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五章:浮玉神山内务堂
    第五章:浮玉神山内务堂

    第二天,刘古便燃了一张通讯符,这是通知宗门要去参加开宗大典的联络方式。

    浮玉宗所占位置极广,如果靠走,从金身堂所在去宗门总部所在的浮玉山最少个把月,大部分分支都修的仙法,自然有高来高去的手段,但金身堂这样的,便只能靠内务堂派人来接了。

    他将项杨和项先都叫到了身边,将开宗大典的事和他们说了,而后又千叮万嘱让他们一定要和自己寸步不离。

    听说能去宗门总部,二人都是兴奋莫名,说起来这金身堂的景象就连项杨都是有些小失望的,更别说心气更高的项先了,如今可以去真正的仙门见世面又怎能不喜?

    晌午时分,天边一然远去,根本连上面是否有人影都看不清。

    神山山顶有一座庞大的玉石宫殿,宫殿二旁云雾蒸腾,一柱粗大的云烟不知从何处升起,直刺九天,归于云深不知处。

    到了这里,一路上都牛叉哄哄摆着造型的通御也老实了起来,坐回了云舟中央,操纵着它朝着浮玉山旁边的一座山丘上降了下去。

    比起参天的浮玉山来,这座山丘连它腰部都不及,但是也有二千多丈的高低,山顶有一栋栋朱红色的宫殿,宫殿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平台。

    项杨他们便降落在这平台上,旁边还有不少模样各异的飞行宝物正在起落,但最多的还是云舟。

    到了地儿,通御根本就没再搭理他们,将云舟收起后就自顾自的离去了,但很快就有另一名年轻人迎了上来,穿着和通御差不多的白袍,只是没有那一道金边而是银丝,而且还是个美貌女子。

    她可就比通御热情多了,远远就招呼道:“这位可是金身堂的刘师叔?在下内务堂云琴。。。哟,这二位可是刘师叔新招的弟子啊,果然一表人材,评定时定能大放异彩!”

    刘古眼前一亮,倒不是贪图这女子的容貌,在这浮玉宗内仙子般的人物也不知有多少,放在凡俗中,这女子已然称得上是貌美如花,但在浮玉宗内也不过是中上资质而已。

    他想的是来时傅古的嘱托,原先想着和那位通御搭上点关系也好找找门路,却没料到人家根本连正眼都不给一个,总不能热脸去贴人冷腚吧?

    正愁和内务堂搭不上关系,却遇到了这位女弟子,听她那话语中的热情,应该好打交道些,虽然看上去她只是引气境,在内务堂也不过是打打杂的角色,但是女子在宗内却比男子要好混的多,能进内务堂想来也是有点背景的。如果能通过她结识几个内务堂的实权派,那么早些评定登册还是有希望的。

    这么想着,刘古跨前几步,朝那女子迎去,一张马脸上的笑容灿烂万分,等到近前,手指微微一弹,一颗晶莹剔透的元气石已然落到了女子袖口之中。

    云琴一愣,素手在袖口中轻轻捏了捏,顿时一喜。她在内务堂中负责迎宾之事,但是自身修为低背后的分支实力也一般,所以并不太受待见,故此才被分了个最没油水的差事,却没料到这不起眼的老头出手如此豪爽,竟然见面就是一颗元气石。

    修仙界和凡俗不同,通用的财物可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符钱。

    符钱乃是修仙者将体内的元气灌注到符纸中通过某种阵法储存而成,需要时再吸收,有回复元气的功效。只是符钱制作不易,灌注时十分元气只能保留一分,而一般的修仙者对自身的元气极为看重,哪里会舍得拿去制作符钱呢?久而久之就成了修仙者用来交易的货币。

    符钱分大钱和小钱,一枚大钱可换百枚小钱,小钱普通的引气境就可以制作,但是极为吃力,一个月未必能做出一枚来,而大钱只有分神境高手才能制作出来。

    而元气石则更要高档几分,这是天地形成的奇物,内含充沛的元气,一枚她袖中的下等元气石就可以换十枚大钱了,要知道云琴在内务府的薪酬一年也不过几枚大钱而已,如今倒是一下子发了笔横财,又怎能不惊喜?

