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三十八章:生撕
    就在酷拉皮卡几人谈论时,一旁的旋律双目紧闭,她似乎在聆听什么。

    旋律是个妹子,可她的容貌却让人不敢恭维,很像一只人形老鼠,如果被求生试炼时的鼠大人看到旋律,鼠大人一定会有兴致来一发。

    旋律原本是名相貌可人的妹子,她是在听了‘黑暗奏鸣曲’的长笛部分后才变成现在的模样,但她也获得了一种能力,能聆听他人的心音,从中判断他人的心情、精神状态、甚至与善恶等。

    此时旋律的面色不怎么好看,她听到一种很不好的心音,那代表着恶。

    “大家小心,不知何时开始,心跳声多个一个。”

    旋律虽然相貌丑陋,可她的声音甜美,听到她的警示后,其他人都警惕起来。

    就在几人警备四周时,一处地面鼓起,阴兽蚯蚓从地下钻出,看到阴兽蚯蚓那猎奇的模样,酷拉皮卡几人一惊,旋律更是眉头紧锁,似乎很不舒服。

    “我是阴兽蚯蚓,你们是哪边的人。”

    蚯蚓环顾周围,他不怎么想来,可上头给出命令,让它来试探下旅团的实力,十老头与苏晓本身就是勒索与被勒索的关系,有这种命令再正常不过。

    “我们是诺斯拉家族雇佣的保镖。”

    达佐孽开口,蚯蚓的模样一看就不好惹,所以他马上表明身份。

    “这样吗,你们虽然也是念能力者,但还是别出手的好。”

    蚯蚓的话音刚落,病犬从黑暗中走出,他双手插兜,步伐平缓,可谓逼格慢慢,丝毫不见在苏晓面前那种病狗模样。

    “他们可不是普通强盗,都已经把杀戮当成生活的一部分。”

    “正确的来讲,这些都是杀人专家。”

    阴兽豪猪也从黑暗中走出,酷拉皮卡几人的面色不怎么好看,对方已经靠这么近,他们之间竟没发现。

    “专家就应该由我们来对付。”

    阴兽蝙蝠也出现,他是飞过来的。

    “所以说,你们只管看着就可以。”

    阴兽刺猬看了眼酷拉皮卡就收回目光。

    因为有了拍卖场事件,阴兽共出动五人,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旅团的实力,对于十老头势力来讲,这已经是很谨慎的做法。

    “为了对付这些家伙,居然把我们召集在一起,我讨厌某只病狗的臭味。”

    阴兽蝙蝠闪动翅膀,似乎与病犬有些恩怨。

    “蝙蝠,我不想和你在这内讧。”

    ‘瘾君子’病犬双手插在上衣兜里,他其实也不想来对付幻影旅团,他的伤势未愈,十几处刀伤。

    “呵,被人吓破胆的病狗,真敢说啊。”

    蝙蝠轻嗤一声,对病犬的鄙夷再明显不过。

    “那家伙……是怪物,真希望你在他面前也是这种态度,由衷希望。”

    病犬向山谷内,那是窝金所在的方向。

    “别内讧,先弄清对手实力,情况不妙就撤。”

    五名阴兽向山谷内的窝金靠拢,一直没怎么理会酷拉皮卡等人。

    不得不说的是,酷拉皮卡等人的实力其实都不这么样,甚至与不是阴兽的对手,酷拉皮卡本人是因为‘制约x誓约’之力,从能与旅团战斗。

    如果没有‘制约x誓约’之力,那他绝不是旅团成员的对手,他掌握念能力的时间太短,念能力需要修炼、开发才能变强。

    山谷内,五名阴兽与窝金交手,打的碎石飞溅,声势不小,结果可想而知,是窝金压着五名阴兽打,如果不是有蚯蚓与蝙蝠的地下与上空骚扰,他们不是窝金的对手。

    砰。

    蚯蚓被窝金一脚踢飞,这脚将蚯蚓的脸都踢歪,他那软体动物模样的身体让他勉强承受住这脚。

    “各位小心,这家伙简直是人形坦克,病犬,想办法咬他几口。”

    蚯蚓钻进地里,病犬则是有苦难言,他虽然没被窝金那恐怖的拳头击中,可鲜血已经将他的衣物浸透,因为战斗比较激烈,那些被缝合的刀伤全部崩开。

    窝金站在五名阴兽中间,虽然被围攻,可他在笑,这名长相粗狂,如同野兽的壮汉已经兴奋起来。

    嗖~

    急速的破风声传来,空中的蝙蝠高速俯冲而下,那双肉翅绷紧,变的薄如蝉翼,他意图用高速俯冲加锋利的肉翅切下窝金的脑袋。

    叮!

