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傻子
    王志清醒后立刻发现自己被人拎着衣领在一栋栋高楼之上快速穿过,看着脚下快速掠过的一栋栋高楼,顿时面如死灰。

    这是他想要对付的那两个人?这真的是人?

    人能一跃几十米,能踩着垂直的墙壁向上奔跑?

    人能一瞬间出现在几十米外,仿佛神话小说中的缩地成寸一般?

    在他的角度,扭头能看到那一袭红衣,也能看到女帝另外一只手拎着的任八千。

    他想挣扎,却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hk岛的面积很小,只有八十平方公里左右,从一端到另一端也不过十公里,更不用说是从警署总部了。这点距离对于女帝来说瞬息即至。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三人便落在之前离开的位置。

    任八千落地后活动一下筋骨,被人抓着在天上吹冷风毕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随后转身看向瘫在地上的王志:“很惊讶?很意外?”

    “你们是谁?你们真的是人么?”王志脸色苍白,一头的汗水。他不是不知道面前这两人的身份,可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两人就是自己要对付的人。

    “你不是早知道么?”任八千扭动着脖子说道。“真的很久没见过你这么大胆子的了。”

    “我被你们抓走的事情瞒不住的,我可以保证,不再向你们寻仇。你们有别的要求,我也可以满足。”王志强压下颤抖的声音说道。

    “你觉得我跑了一整天从魔都到hk来就为了打劫你?任八千蹲在他身前微笑反问。

    “你们瞒不住的,我死了你们也会有大麻烦的。”王志低声乞求道。

    “我不需要瞒,会有人帮我们瞒的。至于大麻烦,算不上,你太高估自己了。”任八千道。“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好人才有好报。比如我这样没事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从来都不会遇到坏事。”

    说完话不理对方的反应,同样一巴掌拍在王志头上。

    几百斤的力气拍上去,让王志一瞬间就从口鼻喷出血来。

    接下来继续挖坑,掩埋。

    “嗯?”任八千的撬刚戳到一个物体,突然发现那个物体动了动。

    是之前那个女孩儿。

    错觉?任八千刚冒出这样的念头,按理那一巴掌应该就拍死了,对于自己的手劲儿他还是有信心的。哪怕自己那一掌没拍死,被埋了一个多小时总该死了吧?

    然而任八千脑子里正转着这样的念头,那个女孩儿的身体又动了动。

    “真没死?”任八千诧异起来。

    “挨了自己一掌没死,被埋那么久也没死?”任八千脑子里冒出这样的念头,跳到坑里将女孩儿脸上的泥土扒掉,伸手一探,果然还有呼吸。

    “还是这女孩儿真的命不该绝?”

    任八千蹲在地上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

    “陛下,刚才那个没死。”

    “哦”女帝毫不在意道。

    “再杀一次?”任八千有些犹豫起来,杀了人一次不够,还要杀第二次,有点下不了手啊。

    毕竟是个还没成年的女孩儿,之前就有一点罪恶感了。若是再动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而且最近还接触过素问那样神神叨叨的和尚,他也对这些玄学的东西开始注意了起来。此事让他心里琢磨的更多了一点。

    此时他心中之前那一丝罪恶感,在他心中发芽,压下了天平的一端。

    “留着吧,带回大耀让她自生自灭。”任八千嘀咕一句,将女孩儿从土里拽出来,又将王志扔进去。

    “一个萝卜一个坑,进去一个出来一个。”任八千一边念叨着一边将土重新填上。

    又拎着女孩儿的脚在那抖了半天,随后扔到车后座上。

    “陛下,累不累?”任八千将铁锹扔回后备箱里,拍拍手掌问道。

    女帝懒得理他。

    “这种小事也要陛下跟着我到处跑,实在有些不妥。回头在这里安排点人吧,以后有什么事安排起来顺手一些。”任八千坐在女帝身边说道。

    “也好。”女帝点点头。

    “陛下选人手吧,嘴严的,忠心程度高的,实力最好高一点,而且要能接受新东西,起码能学习了解一下地球的武器装备,免得被人拿机枪给崩了,那就成了笑话了。”任八千身体后仰,双手撑在身后道。

    “到时朕给你挑一些人手,你在里面再选一下。”女帝淡淡道。

    “好。”任八千点点头,随后笑道;“其实还是在这面比较舒缓,不用考虑太多的问题,就连杀个人都要琢磨半天。哪像在天景之地,天天都是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

    “你心太软了。”女帝清冷道。

    任八千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手软?还好吧。”

    女帝不再理他。

    在她看来,还是有些心软的。那些天景之地的人,虽然他能想出各种各样的借口,听起来也很合理,不过仍然掩饰不了。他还是有些心软的,想少杀一些人的。

    不过这样也不太坏,所以也随着他去。

    不是像李元竹那样从不杀人才能叫心慈手软的。

    任八千没有那样俯瞰众生的实力。

    杀一些人,可以少杀更多的人。做出凶恶的样子,能少很多麻烦,而很多时候麻烦和死人是划等号的。

    虽然算不上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但也不差。

    “呜——”车里传出轻轻的声音,任八千扭头看过去,那个女孩儿在后座上坐起来,竟然醒了。

    随后也不逃跑,也不喊叫,就坐在那里发呆。

    任八千倒是有些好奇了,这女孩儿活过来后竟然这样的反应?

    起身打开车门看看,只见那个女孩儿呆呆愣愣的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

    任八千伸出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女孩儿的眼珠跟着转动,随后扭头看他,又低头看自己的沾满泥土的手掌。

    “傻了?”任八千脑袋里一连串问号,是被自己一巴掌拍傻了,还是在土里缺氧伤到大脑了?还是两种都有?

    不过也懒得多考虑她,朝着女帝喊道:“陛下,走吧,还有一个。”

    一路朝着潭州开去,任八千不时的用后视镜观察后方的女孩儿,仍然和刚才一般,呆呆愣愣的,偶尔会看看女帝,看看任八千,或者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用手触摸自己的脸,将上面沾着的泥土拍下来。

    “恨不恨我?”任八千开车时随口问了一句。

    “恨……我……?”女孩儿拖着长调疑惑道。

    “你的名字?”

    “名……字……?”

    “好像真的傻了。”任八千用后视镜观察了半天,总觉得她不像是装的,起码眼神中的那种呆滞不像是装出来的。

    如果她这么一个娇生惯养十六七岁的女孩儿都能把自己骗了,那只能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戏精啊。

    “也好,傻点好,傻子活的比普通人好多了,尤其是这种。”任八千淡淡笑了笑。

    足足开了八个小时的车,临近潭州的高速路口的时候,任八千终于被堵住了。

    或者说对方早就在这等着了。

    “任先生,回魔都吧。如果再做下去,就太过了。我可以担保,他没机会再找你麻烦。”杨森敲下任八千的车窗说道,随后看到了坐在后座上的女孩儿,眼中闪过诧异,也略微有些欣慰。

    面前这人到底没将这女孩儿杀了,如果只王志一个人死的话,还说得过去。毕竟是王志先用出格的手段,哪怕任八千不动手,国家也会收拾他。何况任八千这么睚眦必报的人。

    王宝宝竟然没死,倒是让他对任八千欣赏了不少,起码对方还是挺有良知的。

    虽然王宝宝身上脏了点,看起来受了些苦,不过这都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