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三十四章:天生念能力者
    本是纹身的黑玫瑰竟凋落下一片花瓣,那片花瓣缓缓飘落在地,最终消失。

    这一切苏晓都目睹,他的眼睛似乎在放光。

    “你手臂上这玫瑰什么时候纹的?”

    “我没纹过,某天它自己就出现了。”

    “自己出现……”

    苏晓用食指摸了摸下巴,这名叫黑玛丽的助手似乎很有意思,这种情况让他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天生念能力者。

    猎人世界有一种人,他们或是先天如此,或是后天收到某种刺激,所以觉醒了念能力,而这种念能力一定是特质系,其他念能力需锻炼才能获得,只有特质系才有可能在无练习的情况下觉醒。

    这种天生念能力者一般没什么战斗力,他们在普通人中可能被称为魔术师、巫女、预言师等,拥有各种奇特能力,但他们不清楚这能力其实是念能力中的特质系。

    “描述当时的经历。”

    黑玛丽开始与苏晓描述当时的情况,她当时在一楼的大堂内,在听到地下室的声音,她下意识想远离拍卖场,可她还没跑出多远,一道‘淡蓝色能量刃’就斩在她身上,她被腰斩,之后事就记不清,只是记得很热,当她一丝挂的醒来时,走出很远才找到衣服,最终与黑帮成员会和。

    听到黑玛丽口中的淡蓝色能量刃,布布汪看向苏晓。

    苏晓轻咳一声,那应该是他的刀芒,不,一定是他的刀芒。

    “也就是说,你死而复生。”

    苏晓目光灼灼的盯着黑玛丽,对方竟有死而复生的能力?特质系复活能力?

    “不,不是的,我当时应该没死,不对,我一定没死,‘黑暗玫瑰’不能复活死人,这是规则……”

    “黑暗玫瑰?这是你念能力的名字?”

    “什么黑暗玫瑰?咦……我刚才好像说了这个词。”

    黑玛丽更加茫然,她的念能力刚觉醒不久。

    “真麻烦,试试看就清楚了。”

    苏晓拿出一把匕首,寒光闪动,黑玛丽手臂上出现一道伤痕。

    黑玛丽惨哼一声,鲜血涌出,就在此刻,她手臂上的黑色玫瑰纹身竟脱离她的皮肤,化为一朵真实的玫瑰飘在半空,念能量将黑玛丽包裹,她手臂上的伤口快速愈合。

    十几秒后,那朵黑玫瑰纹身再次出现在黑玛丽的手臂上,一片花瓣上有枯萎的痕迹,这朵黑玫瑰上还有二十三片花瓣。

    “有意思。”

    苏晓感觉,这种能力应该不只是能作用到黑玛丽身上,如果能对他人使用,那就意义重大。

    “对我使用这种能力。”

    “要…要怎么做,还有,我可以先穿上衣服吗,好冷,而且这附近来人就糟糕了。”

    黑玛丽脸色通红,有些局促的遮挡上身。

    “穿上衣服跟我走,至于你手臂上这朵玫瑰,暂时别对他人说。”

    “是。”

    毋庸置疑,如果黑玛丽的能力可以对其他人使用,那将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腰斩的伤势能恢复,被小型太阳炙烤的伤势能恢复,并没被炙烤成灰烬,恢复断手断脚的伤势一定没问题。

    黑玛丽的能力应该有所限制,每次使用时那朵玫瑰上的花瓣都会凋零,凋零程度是根据恢复伤势的轻重,当那朵玫瑰上的花瓣完全凋零后,她或许就会失去这种能力。

    黑玛丽的能力让苏晓想起一个人,这不就是增强般的香磷吗。

    ……

    一辆汽车缓缓行驶在马路上,主驾驶的黑玛丽面色发红,目光不时飘向副驾驶的苏晓。

    “认真开车!”

    “是!”

    黑玛吓的一缩脖,双手紧握方向盘。

    苏晓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手背处那浅浅的伤疤,经过初步试验与他的悉心教导(将斩龙闪架在黑玛丽脖子上),黑玛丽以出人意料的速度掌握‘黑暗玫瑰’这种能力,果然,人都是哔出来的。

    经过实验,黑玛丽能恢复任何伤势,但有个前提,就是不能恢复死人的伤势,也就是说,这不是复活能力。

    实验消耗了黑暗玫瑰上的花瓣,如今花瓣还剩二十片,不过这种能力苏晓已经了解大概。

    恢复普通伤势需消耗0.3~0.5片花瓣,重伤1~2片,濒死2~3片,肢体伤残+濒死3~5片(不确定)。

    苏晓倒是不在乎恢复伤势这点,他【1号药剂】的恢复能力也很强,但恢复肢体伤残这点很重要,想恢复肢体伤残需要高品质药剂或返回轮回乐园。

    苏晓对黑玛丽下令,绝不能将这种能力透露出去,红色小丑被他斩下两条手臂与一条腿,对方如果恢复,那是件很头疼的事。

    说到红色小丑,苏晓有些无语,这家伙似乎人间蒸发,如果不是猎杀任务还未失败,苏晓都怀疑红色小丑已经返回轮回乐园。

    “白夜先生。”

    黑玛丽突然开口,脸上浮现笑容。

    “恩?”

    苏晓闭目躺在副驾驶座位上。

    “放心吧,就算你被砍断四肢,我也能帮你恢复。”

    听到这句话,苏晓没说话,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

    后排座的布布汪翻了个白眼,有轻微洁癖的它已经洗了个澡。

    “不过白夜先生,我们要去哪。”

    “开车就可以,别废话。”

    “好的,白夜先生。”

    黑玛丽已经不是那么畏惧苏晓,因为她发现,只要不招惹这个男人就不会有危险。

    汽车在友克鑫市行驶半小时后停止,友克鑫市的面积很大,这是座糜烂而又繁荣的城市。

    汽车停在路边,街道上静悄悄一片。

    当黑玛丽侧头看向苏晓时,发现副驾驶已经空无一人。

    “咦……”

    黑玛丽刚想下车查看,她突然感觉到一双眸子在后排座看她。

    布布汪盯着黑玛丽,那目光似乎在说:“敢下车就咬死你,长腿雌性生物。”

    黑玛丽不敢动了,虽然布布汪平时显的很二,但不要忘记它曾经的名字:撕空恶犬·布布特尼,虽然到了后来成为‘撕家恶犬’,但布布汪的战斗力毋庸置疑。

    友克鑫市边缘的郊外,一座破旧的二层古堡前。

    这栋古堡已经有些年月,外墙上爬满藤蔓植物,虽说环境不错,可这里已经被废弃,而且地处偏远导致人迹罕至。

    就这样一栋古堡此时竟灯火通明,偌大的院落内满是巡逻的黑帮人员与各种品种的犬类。

    不仅如此,如果仔细看古堡会发现,古堡的几处窗口内都架着重机枪。

    或许谁都想不到,这栋破落的古堡就是十老头的藏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