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四章:引气开丹田
    第四章:引气开丹田

    陡峭的悬崖上,瀑布飞流直下,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落在了下方的深潭之中,冲击力使得潭面上珠玑四溅,溅起的水珠宛如一颗颗宝石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而后便化作了水气蒙蒙。

    一道彩虹悄然挂在潭水之上,彩虹下,项杨端坐在深潭旁一块平整的青石之上,浑身上下热气蒸腾。

    他实在是感觉不到那份玉简中所说的气机,无奈之下又找刘古要了点八宝羹,想验证一下当时腹中浮起的那种暖洋洋的气息是否就是这气机。

    你咋不问你三个师傅要呢。。。刘古郁闷了半天,最后还是在他堂主堂主的呼唤声中,肉疼的拿出了一葫芦来,

    这八宝羹他上次喝了那么多也没事,那一大海碗都可以装十几葫芦了,这次他也就没在意,直接对着口,一下子都灌进了肚子。

    练了几个月的金身诀,项杨不仅觉得自己力气变大了好几倍,就连饭量也是同比例翻倍了,这一葫芦刚够垫底而已。

    但没料到的是,这次胸口的那块宝贝石头却没有半点反应,肚子里腾起的那股子热力差点没把他给煮熟了。。。

    此时他正死死咬紧了牙关在那硬撑着,一张原本就谈不上清秀的脸上满是痛苦之时的狰狞。

    那玉简是个奇妙的物事,只要握着而后放开心神,便有一篇篇功法自动映入他脑海,而且之后绝难忘记。

    项杨识字,但不多,这玉简中大部分的意思他都搞不清楚,但是,一开始所谓的‘引气机而洗肉躯,涤经脉以开丹田’这句话还是能明白的。

    在这句话后头,则有画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小人,小人身上绘着遍布全身的线条,和刘古教他金身诀时所拿出的经络图差不太多只是更为详细些。

    小人身上有一个个红色的箭头指着那气机流转的方向,项杨已经琢磨了好多遍,那路线已经的一清二楚,可那该死的气机却怎么也找不到。

    他原本就知道自己资质不咋样,能这么快将金身诀入门已然是胸口那宝贝帮的忙,再要修炼这据说比金身诀珍贵无数倍的功法恐怕确实力有未逮。

    但是他从自己三个师傅口中得知,这玉简流传至今,余下使用次数只有寥寥数次而已,乃是整个金身堂最珍贵的东西。一个月多了,他毫无进展,虽然三个师傅和刘古都没说什么,但他素来观察敏锐,自然也能看出去老人们眼中那淡淡的失意。

    老人们对他都极好,倔强如他,又怎肯让他们失望,又怎肯服输?

    肚子里又是一股子灼热如岩浆的热力汹涌而出,朝着他全身弥漫而去,项杨的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身上汗如雨下,将下面的青石块都浸成了深色。

    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让自己的识海保持着清明,不至于因为痛苦而晕厥,而后调动了所有的意识,放在了那股热力之上。

    一次、二次、三次。。。毫无动静,而热力却是依旧一波波的袭来,一炷香之后,他几乎已经虚脱,但依旧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

    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忽然,他识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的动弹了一下,那弥漫了全身的热流突然间静止了一瞬,随后顺着他的心意流转了起来。

    他整个人也在这一瞬间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在一种下意识的状态下,指挥着那热流顺着他的经脉一遍一遍的流转着。每一次,那热力都会稍稍减缓一些,而他的肌肉和经脉都会有一丝微不足道的强化,只是这种变化太小,就算项杨在清醒时也不会有所察觉。

    他这一坐便是整整一下午,直到太阳落山,才悠悠醒来,浑身上下的那股子燥热已然不见,但是腹中却似乎多了一个微小的空间,如花生米般大小,空间里有一丝微微的热流,他心意一动,便能指挥着它在自己经脉中游走。

    项杨大喜,这是否就是所谓的丹田和气机了?不过也实在太小了些吧。。。

    看看天色已晚,项杨先跳入水潭清洗了一下身躯,这一下午,身上又如同上次般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泥垢,只是没有上次那般黑臭,而是宛如一层灰尘般粘附在皮肤之上。

    洗完之后浑身爽利,他沿着小道欢快的朝着谷口的茅屋奔去,苦修一个多月,如今总算有所成绩,九岁的项杨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迫不及待的就要找大人去炫耀了。

    “什么?你练出气机辟出丹田了?”项杨的三个师傅正聚在一起喝酒,他大师傅傅古是一个满脸虬须的老人,听他说完,一口酒没咽下,喷了对面的二师傅满脸。

    “真是个小妖怪,哈哈哈哈!好啊!咱们金身堂这次可算真捡着宝了!”二师傅于铁顾不得抹脸,一愣之下指着项杨哈哈大笑起来,一面笑着一面还将面前的圆木墩子拍的砰砰作响。

    “只是花生米大小的那一点点,不知道算不算丹田。。。”项杨看见二个师傅有些失态,心中却是有点忐忑。

    “哈哈,花生米大小也是丹田啊,要知道,那些刚引气的家伙还不如你呢,最多只有这么点。。。”

