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二章:从杂役到徒弟
    第二章:从杂役到徒弟

    第二天,刘古便带着二个小娃,由项先的父亲项由亲自掌船送至了具区泽的对岸。

    项由一开始有些疑惑,这仙长怎会肯坐自己那充满鱼腥味的小船,而不是像传说中一般大袖一挥、腾云驾雾而去?

    但是当刘古拿出了一块玉佩,面前的青雾随之翻滚退开之后,这点疑惑也就烟消云散了。

    在具区泽那一侧的山脉脚下皆是这种青雾,凡人入内之后根本无方向可循,兜兜转转便回了原处。

    传说中,数千年前这片山脉还能随意进出,但自从来了仙人之后便有了这片青雾,大山不得进,具区泽旁的村落也就从猎户成了渔家。

    当然,能和仙人毗邻而居这是多大的福分?自然也不会有人因此而不满,更何况仙人来了之后,具区泽已然数千年未生涝灾,也无精怪作祟,如今能安居乐业,那都是仙人保佑的缘故呢。

    看着仙长执着玉佩一手一个牵着二个小娃走进了青雾之中,项由在远处遥遥一拜,转身而去。孩子进了仙门也并非就从此仙凡二隔了,据说等他修炼有成了,还会有相见之日,回去倒是要劝劝家里的婆娘,也不必太伤离别了。

    一老二小三人,足足在那山脉中走了三天三夜,这山人迹罕至,根本也无路可循,穿深林渡小溪,山头也翻过了无数,可还未到地方。

    第一天,项先脚底便走出了水泡哭哭啼啼了起来,再走几里直接就蹲在了地上叫嚷着要项杨背他,他年纪虽不大,但自小聪明,说起道理来如大人一般,按他所说,杂役便是佣人,伺候他那是天经地义,如果项杨不愿,他便让自己师傅赶他回去再换一个来。

    刘古在一旁看了看两人也没吭声,项杨咬了咬牙,蹲下让他趴在了自己背上。

    吃百家饭长大的项杨身体发育的极好,和项先同样的年岁,但却比他高上半个头来,力气也比他大的多。

    但是毕竟他才是一个九岁的孩子,这山路原本就难走,此时身后又背了个人,项先虽瘦弱,但怎么也得几十斤的分量,咬着牙走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才得休憩,却是躺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了。

    第二天一早出发,只走了几十里地,项先便又故伎重施,项杨又背上了他,一直走到下午,实在支撑不住,一脚拌在了树根上,直挺挺的就摔了下去。

    项先一声惊呼,从他头顶翻了出去,一头栽在厚厚的落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项杨的背上附去,还未趴结实,却感觉眼前一花,身体被人提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就朝前而去,却是刘古一把拎住了他腰间的束带,提在了手里。

    项杨感激的看了看刘古的背影,脚前头后的项先在刘古腰间抬起脑袋做了个鬼脸,双手拇指向下,得意洋洋的比划了一下。

    三人又这么走了二天,过了一道深谷后,面前出现了一座高高的山丘,山高千丈,山壁陡峭如镜,山脚下怪石林立,刘古带着二个小儿绕过了一堆堆的怪石,钻进了峭壁下的一个山洞,七拐八拐之后,面前忽然一亮,他将项先往地上一放,指着前方说道:“到啦!”

    这就是仙家之地?

    项杨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自己不会来错地方了吧?

    面前是一个狭长的山谷,远方是郁郁葱葱的密林,也不知深有几许。靠近山洞出口,有几十栋破破烂烂的茅屋,茅屋旁圈着简陋的篱笆,篱笆内,几只大公鸡骄傲的昂着脖子带着自己的后宫巡视着领地,时不时会扑扇着翅膀和几只鬼鬼祟祟的土狗打上一架。

    在山谷的深处,有一个荷花盛开的池塘,池塘里,一群白鹅游来游去,时而脖子一曲,朝着水下一啄,便是一条银闪闪的小鱼落肚,吃的惬意了,偶尔也会引颈高歌几声,

    在山谷的一侧,则有一个大猪圈,里面懒洋洋的躺着几十头白白胖胖的肥猪。

    一个满脸油光的大汉正从猪圈里拖出了一头最肥大的,一刀下去,一个原本应该僻静幽美的山谷被肥猪临死时的惨叫声折腾成了屠宰场。

    十来个面容枯槁的老头一人拿着一个脸盆大的海碗,眼巴巴的看着那大汉,排着队递过去,时不时的还有人叮嘱几句:“刚子!看好些,这八宝羹可别洒喽!回头不够分!”

