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三十章:四散奔逃
    “咳咳咳。”

    赤瞳俯身干咳,大口大口吐出鲜血。

    体内能量被燃烧的剧痛让她全身颤抖,可赤瞳没发出丝毫声音。

    远处的塔兹米想冲上前来帮忙,可刚有前行的动作时,一股橙色激光没入他脚前的地面,手指粗细的洞口出现,青烟冒出。

    玛茵的意思很明显,别上前送死,赤瞳都无法正面对抗的敌人你更对付不了。

    现在赤瞳的状态很不乐观,全身多处骨裂,胸口受贯穿伤。

    “9,7,3,7,9。”

    赤瞳大吼出一段数字,这明显是一段暗号。

    塔兹米刚加入夜袭部队,对这种暗号并不熟悉,可玛茵理解了。

    三道橙色激光射向塔兹米面前,这三道橙色激光逐渐逼近塔兹米,意思是撤退。

    赤瞳拖着伤躯开始逐渐退后,玛茵的火力消失。塔兹米也明白事情的大概,开始缓步撤退。

    赤瞳紧盯着苏晓,期待着苏晓向她追来。

    苏晓看了眼赤瞳,又看了眼远处的玛茵,最后看了眼塔兹米,三人从三个方向撤退,他只能追杀一人。

    “被逼无奈用出这种方式吗。”

    苏晓的突然暴起,全速向一个人冲去。

    他的目标是塔兹米!他不信赤瞳会见死不救。

    赤瞳的银牙紧咬,敌人比想象的狡猾百倍,她只能放弃原本的策略。

    这时塔兹米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他成了拖累。

    想通这点后塔兹米胸口就像压了一块大石,他的目光逐渐坚毅起来,这个少年在逐渐成熟。

    塔兹米看向快步冲来的苏晓,又看了眼三米外深不见底的河流。

    纵身一跃,塔兹米从码头跃入河中,这需要很大勇气,要知道塔兹米整个胸腔都被斩开,就算不被淹死也可能死于细菌感染。

    噗通一声塔兹米落水。

    “有骨气的少年。”

    苏晓跑动的方向出现改变,改为玛茵。

    远处又是噗通一声,玛茵也跳河了,虽然玛茵年龄不大可却是位老练的暗部。

    苏晓的脚步停止,这些夜袭成员不去参加跳水项目真是屈才了。

    “如你所愿。”

    苏晓这次追向赤瞳,赤瞳在发现塔兹米两人跳河后转身就跑,跑的比兔子都快。

    如果没有沿途的血迹,苏晓都怀疑这妹子是否受伤,跑的实在太快,而且赤瞳对帝都的地形很了解。

    苏晓追击途中有些犹豫,他在想要不要继续追。

    从中午开始他就一直在追杀敌人,到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今天他好像不是与敌人生死搏杀,而是参加了运动会。

    先是马拉松(追杀雷欧奈)

    然后是泥地跳远(跳过一个个可见的沼泽)

    还当了一次跳水的观众(目击塔兹米两人跳河)

    现在又开始新马拉松(追杀赤瞳)

    赤瞳的逃跑方向是帝都内部,帝都内环境复杂,更适合她脱身,之前蕾欧娜选择森林是因为帝具狮子王的影响,‘野兽‘更喜欢大自然。

    一名满身鲜血的少女在前方奔跑,几分钟后一名持刀男子在后面追。

    这情景可吓坏帝都的居民,一些居民通知了帝都内的侍卫。

    在帝都当街追杀人当然不允许,大量帝都侍卫出动。

    他们没拦截住前方的赤瞳,半小时后反而将苏晓拦住。

    “站住,把刀放下你这凶徒。”

    一名侍卫队长举起一把造型奇异的枪,帝都的侍卫会配备热武器。

    “暗杀部队办事。”

    苏晓出示暗杀部队的身份证明。

    “大人,对不起。“

    苏晓出示暗杀部队的身份证明后,那名侍卫队长的态度出现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我在追杀一名nightraid成员,马上去通知你们总队长,封锁帝都各个出口,逃犯是一名十八、九岁模样的少女,配刀,黑色衣物,身上带伤,任何类似的可疑人员不可出入帝都。”

    “是!”

    侍卫队长站直身体,此时已经满脸冷汗。

    这些帝都侍卫在平民面前蛮横,可在暗杀部队面前都变成听话的小绵阳。

    暗杀部队一般是由皇室或个个将军直属管辖,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就算当街斩了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家属甚至得不到赔偿。

    这就是帝都,权利就是一切,有权者就可以肆意践踏他人的尊严和身心。

    这样的帝国被毁灭是再合理不过的事。

    帝国内的侍卫很快就被调动,各个出入口被封锁,nightraid成员潜入帝都可不是小事。

    走进一处小巷中,苏晓蹲身,地上有一滩血迹。

    手指点在血迹上,血迹还有些温热,这说明赤瞳刚离开,他距离赤瞳已经很近了。

    附近散落着一些白色布条,上面沾染了大片血迹,这应该是赤瞳把贴身衣物扯碎包扎伤口。

    苏晓轻笑一声,斩龙闪在刺入赤瞳胸口后,他是斜着割出的伤口。

    这种伤口虽然不长可极难爆炸,更何况赤瞳是女性,胸口的伤势就更难以包扎。

    跟随着血迹苏晓在帝都内追猎,赤瞳就像一只受伤的麋鹿般在帝都内乱窜。

    “大量失血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跟随着星星点点的鲜血追踪,二十分钟后苏晓发现周围的建筑开始破落起来,街边偶尔能看到一些烂醉如泥的醉汉。

    这里是平民窟,帝都最混乱最贫穷的地方。

    如果一名有些姿色的女人敢独自走在贫民窟的街道上,那很可能会被人掳走,第二天就会出现在不远处花街。

    这里的混乱程度远超于想象,女人被掳走还不是最恐怖的,街边那些醉汉才是最可怜的人,他们或许今天还睡在肮脏的街边,可明天一早或许会躺上某个冰冷的实验台,等待他们的是疯狂的人体实验。

    苏晓先是途径一条漆黑的小巷,没过多久他来到一条热闹的街道。

    此时天色逐暗。

    这条街道是以粉色与红色灯光为主色调。

    街道两侧是以双层或三层的尖顶小楼建筑为主。琉璃瓦盖顶,小楼前挂着一盏盏圆形或方形灯笼。

    轻缓的乐器声与街道上欢声笑语交织在一起,众多男女亲密的依偎在一起。

    街边的楼阁上依稀能看到一些衣着暴露,手拿着细长烟斗的女人,这些女人目光扫视下方的行人,似乎在寻找今晚的床伴或肥羊。

    苏晓来到了帝都的花街,这里是贫民窟最热闹的地方。

    苏晓不仅来到了花街,还是提刀走进的花街,衣襟上的血迹代表他刚刚行凶。

    这可吓坏了花街的客人,一对对依偎在一起的男女跑开。

    苏晓提刀进入花街影响了某些人的利益,马上有人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