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十八章:憋屈的死法
    斩龙闪被石斧土著斯斯咬住,苏晓想收刀不太可能。

    而且不要忘记,除了石斧土著外,苏晓周围还有六名手持木矛的土著,这些木矛土著可没有骑士精神,它们信奉的是一拥而上。

    石斧土著咬住斩龙闪,六把木矛刺向苏晓。

    苏晓一脚揣在石斧土著的下颚,咔吧一声脆响,石斧土著的下颚变形。

    刚抽出斩龙闪,刺痛从胸口与大腿传来,两把木矛贯穿苏晓的身体。

    也不知道这些土著的木矛是什么材料制造,打磨后竟比金属还锋利。

    噗嗤、噗嗤,噗嗤。

    又有三根木矛刺穿苏晓的身体,六名土著中只有一人刺空。

    战斗中受伤是难免的,更何况苏晓正被围攻。

    五名土著刺中苏晓后,马上将他向高处架,如果双脚离开地面苏晓就死定了。

    这种危难关头,苏晓面不改色,目光看向左侧的两名土著。

    雪亮的刀光在夜空划过,苏晓一刀斩飞一名土著的头里,另一刀斩在附近土著的胸口。

    被斩下头颅的土著倒地,另一名土著如同没受伤般,手中的木矛继续向高处架。

    鲜血顺着木矛淌下,痛觉充斥着神经系统。

    不顾身体各处的疼痛,苏晓将界断线弹出,牢牢缠住一名土著。

    虽然身上的伤口被扩大,可那些土著之将苏晓架起十几厘米高。

    双手紧握斩龙闪,苏晓挥刀斩断一根木矛,这根木矛刺穿他的小腹,向上架的力量最大。

    五名幸存的土著开始退后,其中一人被界断线缠住,没退出多远。

    苏晓看向周围的土著,脸上浮现笑容,他没死,那敌人就要死。

    斩龙闪前刺,刀锋划过,这刀径直贯穿一名土著的脑髓。

    与此同时,一颗炸弹从苏晓的袖口掉出。

    轰。

    虽然炸弹爆开,可并没产生冲击,而是绽放出刺目的强光,这是闪光弹。

    夜晚的闪光弹就像一颗小太阳,几名土著眼前白茫茫一片,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

    噗嗤、噗嗤。

    强光内传来切割肉体声,苏晓斩杀了两名土著,他也将身上的木矛全部斩断。

    脚踩地面,苏晓刚想冲出包围圈,酸麻感在脖颈传来。

    在场有战斗力的土著共有三人,其中有两人拿着断矛,以及站在远处的年长土著。

    这次攻击是年长土著发出,它擅长远程攻击,武器是吹箭。

    苏晓退后几步,酸麻感以脖颈为,快速向他半个身体扩散。

    摸向脖颈位置,一根木刺浅浅刺入他的皮肤,木刺应该是某种植物的尖刺,尾部绑着动物的羽毛。

    【你受到‘箭毒蛙神经剧毒’侵蚀,异常状态抗性判定中,体力属性判定中。】

    【体力属性判定通过。】

    【异常状态抗性判定未通过!】

    【你受到每秒10点真实伤害,效果持续50秒。】

    【你的神经系统已麻痹7%,效果持续五分钟。】

    吹箭土著之前一直没出手,就算其他土著战死,它也毫不在意,它在等一个机会,一定能命中敌人的机会。

    苏晓半个身体都麻木,行动不再灵活。

    土著还剩三名,其中两人没有武器,另一个是最危险的土著,从装束上来看,那可能是土著的首领。

    “图吗洒洒(未知语言)。”

    吹箭土著一挥手,两名手持断矛的土著开始靠近苏晓。

    独自对付一个部落很吃力,如果不是没有食物和淡水,苏晓不会与这些土著开战。

    这是生存之战,试炼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或是选择自己死亡,或是选择抢夺他人的生存资源。

    虽然‘箭毒蛙剧毒’很辣手,可苏晓能解决这种毒素,他现在需要时间。

    所有侵入他体内的东西,无论是能量也好,毒素也罢,青钢影能量都会想办法将这些‘外来者’驱赶出去。

    苏晓的法力值融合在血液与身体内,青钢影能量也同样如此。

    可惜的是,箭毒蛙毒素不是能量,青钢影能量短时间对这种毒素没办法,虽然能祛除,却需要时间。

    苏晓将法力值快速转化为青钢影能量,几秒钟后,他的腿恢复了一些知觉。

    双腿恢复直觉无疑是个喜讯,虽然左边身体依然没有知觉,苏晓的步伐有些变形,可他有了与敌人战斗的资本。

    两名土著快步冲来,后方那名吹箭土著含住吹箭,将吹箭对准苏晓。

    这让苏晓很难受,有远处的威胁,他根本不能放心战斗。

    就在两名土著接近苏晓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吼。

    两名土著马上转头,那是它们首领的怒吼,吹箭土著满脸愤怒,它被布布汪偷袭了。

    布布汪的隐藏能力毋庸置疑,它偷偷潜到吹箭土著身后,对着吹箭土著的屁股就是一口。

    这一口可谓至关重要,给了苏晓清理那两名木矛土著的机会。

    时机转瞬即逝,苏晓冲向两名木矛土著。

    惨烈的肉搏战开始,苏晓半个身体麻木,挥刀的动作难免变形,而那两名木矛土著手中的木矛之前被他斩断,威胁大减。

    三分钟后,两名木矛土著倒地,苏晓也不好受,脸颊出现淤青,鲜血顺着嘴角滴落。

    苏晓这边的战斗结束,布布汪那边却异常火热。

    布布汪死咬住吹箭土著的屁股,身体缩成一团,机智的用两只毛茸茸的前爪护住眼睛。

    吹箭土著是绝望的,无论用拳头捶,还是用脚后踹,这条狗就死不松口,它甚至用箭毒蛙吹箭刺布布汪,可并没有卵用。

    布布汪是用暗紫色品质卷轴获得的肉体,是高等生物,箭毒蛙的毒素对它来讲就是毛毛雨。

    布布汪咬住敌人的屁股,苏晓正面攻击。

    吹箭土著虽然是远程,可身体强度高的出奇,而且近战能力不弱,奈何它屁股上挂着布布汪,近战能力发挥不出来。

    吹箭土著甩动着屁股上的布布汪与苏晓战斗,画面虽然有些搞笑,可战斗却异常凶残。

    苏晓半个身体麻木,刀术发挥不出来,只能以伤换伤。

    半小时后,吹箭土著捂着喷血的喉咙,满脸不敢的倒地,屁股上还挂着鼻青脸肿的布布汪。

    布布汪的嘴巴肿起老高,都快有脖子粗,非常呆萌,那目光似乎在问:‘主人,我神勇不。’

    布布汪很神勇,不仅神勇,它也学到苏晓那股狠辣,无论敌人怎么捶打它,它就是死不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