    金铁交击声传来,窝金屹立在原地,阴兽蝙蝠身侧的肉翅斩在他脖颈上。

    点滴鲜血顺着皮肤滑落,窝金有些诧异,对方居然伤到他了,而半空中保持俯冲姿势的蝙蝠则满脸震惊,他曾用这招将一名念能力者斩成两截,而现在只是斩破敌人的表皮。

    就在蝙蝠挥动那双有些酸麻的肉翅想飞起时,窝金的一只大手探出,牢牢抓住蝙蝠的肉翅。

    蝙蝠只感觉到一股蛮横的力道传来,他另一只肉翅也被抓住。

    窝金站在蝙蝠身后,一手抓着蝙蝠的一只肉翅。

    “这种感觉和撕蝴蝶有些类似,哈哈哈。”

    窝金双手发力,撕拉一声,蝙蝠的一只肉翅被活生生扯下,另一只也仅剩一半与身体相连,后背上血肉模糊,甚至能看到惨白的肋骨。

    “啊!!救我!”

    三十多岁的蝙蝠眼泪、鼻涕、口水齐出,被生撕绝对是最残酷的死法。

    撕拉。撕拉……

    窝金似乎撕上瘾,抓住蝙蝠的脖颈后,另一只肉翅也被撤下。

    蝙蝠在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他的头颅被窝金拽下。

    窝金看向自己左拳上密密麻麻的血洞,这是他给了阴兽刺猬一拳被反伤,现在他的手臂有些发麻,那刺上有毒。

    抛动着蝙蝠的头颅,窝金似乎在寻找手感。

    “刺猬,闪开!“

    病犬话音刚落,窝金的手掌攥紧,蝙蝠的头颅咔吧一声破碎,窝金全力向前一抛,十几块破碎的头骨飞出。

    啪的一声,阴兽刺猬呆滞在原地,他胸口出现十几个血洞,像是被霰弹枪近距离命中。

    扑通,表情呆滞的刺猬倒地,鲜血将身下的岩石染红,从撕碎蝙蝠到杀掉刺猬,窝金只用了不到五秒,根本没给其他三名阴兽营救的时间,他们被窝金打怕了,不敢靠近这头猛兽,没错,窝金就是一头人形猛兽。

    远处的山坡上,酷拉皮卡的眼睛大睁,战斗中的窝金正赤膊上身,腰部位置的蜘蛛纹身很显眼。

    就在酷拉皮卡的情绪极度不稳定时,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传来。

    一辆黑色轿车急停在几人附近,做出一个漂移动作后,车门打开,一只握着归鞘长刀的手臂探出车门。

    “玫瑰,下次停车再敢漂移就宰了你。”

    “对不起,白夜大……白夜先生。”

    身穿黑色女式西装,丝袜加高跟鞋的黑玛丽缩了缩头,略微打扮后,黑玛丽只用有诱人犯罪来形容。

    酷拉皮卡几人看向来人,那是一名手持归鞘长刀的男人。

    “酷拉皮卡,我…我们先撤吧。”

    旋律在酷拉皮卡耳旁低声说道,此时的旋律瞳孔紧缩,双腿颤抖,作为念能力者的她,竟躲在酷拉皮卡身后。

    “怎么了?”

    酷拉皮卡从没见过旋律如此恐惧的模样。

    “我从没听过这么让人恐惧的心音,杀戮、锋利,如果是满心疯狂还算正常,可这个人的内心很坚定,会被杀的,我们……”

    “旋律。”

    酷拉皮卡拍了拍旋律的肩膀,示意她冷静。

    苏晓看了眼周围的几人,又看向幻影旅团几人的方向,至于山谷附近那些看戏的契约者,他暂时不准备没理会。

    “汪。”

    车内的布布汪叫了一声,它闻到熟悉的气味。

    “哦?那三个逗逼也在?先不用去管他们,阴兽快死绝了,旅团的战斗人员来了三名,需要这些阴兽帮我拖住一人。”

    苏晓活动肩膀,法力值已经恢复一些,节约使用的话,足够打完这场战斗。

    这是个好机会,如果情况顺利,他能留下旅团两到三人,如果不顺利,没有不顺利,不顺利的话说明他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