    云琴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了起来,而且这次笑容中多了几分真诚,对着刘古先是一稽首,而后说道:“刘师叔,宗内已经安排好了住宿之地,只是。。。”她有些为难的笑了笑:“那些家伙狗眼看人低,刘师叔等等莫要生气才是。。。”

    “不会不会,你带我们去就好!麻烦云琴姑娘了。。。”刘古尴尬的摇摇头,他自然知道这女子的意思,金身堂在宗内地位低下,每次来评定登册时安排的都是最差的地方。

    女子一笑,也不再多言,主动走到刘古身后,将项杨和项先牵在了手里,这才转身带着他们往山下行去。

    这内务堂所在的山峰虽然不如浮玉主峰那般高耸入云,但也有二千来丈,道路也是兜兜转转,金身堂出来的也都不会什么仙家身法,四个人花了二个时辰才走到了山脚下。

    不过这一路上鸟语花香、小溪潺潺、美景不断,加上有一个语笑嫣然的美女在旁,就连最吃不得苦的项先都丝毫不显疲惫,拽着云琴的小手走的兴高采烈。

    但是到了地头,刘古还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已是内务堂所在山峰的最底下,而且哪里是什么迎宾之处,乃是内务堂膳食房旁边的小屋,屋子里还有散落的柴火,以前只怕就是一间柴房而已,就算金身堂如今没落,但总也是堂堂正正的宗门分支,自己大小也是个堂主,这样的安排有些过了。

    “这次开宗据说收获颇丰,新收的弟子比以前多了五成,所以也只能委屈刘师叔在这里暂住了。。。回头我和安排住宿的师兄说说,有了空的,就给您替换了,您看可好?”

    看见刘古的脸色,云琴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连忙在一旁解释道。

    刘古叹了口气,朝着云琴拱了拱手:“无妨,不用麻烦云姑娘了,这里也挺好,不过刘某有一事相询,不知云姑娘可方便?”

    云琴见他并未见怪也松了口气,她负责接待的几家分支都是没啥油水的,在刘古这得了个惊喜后倒真是对金身堂也高看了一眼,还指望着后面几天还能再捞点好处呢,当下就痛快的说道:“刘师叔有何事,但说无妨。”

    刘古斟酌了一下措辞,先问了一句:“这次开宗的评定登册不知何时开始?”

    云琴低头想了想:“照理是明日便该开始了,但这次火神堂据说找到了个妖孽级的天才,明日据说宗内不少老祖都要先见见他,所以延后了一天。”

    “妖孽嘛?”刘古朝着项杨看了看,心中苦笑,要真说修炼速度,自己这位‘师弟’才是真正的妖孽,可惜那仙苗实在是。。。

    整理了一下精神,他又说道:“云姑娘,实话和你说吧,这二位一个是我弟子,一个则是我师弟,乃是我金身堂三位长老师叔的弟子,我们大长老年岁已高,身体有恙,出来时千叮万嘱让我早点带孩子回去。”

    “可你也知道,宗门如今人丁兴旺,每次开宗都有上万弟子入门,评定登册时日繁长,我们金身堂又是如今这般境况,每每排在最后,都要等上个把月了。。。如果云姑娘能有路子帮我们疏通疏通,让我们早日评定的话,在下定然感激不尽,日后定有厚礼送上。”

    听到厚礼二字,云琴不由得心中一动,但刘古的要求看似简单却又难办,浮玉宗开宗大典乃是宗门大事,凡事皆有规矩,这评定登册作为开宗大典最重要的一项更是如此。

    一般来说都是五神堂在先,而后是实力和他们差不多的几大分支,再然后也是按实力排列,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也是约定俗成,数千年来一贯如此,刘古提出想要插队,并不是没有可能,但以云琴的身份肯定是办不到的。

    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刘师叔,真是抱歉了,这事情非我能力所及。。。”在刘古失望的眼神中,她又低头沉思了会:“不过我倒是认识个师兄,他在我们内务堂中颇有地位,如果他出面的话应该可行,只是他不太好说话,只怕。。。”

    刘古顿时大喜,急忙应道:“麻烦云姑娘能否引荐一下,成与不成我都有谢礼奉上。。。”

    云琴点了点头:“那位师兄刚刚突破化神境,这几天却正好在宗内,明日你随我去,我帮你引荐一下便是了。。。”

    刘古连声答谢,手指一弹,又是一颗元气石落在了她袖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