满的一潭子灵乳便消失无踪,而潭中多了一只小巧的蟾蜍,通体乳白,拇指大小,额头上有着一点红色的朱砂印。

    这便是浮玉寒蟾了。

    它乃是天地精华所化,天生便有灵智,一诞生后就循着本能要去觅食,呱呱的轻叫了二声,便从潭中跳了出来,循着灵药的味道从石窟旁的一个小洞穴中钻了出去。

    这浮玉山腹中秘境众多,各种天才地宝无数,只要不像某些前辈那样好奇心十足到处乱跑结果在山外被人所抓的话,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支撑到它完成第一次蜕变。

    等到它第一次蜕变结束,便能化作浮玉寒?,可入浮玉神山下的万古幽潭修行,直到化为寒蛟,自此天地任它纵横。

    它如今虽然还只是一只小小的寒蟾,但是浑身上下的寒毒也已足够能保护自己,这山腹中的妖兽和灵兽还真没几个敢来招惹它的。

    它钻过了一个个洞穴,那股子灵药的香气越来越近,自诞生以来还未进过食的它不由得兴致高昂,就连额头那点朱砂都透出了一点红芒,这是它心情好的表现。

    就在前方了,一个数丈宽的水潭正中,有一块银色的礁石,礁石上有一株通体火红、叶如凤鸾之尾的灵药。

    寒蟾大喜,它虽然属阴,但是偏偏就喜欢这种火系的灵药,面前这株乃是极品!

    它额头那点朱砂更亮了,急匆匆的蹦跳了过去,到了潭边四足一点,便朝着那礁石跃去,忽然间,潭水中冒出了一个黑影,一条尺宽、满是倒钩的舌头对着它就是一卷,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这山腹中还有东西敢吃我?啊,好痛,那就一起死吧!这是寒蟾最后一个意念,将全身的寒毒在这一刹那全部放了出去。

    那几尺长短、圆滚滚的黑影瞬间化为了冰雕,噗通一声掉进了旁边的水潭之中,不多时,就连这水潭都结成了厚厚的冰块。

    直到数千年后,水潭的冰才渐渐融化,某一天,有一只死去的怪兽随着每日的潮汐从浮玉神山下方的洞穴中被冲了出来,顺着湍急的水流,流出了禁区之地。

    浮玉神山外三百里有座石山,山上无树木,山体多穴,每个穴孔中都有清水潺潺而下,宛如一道道细细的珠链挂在山上,故此被称之为水帘山。

    一千余年前,浮玉宗一位修士突破结丹期后自开分支,将堂口放在了水帘山上,那位修士姓柢,这才改名为柢山。

    柢山堂乃是浮玉宗除了五神堂外最强大的分支之一,那位结丹期老祖如今已入元婴,在整个浮玉宗里都是数得上的大人物。

    柢童童乃是柢山堂中一个初入引气的弟子,她父亲乃是老祖嫡系血亲,但她却是庶出,乃她父亲在一次开宗时下山和一个凡俗皇室公主留下的血脉。柢童童自幼聪慧,在上一次开宗时,父女相认,她又有仙苗,因此被带上了山。

    然而她的仙苗才一寸二分,资质实在算不上好,她那便宜父亲又是个花心的,子女众多,哪里顾得上她?整整折腾了三年,她方才入了引气期,如今十四岁,筑基期还是遥遥无期。

    幸好她长的秀美可爱,虽说在凡间皇室长大却没那种公主脾气,性格温柔可入,在柢山堂内颇得同门喜爱,平日里一些师兄也喜欢带着她到处游逛。

    在浮玉神山周边,虽然绝大部分山峰都已成了分支的堂口所在,但山脚下的密林、峡谷、洞穴众多,依旧有不少地方可以采到不错的药材又或者可以猎到颇具价值的妖兽,而且离堂口又近,有没什么大危险,是最适合那些引气和筑基境弟子探险寻宝的地方。

