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二十一章:胜利
    苏晓躺在卧室中,外面传来嘈杂的奔跑声、号角声等,帝国的军队在集结。

    这场战争未开始就已经注定结果,帝国一方必胜。

    先不说极北军的首领已死,艾斯德斯的帝具‘恶魔之粹’就不是极北军能阻挡。

    帝具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能帮助使用者控制寒冰、水流等,而有些帝具单纯就是武器,附带特殊能力,比如一击必杀、异常锋利等。

    帝具可以是一枚戒指、刀、剑、盔甲等。

    帝具不是人人可以使用,帝具会选择相性契合的主人,主人死亡后帝具的能力依然存在,等待下一任主人。

    帝具总体能分成几大类。

    第一种是恶魔之粹这类食用或饮用类帝具,只能使用一次,这类帝具的能力一般都很强。

    第二种是武器类,这种帝具五花八门,刀枪剑戟各种都用,能力各种各样。

    第三种就比较神奇,是生物类帝具,这种帝具可能是一个类人形生物,也可以是一条狗,一只熊等。

    三种帝具各有优劣,综合来讲还是一次性帝具强大些。

    苏晓脑中回忆各种帝具的模样与能力,他今后就要面对帝具使。

    在他思考帝具的资料时,要塞外面传来集结的号角。

    “终于要出兵了吗,现在帝都是什么情况呢。”

    想这些还太早,休息最重要,没过五分钟苏晓就沉沉睡去,返回帝都后就没这么安逸,他算是深入敌营。

    ……

    次日凌晨,寒风呼啸吹过。

    咚咚塔要塞内。

    此时的‘咚咚塔要塞’与昨晚截然不同,大片寒冰出现在要塞内,房屋被冻结,地面上随处可见被冻死的极北人,整座要塞已经变成冰的世界。

    一名帝国士兵快步跑出要塞,途径一片雪地时心脏一抽。

    雪地上的情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大量战俘被刺在一根根木签上,木签立在雪地中。

    放眼望去,这种穿着人类的木签至少有几千,木签后方的情景则更加残酷。

    昨夜开战后极北军就一触即溃,没有首领指挥,以及艾斯德斯强大的冰系能力让战场变成屠宰场。

    凌晨两点半开战,极北军在早晨五点投降。

    咚咚塔要塞屯驻了三万军队以及七、八万平民,不要小看这七、八万平民,关键时刻他们也是士兵。

    这些人全部投降后,艾斯德斯下达了一道命令。

    杀,一个不留!而且用残酷的方式杀,用极北军的血震慑帝国周边其他不安分的异族。

    屠杀从六点开始,不到七点结束。

    将近十万人一小时不到被屠戮一空,他们的尸体有些被堆成一堆,有些被做成‘雪人’,有些被木签穿起。

    消息在早晨九点传到极北军散落在周围的其他小部队,极北军的各个部队开始溃逃,向极北更寒冷的深处逃亡。

    当天上午十一点,极北要塞方圆几公里内都看不到一名极北人,这些人被吓破了胆。

    帝国军在十二点左右撤回极北要塞,下午一点左右,三十多万的病号率先返回帝国。

    两点左右十多万未生病的帝国军也开始撤离,极北要塞中仅留下不到五万人。

    之所以这么着急撤退,是因为行军打仗需要大笔钱财,五十万军队每天吃掉的军粮是个很恐怖的数字,而且这些粮食都是运来的,成本更高,况且还有其他花销,医疗、药物、武器磨损、人员伤亡的抚恤金等。

    如果让五十万人镇守要塞,以帝国国库现在的储蓄,不出半年就会出现拖欠军饷的情况,一年内帝国的经济将大幅度衰败。

    要塞有五万人镇守就足够,以往极北要塞中仅有几千人。

    想往极北运送物资太难,帝国一直在削减边防军的数量。

    难怪帝国最终会亡国,削减边防军的数量就是在花式作死。

    现在的帝国像一颗烂到空心的大树,就看谁有勇气踢上一脚。

    ……

    帝国军队返程的路上,大部分士兵都是步行,这导致整体行军的速度不快。

    苏晓坐在颠簸的马背上,他从没骑过马,也没想到这四条腿的交通工具这么难掌握。

    可一名暗部怎么能不会骑马,所以不会骑也要会骑。

    苏晓凭借腰力与下盘的力量强行骑马,他骑的第一匹马在行进三十分钟后倒地,口吐白沫,腹部不停抽搐,那是把他用蛮力夹的,也苦了那匹马。

    第二匹马的命运就好了很多,至今还没出现口吐白沫的征兆。

    这匹马无大碍,可苏晓整个人都不好了,勉强骑马是一件很累的事,他现在屁股很痛,胸部以下的位置都阵阵酸痛。

    “将军,还有多久能返回帝都。”

    苏晓罕见的主动与艾斯德斯开口。

    “嗯?”

    艾斯德斯颇感意外。

    “大概两天左右。”

    苏晓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你不会骑马吧。”

    被识穿了,这点苏晓也很无奈。

    “嗯。”

    “为什么?”

    “我讨要这带毛的畜生,这让我很不适。”

    艾斯德斯诧异,她可能没想到‘冷面’的苏晓会讨厌某种东西。

    “你之前的组织没教过你骑马?”

    “教过,不过我把马杀了。”

    这次艾斯德斯不淡定了。

    “把马杀了?后果呢?”

    “被吊起来抽了两百鞭子,差点死掉。”

    艾斯德斯轻笑一声,啧啧称奇的看着苏晓。

    “最后这件事怎么处理了。”

    “我练习奔跑,最后跑的比马更快,而且耐力不差于马。”

    艾斯德斯再次轻笑一声,附近其他军官也笑了起来。

    “跑的比马还快,我到底收了一个怎样的部下,你既然这么不喜欢骑马,那为什么现在要骑马?”

    苏晓早知道躲不过这个问题,他给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

    “暗杀部队不会骑马会被怀疑。”

    如果十句都是谎言早晚会被识破,可如果十句中有几句真话,那么谎言也会被当成真话。

    “你也别勉强了,去后面物资车上坐着,你的马又吐白沫了。”

    苏晓身下的战马转头,那无辜的目光似乎在控诉苏晓。

    “谢将军。”

    跳下战马,苏晓一瘸一拐的走向补给车,他终于解脱而且成功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