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三章:史上最牛筑基
    第三章:史上最牛筑基

    小半个时辰后,项杨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朝着对过一副见鬼模样的刘古说道:“师傅,太撑了,实在喝不下了。。。!我出去走动走动啊!”

    刘古愣愣的看着他,下巴都快托不住了,哭丧着脸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一个大海碗,挥了挥手!

    这么一碗,省着点用,都够他自己享用一年了,却被面前这小家伙咕咚咕咚的全部灌了下去,关键是他还半点事没有。。。

    要知道,就连刘古自己,虽然已是铜身境巅峰,但这么一海碗下去只怕也会有些受不了。

    早有大能者说过,世间万物其实都有元气,无论是兽类还是凡人,一举一动其实都在消耗元气,区别只在于多少。

    而任何的修炼都和元气脱离不了关系,练体修身之人和那些修仙的其实在这点上来说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修仙之人有仙苗,从外界吸收元气后可留为己用。而练体修身之人没有仙苗的话只能把得到的元气灌注到肉身之中,取个锻体的功效,而无法发挥元气别的妙用而已。

    八宝羹和普通的食物不同,不仅可以食用,更对金身诀的修炼有着直接的好处,平日里如果练功过猛受了伤,也可以用它来缓解伤势。

    那些个肥猪看似不起眼,但到宰杀之时最少也已圈养了十年往上,十年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材,体内血液中所含的元气比一些普通的妖兽也差不了多少,虽然和那些真正的天才地宝相比还是连渣滓都称不上,但对于如今落到这般境地的金身堂来说,依旧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金身堂如今也只有这点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平日里一年都未必舍得宰上一头,猪血有限,拿那么大的海碗去装,一头猪也就分个十来份而已,往往这么一份,分到每个人头上之后就得省吃俭用一年。

    如今这小子才九岁啊,一海碗就这么下肚了,那可是平日里自己一年的量啊。。。

    项杨却想不到一会功夫刘古便有了这么多感慨,见他挥手示意,便欢快的跑出了茅屋,这山谷中虽然建筑破败,但是下午来时风景却瞧着不错,隐隐看见水潭的那头还有个瀑布。

    他那么多八宝羹下肚,虽然被胸口的东西莫名其妙转化了一下去除了那份燥热,但是浑身上下如今黏糊糊的难受之极,如今只想着到瀑布那冲个凉,而后也能找个僻静的角落看看胸口的东西。

    这山谷极深,大半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幸好这水潭边倒是辟出了条小路,一直可以通到瀑布边。

    此时夜色已深,谷里似乎也就那些老人在,绝大部分回了自己的茅屋,只有几个坐在外头闲聊着,看见项杨急匆匆的奔过也不多问,只是笑眯眯的看着。

    看似那瀑布不远,但是真跑起来才知道也有几里地,水潭前方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而那瀑布就在小溪的最上游。

    到了跟前,项杨才知道这瀑布有多壮观,似乎是从千丈高的山顶直泄而下的,宽有数丈,下面是一个幽深的水潭,面积也不比谷口那个小多少,只是这么大的水量冲击下来,二个水潭怎会容纳得下倒也是件怪事。

    不过项杨此时也来不及顾及这种疑问了,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见谷口的茅屋,他迅速的脱下了自己出发前成妦特地为他赶制的麻衣,发现身上多出了一层薄薄的黑色泥垢,还散发着一股子臭味。他胸口处紧贴着一个布袋,此时还散发着淡淡的热力,方才那气息消失又再出现的位置就是那里。

    他将那布袋解开,里面是前些时日捡来的那颗鹅卵石,那天晚上把玩了许久,隐隐之间就觉得这是个好东西,就让成?用做衣裳多出来的布料给做了个布袋,将他栓在了胸口。

    此时皓月当空,那颗鹅卵石竟然在月色下透着点点星芒,石头上的那条小金龙更是金光闪闪,好似要活过来一般。

    项杨啧啧称奇,将石头举起,对着月光端详了半天,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只能又将它放回了布袋里,挂在了胸前,心里拿定了主意,这东西谁都不让看。

    将衣裤脱了个干净后,项杨直接一个猛子扎进了潭水里,潭水极寒,一开始还感觉有些刺骨,但很快全身上下便泛起了一阵热力,将那寒意驱散一空。

    在潭水中将身上的污垢清洗一空,随意在水中游了几个来回,心中倒是有些好奇起来,这上头泄下的水到底去了哪里?难道这潭底还有什么奇妙之处不成?那些说书人不是常说到什么掉下山崖会有奇遇,瀑布背后别有洞天吗?