    这天,柢童童便是跟着几个师兄去了柢山旁一个名叫堂庭涧的地方。

    “师兄,你们到底在干嘛呢?”柢童童坐在溪边一块岩石上,脱了鞋袜,将一双嫩白的玉足伸在溪水里,调皮的拨弄着水下一块圆滚滚的鹅卵石。

    她才十四岁,还未完全长开,但就算如此已然俏丽非常,她个子不算高挑,但娇小可爱,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长袍,戏水时下摆挽起,露出一双修长的小腿,肤如凝脂。她有一双灵动的眼睛,眼波流动时似乎有繁星灿灿,脸蛋还略微有些婴儿肥,但肌肤如玉吹弹可破,脸蛋粉嫩的好似可以掐出水来。

    来到这堂庭涧后,几个师兄都下水不知道在找些什么,柢童童一开始还以为他们在摸鱼,可从晌午到现在,几个时辰他循着小溪往上都走了十几里了,却连一片鱼鳞都没摸上来。

    “童童师妹,你也下来吧,说不定你运气好,一下子能找到好东西呢!”一个师兄笑吟吟的抬起了头。

    柢童童嘟着嘴,手一翻,拿出了一个棪果,咔嚓啃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吾差补去呢。。。吾由补爱吃鱼。。。”

    那师兄哈哈笑道:“随你随你,真要找到好东西了,肯定也有你的份就是了!”

    二个人正聊着天,柢童童忽然瞪大了眼睛,努力将口中的棪果咽了下去,指着小溪的上游惊道:“师兄,那是什么?”

    没多久,几个师兄都上了岸,一群人围着一只形象古怪的怪兽看着。

    柢童童最为好奇,低着小脑袋,凑的最近。

    圆鼓鼓的身体,上面长着乱七八糟的倒刺,倒像个被涨大了肚子的刺猬,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年纪最大的师兄仔细看了看,最后叹了口气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一头小饕餮而已。。。”

    “饕餮?这不是神兽嘛?我们发财了?”柢童童吃了一惊,眼睛瞪的老大,圆滚滚的甚是可爱。

    “哈哈,这小饕餮可不是什么神兽,是最没用的东西了,除了一副什么都吃的好胃口外什么用都没有,因为它们实在好吃,所以才被取了个小饕餮的外号。平日里它身体是扁的,只有觅食的时候才会鼓的这么大,所以我一下子没认出来。”

    “没什么用嘛?”柢童童颇为失望,还以为会是什么值钱的妖兽,可以换点符钱呢,她拿手捅了捅怪兽身上的倒刺,嘶的一声缩了回来:“好冰。。。”

    那师兄点了点头:“嗯,这东西原先很多,属于最低级的兽类,灵智未开,连妖兽都算不上,在它常出没的地方,只要随随便便搞个陷阱挂块猪肉就能抓到,后来因为实在太好捕捉慢慢也就绝迹了,如今倒是很久没见着了。”

    “一点用都没有吗?”柢童童还是有些不死心,她都二个月没有补元丹用了,修为一直停滞不前。

    “也不能说一点用都没有,小饕餮活着的时候,胃里分泌的酸液乃是一种剧毒的药剂,有几个堂口还是收的,不过它死了之后,那些酸液就会莫名其妙变成无用的液体,如今只有它的胃还值点钱了,洗干净了可以熬胶,也算一种不错的食材,交给内务府的膳食房可以换一个小钱。”

    “能换一个小钱啊。。。”柢童童的眼睛顿时亮了,她自小就是个小财迷,一个小钱对那几个筑基境的师兄来说不算啥,可对她来说还是颇有诱惑力的。

    “呵呵,师妹要那就收着吧,我们再下水找找,这堂庭涧发源自浮玉神山内,偶尔会有元气石被冲出来呢。。。”

    “啊,有元气石?师兄你不早说!”柢童童手忙脚乱的将那小饕餮收进了自己的须弥戒,噗通一声就也跳进了水里。

    这须弥戒乃是她父亲给她的唯一礼物,也是她最珍贵的东西,要知道,许多炼精境的师兄都没有呢,这也是不少师兄出来探险寻宝喜欢带着她的原因。

    他们说是探险寻宝,但其实哪有那么多宝贝可觅,大部分时间也就是猎杀点妖兽一类的,说是出来打猎其实更靠谱些,那些妖兽许多都是身体庞大的,有个须弥戒,放起猎物来方便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