    这哪里是修炼之地,看上去比自家的小渔村还不如啊。。。至少渔村内还因有收鱼的走贩来去,特地在村东头盖了个客栈和小酒楼。

    刘古此时也不搭理他们,推开了篱笆上那扇眼见就要脱落的竹门,大步走了过去,远远的就叫嚷了起来:“好啊!今天才初几?你们就敢私自宰牲!”

    那些个老人回头看了看他,有人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堂主大人,再没有八宝羹喝,我们都快饿死了,修炼都没力气。。。咦,这次你竟然收到徒弟了?”

    看见了刘古身后的二个孩童,说话的老人的语气竟然好像是遇到了怪事一样,但很快便又失去了兴趣,又转身回去眼巴巴的看着那壮汉宰猪了,似乎那头猪的吸引力要比项杨他们二个大的多。

    “行行行!宰就宰了!也算庆祝咱们金身堂总算有新弟子了!等等啊!”刘古急匆匆的朝着一间茅屋奔去,一转眼,他端了三个海碗出来排在了队伍后头,还朝着项先和项杨招了招手:“你们也过来,也有你们的!”

    那群老人顿时呱噪起来:“二个小屁孩也要分?你也不怕撑死他们?”

    刘古得意洋洋的撸了撸胡须:“他们喝不下,不是有我这个师傅在吗?堂规上可写了‘本堂弟子不分厚薄,一视同仁’‘弟子所得,其师可匀’!”

    他说着话,对着项杨瞧了瞧,嘀咕了句,算了,看在这碗八宝羹的份上,这小家伙也别当啥杂役了,一并收了吧!

    项杨倒是没听见这话,他哪里知道,因为一碗猪血,他的身份莫名其妙便从杂役成了弟子。。。

    当夜,项杨等两人的晚餐便是一盏小碗里的半碗猪血,刘古称之为八宝羹,还特地嘱咐他们要细细品尝,绝不能一口喝尽。

    难道这猪血有什么古怪不成?否则这仙长为何要这么郑重其事?项杨做事素来小心,还在那皱着鼻子细细的闻着,和平常的猪血不同,面前这一碗没有半点生腥气,反而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香味,让他一闻之下浑身毛孔都似乎张开了,舒坦之极。

    一旁的项先可没管那么多,咕咚一声就喝了一大口,嘴里还嘀咕着:“不就是一点生猪血嘛。。。又不是啥灵丹妙药。”

    他一路上走来,也觉得自己跟的这师傅似乎不太靠谱,到了地头又发现是这种光景,和自己所想的仙门盛景所去甚远,心中有些不爽快,此时说话也有些不耐。

    刘古也不阻拦,就是眯着眼看着他,就等他吃苦头后能长点记性。

    五日五夜的行程下来,他对自己带回来的二个孩子都有了些了解。这项先虽然有些仙苗,但是行事轻佻、又无毅力,只怕日后成就也有限的很。反倒是那个项杨,这几天下来的表现却是让他大为震惊。

    他早已打听过这二孩子的年岁,知道他们都只有九岁,而项杨甚至还小了半年。但这小子心性沉稳之极,又是吃苦耐劳,这么长一段路程下来,哪怕是项先耍赖让他背着,他竟也是一声都没吭过。

    刘古可是看见,到后来这小家伙的脚底板的水泡都已成堆,挑破一个又一个,等走到这里的时候,都找不出几块完好的皮肉了,能坚持下来实属不易。

    如果不算上仙苗的话,倒是这项杨更适合金身堂呢。

    除了那份八宝羹外,这也是为何他忽然改变了主意,直接将项杨收为了弟子的原因之一,再加上一路上观察下来,这小家伙身体素质也远超一般同龄孩童,个子比同龄的项先要高上小半个头,身板也扎实的很。

    这数千年来,虽然在第六代宗主得了仙缘之后金身堂也将修炼的方式做了些许改进,琢磨出了一些配合仙苗所用的法门,甚至还有前辈高人留下了一枚功法玉简,但是整体依旧是以练体修身为主。也就是说,有仙苗的可以修,没仙苗其实也问题不大,最多修炼起来慢点而已。

    放在浮玉宗立宗老祖的年代,项杨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天才。

    想到这里,刘古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如今毕竟已不是那个年代了!没有仙苗就没法修炼出元气,没有元气就用不了道符和法器也用不了法术,就算有着极品金系仙胚、能把金身诀修到顶端又有何用?