    旁边一个留着三缕青须的老人慈爱的摸了摸项杨的脑袋,伸出了手指,拇指掐着小指尖露出了一点点指甲缝比划了一下。

    那是项杨的三师傅,名叫顾真,乃是整个金身堂见识最广的一位。

    他原先乃是五神堂中金戈堂的弟子,也是仙苗三寸三之上的天才,曾修到炼精境。

    不知为何入门没几年便遭了大劫,一夜之间修为全失,就连仙苗都被毁去,他心灰意冷之下跳崖自杀,却正好落在了金身堂所在山谷的水潭之中,自此之后就在这里隐居了下来。

    顾真的仙苗虽然被毁,但是他仙胚仍在,金系仙胚对金身诀的修行大有补益,几十年下来也修到了银身境。

    他毕竟也曾修过仙法,又在五神堂这种地方呆过几年,见识广博,这一个多月,项杨修炼那玉简上的功法大部分都是他在指点。

    此时听说自己的爱徒竟然真的开辟了丹田,他顿时老怀大慰,一时间积攒了几十年的郁气都散了不少。

    金身堂的金身诀乃是炼体修身的功法,只有入门、铁、铜、银、金四个境界,就算修炼到顶端的金身境也不过是等同修仙中的炼精巅峰而已。

    但是如今的浮玉宗修的乃是堂堂正正的仙家之法,从引气开丹田开始算作入门,而后是筑基、炼精、化神、结丹、元婴,至于元婴之上据说还有,但却不是顾真所能知晓的了。

    要知道,任何功法入门都是难关之一,当年在金戈堂,那些仙苗在三寸三之上的天才在引气这一关最少也得耽误个小半年的时光,顾真自己足足花了五个月零三天,就这样,他当年的师尊还说他进展飞快呢。

    而如今自己这个徒儿呢?从拿到那玉简到现在只有一个月出头几天便已引气成功,这不是妖孽这是啥?最为关键的是,听刘古说,这孩子的仙苗只有半寸啊。。。

    顾真欣喜之余又叹了口气,这仙苗实在是。。。他也知道浮玉宗有几样可以助长仙苗的宝物,但是这些东西哪里是一个金身堂的弟子可以去期盼的?

    据说火神堂当年收到过一个仙苗一尺八的绝顶天才,当时的火神堂堂主向宗门苦求了数年,最终还是未曾得手,更别说已经没落如斯的金身堂了。

    于铁的嗓门极大,哈哈的大笑声惊动了谷内其他人,没多久,十来个老头就都聚在了傅古的茅屋中,就那杀猪大汉都跑了过来。

    只有项先在自己的屋子里翻来覆去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几个月每当项杨有所突破这些老人就好像捡着宝一样,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几次,每次项先心里都会腾起一股子酸溜溜的怒意,一个杂役,一个没爹没妈的野种,如今倒踩在了我的头上了。。。

    傅古的茅屋中,顾真已然把项杨引气成功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刘古最为激动,从一群老人身后探出了脑袋,急匆匆的问道:“真的成了?这小子真是妖怪。。。”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形容了,他把那玉简给项杨也只是抱着万一的侥幸而已,哪知道这小子还真能入门呢?

    于铁原本正乐呵呵的坐在一旁,闻言一瞪眼睛:“什么妖怪!这是我们三个教导有方!要是落你手里,肯定也就糟蹋了!还好咱们慧眼如珠啊!哈哈!”

    “你教了啥了,还不是就挂个名,都是顾师叔在操心。。。”刘古心里嘀咕了几句,但于铁是他师叔,他就算是堂主也摆不出什么架势来,只能腆着脸笑道:“我这不是高兴吗?算算日子,马上就要开宗大典了,到时带着这娃去也给咱金身堂长脸不是?”

    浮玉宗五年一开宗,每次开宗半年,最后几天会举行开宗大典,所有分支所收的弟子都要在那几天去宗门内务堂评定登册,随后才能正式成为浮玉宗的弟子,金身堂虽然没落,但毕竟名份在那,这套手续还是少不了的,只是前三次他们都是一个弟子都没收着,这开宗大典倒是有十几年没去了。

    傅古皱了皱眉头:“二十年前,那二个孩子就是在开宗大典时被羽山堂拐骗走的,这次还是别太露锋芒了。”

    刘古想了想,说道:“项杨这孩子的仙苗毕竟只有半寸,就算已入引气,也不会有什么好堂口会看上他的吧?”

    傅古摇了摇头:“这也未必,咱们金身堂占着的这条龙涎峡算得上是风水宝地了,有不少分支早已眼红,只是碍着开山老祖和那位祖师的情面不敢做的太过分而已,都等着咱们苗裔断绝好来抢夺呢,不可不防。。。”

    浮玉宗总部所在浮玉山是洞天福地级别的宝地,旁边山脉广博,纵横数千里,越是靠近浮玉山的山头元气越是充足。

    但这么多年来,浮玉宗开枝散叶,分支不知道有了多少,一些好地方早已被占据,后来所创的分支也就只能在外围找地方了。

    金身堂所在的龙涎峡虽然和中央之地比不了,但仍是外围难得的修炼宝地,金身堂又没落如斯,有人眼红也是正常。

    刘古闻言急道:“那可怎办?难道这开宗大典就不去了?”

    傅古叹了口气:“怎么能不去?我们已经连续四次开宗都没有新弟子登册了啊,你也不是不知道宗内的规矩,只是你要手脚快些,让内务堂早点评定登册,入了名拿了身份牌那就不怕了。”

    刘古嘀咕了句:“内务堂那些小王八蛋狗眼看人低,哪肯给这样的方便啊!”

    傅古朝项杨看了看,走到茅屋的角落,从一个木箱里面拿出了一个兽皮小包,打开后,里面是十几颗晶莹的宝石。

    “这些元气石我原本是准备留着给杨儿日后换点丹药的,你就先拿去行个方便吧。。。唉。。。”

    刘古一惊,接过那兽皮小包,手都有些颤抖,默默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