    项杨从小在具区泽边长大,水性自然极好,起了性之后索性就往潭水深处扎去,潭水清澈,月色又好,视线比白天也差不了多少。但下去了十几丈后,潭水依旧深不见底,他的胸口倒已然有些发闷,知道差不多到了自己极限了,无奈之下只能又浮出了水面。

    上了岸边,穿上了衣服,在往回奔去的路上,他总觉得自己有些不一样了。

    来时光惦记着胸口的那东西也没在意,可此时却发现自己跑起来整个人轻快了许多。而且无论是视力还是听力,都比原先要强出一截来。

    月色下,他甚至可以看见路边树影下小草的枝叶、树根处半藏在土里的甲虫。。。耳边的虫鸣声也份外清晰,齐鸣之时,他甚至可以分辨出每一声距离的远近。

    项杨却不知道,方才那一海碗的八宝羹下肚后,元气经过他胸口这不知名的宝物转化,硬生生的给他洗髓伐骨了一次,这功效却不比那传说中的筑基丹差了多少。

    不过估计在这山海大陆上,用猪血来洗髓筑基的,他还是头一个。。。

    很快四个月时间一晃而过,项杨身上发生的奇迹已经多的让刘古都感叹不过来了。

    这简直就是个妖孽,刘古很怀疑当年浮玉宗的开山祖师是否能有他这般的天赋。。。

    那天的八宝羹也就不提了,整个浮玉宗数千年下来,啥时候听说过有刚入门一个月就将金身诀练到铁身境的?如今四个月下来,这小子运功时身上的皮肤已然显出了一丝淡淡的铜色,眼见铜身境都已不远了。

    要知道,连刘古自己,练了一辈子,至今也只是个铜身境巅峰的境界啊!

    其实倒不是刘古他们有多无能,他们平时修炼时,得到的元气虽然也能起到强身练体的功效,但大部分都是直接消散了的,一海碗八宝羹下去,能起作用的元气百不存一。

    而项杨经过洗髓伐骨时,那八宝羹内的元气被直接转化后储存在了体内,这几个月只是把这些元气通过修炼再次提炼出来而已,自然进步飞快了。

    刘古自然不知道这个缘故,如今他很怀疑,当时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又或者这家伙的仙苗都过一尺了,所以中品窥仙膏才不起作用。。。

    他狠了心,又对着项杨使了一回窥仙膏,一看之下又被震住了,这家伙竟然长出仙苗了,不高,也就半寸高低,可谁听说过仙苗还能长出来的啊?

    他既然有仙苗,那便不是窥仙膏等级的问题,难道当时自己是真的看错了?不该啊。。。

    不过有了仙苗自然是好事,虽然那仙苗只能称之为仙芽,但是有和没有那是完全不同的二个概念。

    看着项杨仙胚上方那一抹金色的嫩芽,刘古二话不说,就将金身堂最珍贵的那份玉简拿了出来,虽然当时留下这个玉简的祖师说了,只有仙苗到达三尺三的资质才有最后大成的希望,但这小子既然是个妖怪,那指不定又能创造个奇迹呢?

    很可惜这次项杨没能再给他惊喜,足足半个月,就连那玉简中所说的气机都未曾找到,更别说修炼了。

    但就算如此,九岁的铁身境,传出去已经惊世骇俗,最关键是他只修炼了四个月啊!浮玉宗有史以来第一!

    整个金身堂都震动了,那些原本混吃等死的老人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个个兴奋莫名,齐刷刷的找到了刘古,说是这种天才让他一个人调教那是浪费。

    刘古这堂主其实就是被大家推举出来打杂的,谷内比他辈分高的还有三个,修为高的也有不少。正因为在所有老人中,他年纪最轻、修为最低,而且几无进步空间可言,这才被推上了堂主之位。

    此时三个师叔带着一帮子老头找上门来,他还能咋样?

    于是项杨的辈分一下子就连连跳级,原本进谷的时候是杂役,而后成了刘古的弟子,现在竟然成了刘古的师弟、项先的师叔了。。。

    这让自诩是天才的项先如何忍得?但他也能看出来,如今的项杨可是谷内那些老人的宝贝,已不是当年那个随意让自己欺凌的孤儿了。

    背地里咬牙切齿了无数回,但面上却是一副乖乖孩子的模样,甚至对着项杨也能甜甜的喊起师叔来。倒让原本对他印象不佳的刘古也改变了些想法,用心的调教起他来。

    项先原本就不笨,又是有仙苗的孩子,虽然只有一寸,但也是万中无一的资质了,修炼起金身诀来进展也是飞快,当然和项杨没法相比,但是几个月下来也已入门,这速度却也比刘古自己要强上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