    项先一口下去,却没感觉有什么异样,不由得得意洋洋的看了自己师傅一眼,正准备去端面前的小碗再喝一口,却没料到,手指还没碰到那碗盏,浑身上下忽然一热,随后便是一阵火燎般的燥热,一时间就宛如整个人在沸水中被煮着一般。

    他啊的一声惨叫,佝偻着身子就倒在了地上,只是一会功夫,浑身上下便红的和煮熟的虾壳一般,甚至头顶上还冒起了蒸蒸热气。

    项杨大吃一惊,原本已经扶在碗边的手猛的一收,看着身边地上的项先,嘴张的老大,指着他说道:“师。。。师傅,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古方才便已和项杨说了,虽他资质不佳,但胜在吃苦耐劳心志坚毅,故此破例也收他做了弟子,而不是杂役,这也是项先一直不太痛快的原因之一。

    听到项杨问话,刘古在一旁捻着胡须淡淡笑道:“我都说了,这八宝羹要一口口慢慢品才对,他这么一大口下肚,不受点活罪才叫见鬼了呢!”

    抬头看了看项杨那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又宽慰了几句:“没事,稍等一会便好了,这八宝羹可不是平常的猪血。那些猪可都是吃着天材地宝长大的,比起妖兽来也差不了几分,这八宝羹中含着极厚的元气,普通人喝上一小口便能滋补身躯,喝多了来不及消化便是他这般模样。”

    “当然了身体底子越好的便能喝的越多。嗯,你也别愣着了,快喝。注意啊,喝一小口便停下,等承受住身体里的热力后再继续,到了极限就别喝了。。。”

    他其实也是在胡吹,这金身堂里哪有什么天材地宝?这些猪吃的也就是些寻常黄芪人参之类的药材而已,只不过年数较长,元气充足,加上养那些肥猪的时候也用了些秘法,将药材的效力大多都集中在了血液之中,这才有了这种八宝羹。

    当然了,如果拿到凡俗之地,这碗猪血也是上佳的宝贝,但在仙门中,只是最次的东西了。不过就算如此,一般的壮汉也就喝上个一碗便到了极限,项先才九岁,这一口下去倒喝了小半碗,受补太过反受其害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这八宝羹中的药性经过了秘法转化,还算温和,项先也最多就是吃点苦头,对身体还是极有好处的。

    项杨将视线转到了刘古脸上,虽然这位仙长的身份有着颇多的疑问,但是他对这个老头还是很有好感的,他自小吃着百家饭长大,看惯了人的脸色,早有识人的天赋,这老头虽然长的丑了些,但真是个好人!

    此时听见他敦促自己喝那碗八宝羹,倒也没有抵触,而是转身端了起来,细细的抿了一小口,差不多只是舌尖沾了一下。

    刘古看着他的动作不由得有些好笑,故意板起脸来咳嗽了一声:“怎么?你个臭小子还怕我做师傅的下毒害你们不成?”

    项杨端着碗讪讪的笑了,低头又喝了一口,这次就多喝了些,但是也只是一木匙的样子。

    随后,他将碗盏放回了桌上,静静的等待刘古所说的热力前来。

    果然没过多久,肚子里就升起了一股暖洋洋的气息,朝着浑身上下散去,那种感觉竟是舒服之极,整个人就好似泡在了温水之中,就连这几天跋山涉水的劳累都减了几分,脚底也不那么疼了。

    他不由得大喜,抬头看了看刘古,见他不阻止便又喝了一口,不多时,那舒适感更是增强了几分,直让他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又是一口,但这口下去,他就觉得身子有些燥热了,那股子气息也带起了一丝灼烫的感觉,他估摸着自己的极限也就是这样了,就准备静静的坐着等着那热力散去。

    刚放下碗盏,却又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股气息在经过自己的胸口时忽然消失了一瞬,而后再出现的时候那丝灼烫感便已不见,身子里的燥热感也是一清。

    这是怎么回事?项杨不由得大奇,端起面前的小碗又是一口,这几口下去,喝的却已经比项先的还多了,刘古在旁眉头皱了皱,这小家伙似乎也有些毛躁啊,看来也得吃点苦头磨练磨练。

    但没想到的是,项杨一点异样都没有,反而过了没多久,就端起面前的八宝羹一饮而尽,喝完还眼巴巴的看着他:“师傅,真好喝,还有吗?”

    刘古在一旁目瞪口呆,这八宝羹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但对这些凡家子弟来说已是大补的玩意,他约莫着项杨能在一个时辰内把这半碗喝完已是不错,说明这小子身体底子极好,日后修炼金身诀起来也能事半功倍,但这才多少时间?按一炷香来算,只是烧了一个香头啊。。。

    这就喝完了,而去若无其事。。。

    这小子莫非是怪胎不成?

    刘古砸吧着嘴,愣愣的说了句:“还。。。还有!想喝多少都有!”

    他下午可是一人分到了三大海碗,他倒要看看这小家伙的极限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