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七十四章:这样…真的好吗
    “难办了。”

    苏晓脸上渗出汗水,他已经持续几小时聚精会神。

    小南拿起一旁的毛巾帮他擦去汗水,汗水浸入眼中会影响他手术。

    高冷御姐小南已化身小护士,这是在救长门的性命,什么强者的尊严,小南从不在乎那些。

    “抓住这只甲虫。”

    小南走上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下手,这只甲虫的确不好下手。

    “左手抓这,右手抓这。”

    苏晓帮小南指明位置,小南双手轻握住甲虫。

    “我不信你没有神经系统,身体可以与心脏共生,但抽离神经系统一定能破坏这种共生关系。”

    苏晓开始研究这只甲虫,他之前有些低估这东西的智商,此时那双包裹着透明薄膜的眼中竟流露出恐惧的情绪。

    “这……”

    小南轻声呢喃,她也看出这甲虫是智慧生物,或许是通灵兽一类。

    苏晓寻找半天,终于找到甲虫的颈部,这小东西长的太随心所欲,辨认出颈部花了苏晓半个小时,主要是甲虫裹成一团,他要分辨出哪边是尾部,哪边是脖颈。

    抽离甲虫的神经要快,这东西不知是否被完全麻醉,如果临死前反扑就糟了。

    苏晓在甲虫身上划出极浅的伤口,尽量避免惹毛这东西,淡绿色血液流出,他用一块消毒棉沾上一些甲虫血液。

    滋~

    腐蚀声传来,最糟糕的情况出现,这东西是酸性血液。

    如果将这东西暴力分解,那长门的心脏会被腐蚀一空。

    有猛药的效果在,长门的心脏出现创口无所谓,但整个被腐蚀就没办法。

    苏晓双臂平伸,示意小南不用去握甲虫,而是将他的外套脱下。

    外套上满是长门的血迹,苏晓这是以防万一,如果这只甲虫的血液溅出,他能及时切除沾染酸性血液的皮肤,以免自身受到牵连,谁也不清楚甲虫血液是否有毒。

    苏晓摘下一次性橡胶手套,如今生死只在一瞬间,能瞬间抽出甲虫的神经,长门活,反之长门死。酸性血液可不是开玩笑的。

    先是握拳,之后松手,苏晓重复这个动作。

    五分钟后,苏晓长舒口气。

    手术刀前斩,一道寒芒闪过。

    苏晓双指如闪电般探向甲虫的伤口,刷拉一声,一条‘白线’被抽出,这是贯穿甲虫整个身体的神经。

    扔下那条神经,苏晓将手插入一旁的生理盐水内,指尖的酸性血液般冲淡,只是皮肤受损。

    甲虫的身体如同开花般缓缓张开,苏晓将甲虫拿出,放入一旁的金属托盘。

    长门的心脏出现在眼前,如果苏晓有杀心,他现在就能杀掉长门。

    虽说杀长门的奖励丰厚,但那时愚蠢至极的选择,全属性-8可不是开玩笑,好不容易达到普通人水平的魅力会变成负数,主属性也会大幅度削减。

    咚、咚、咚~

    长门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血液将氧气输送至全身。

    观察一番长门的各种脏器,确认没问题后,苏晓开始后续处理,缝合一层伤口,伤口恢复后拆线,一直到缝合最外层的伤口。

    从长门的伤口上抽出最后一条缝合线时,苏晓眼中已经满是血丝。

    长门脸上戴着氧气罩,正处于昏迷状态,不过手术并没结束。

    苏晓拿起四根金属棍,吩咐小南将这四根金属棍打磨成几种不同规格的形状。

    小南的速度很快,二十分钟不到,根据苏晓要求,那四跟金属棍被分解成几十个小块,并打磨成几种不同的规格。

    按照长门的说法,三根的分量就足够,苏晓却准备四根,原因是以防战斗时部分黑色金属脱离长门的身体。

    长门可是他不久后的‘打手’,毁灭木叶还要靠这家伙,决不能让其失去战斗力。

    苏晓开始对长门进行‘改造’,手臂上镶入黑色铁钉。

    一小时后,长门的双臂各镶嵌着两排黑色金属钉,金属钉从手腕以上蔓延至肩胛骨位置,避开需要活动的关节。

    按照苏晓的计划,他本想给长门套个鼻环,这种不影响战斗的位置,无疑是‘绝佳’选择,可在小南的‘奋起反抗’之下,鼻环改为十二颗黑色耳钉。长门没变成‘牛头人’。

    苏晓暗道可惜,想象一下,长门套着黑色鼻环战斗,那是多么喜感的一幕。

    一旁的布布汪也感觉可惜,它也想看看那是什么情景。

    小南的脸颊抽搐,她突然感觉这一人一狗不怎么靠谱,虽然她也好奇长门戴着鼻环的模样。

    想到这里,小南摇了摇头,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手术结束,长门的身体以一种粗暴的方式恢复,能否活下来还是未知。

    这种前后开了个对穿的手术,只有苏晓这种‘无证医生’敢做。如果没那种猛药,出血量就足以致命。

    “长门他…没事了吗?”

    看着平躺在手术台上,呼吸平稳的长门,小南脸上的微笑一直未曾退去。

    “没事?六成几率能活而已,我做了力所能及的事,之后要看他的求生欲望与体质。”

    苏晓将长门手臂上的针头拔下,猛药虽然效果惊人,但副作用一旦触发,长门必死无疑。

    此时的长门已经不需要这东西,漩涡一族的体质足以让长门逐渐恢复生机,不值得冒险。

    “他什么时候会醒?”

    小南脸上的微笑已经退去,担忧的看着长门。

    “不确定,可能几小时,也可能几天,甚至可能几个月。”

    苏晓只负责治,能不能恢复是长门的事,与他无关。

    哈~,打了个哈气,苏晓向手术外走去,对身后的小南摆了摆手。

    “我去睡了,有突发情况就到隔壁喊我。”

    苏晓走进隔壁的一间病房,倒头就睡,手术比他想象的更耗费心神。

    ……

    木叶村,原宇智波驻地附近,一座监狱内。

    滴答、滴答。

    滴水声传来,监狱内阴暗潮湿,绝望的气息弥漫,就算是外表光鲜的木叶,监狱的环境也不比雾忍村好多少。

    最里层的牢房内,一名小女孩蜷缩在角落,如果仔细听,会听到小女孩正碎碎念。

    “这群碧池,再追啊,神皇冒险团既然离开,那我就躲到木叶监狱,有本事就来攻打木叶,我不信有契约者敢攻打木叶。”

    碎碎念一会,小女孩突然想到什么。

    “不过算算时间,长门好像会在不久后攻打木叶,好在时间还算充裕,再过十天就能回归。”

    小女孩拿出一枚黑色戒指,戒指模样简谱,只是一枚指环。

    黑色戒指上闪过暗紫色流彩,一看就不是凡品,这是猎魔套装之一的猎魔戒,所有近战的梦幻套装。

    “为了你,我可是被三个冒险团追杀,也不知另外两件套装在哪能获得。”

    牢房内的咕噜长叹一声,或许是因为心情不好,她拨开一颗糖果扔进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