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掳人
    “看来他真的要不死不休了。”电话两端一个是王志,另外一个则是他的儿子王循礼。

    此时两人的眉头都紧紧皱着。

    “这人身份有些诡异,表面看起来只是一个机缘巧合下发了家的年轻人,不过他能在杀了金家满门后又大摇大摆的回来,此时又如此有恃无恐,这其中大有问题。毕竟我们王家可不是金家那种小地方的势力。

    哪怕他手中掌握着比石油更重要的东西,上面的人也不可能对他如此容忍。他不是傻子,他敢这么做,肯定是有相当的把握国家不会把他如何。若是知道他的依仗是什么,应该就能明白了。”

    王循礼沉声说道。

    这也是他最想不明白的事情。

    对方哪来的胆量?对方的依仗到底是什么?全国前百的富豪,他竟然也敢动?

    “不管如何,你只要记得一点,只有活人才有价值。”王志不急不缓说道。

    无论对方有什么依仗,只要对方死了,他也就没了价值。没有了价值,那他怎么死的自然也就没人理会。

    “那宝宝……”王循礼犹豫道。

    “看命了。如果对方肯谈,那还好说。不过对方一点谈的意思都没有,宝宝如何,就看她的造化了。”王志果决道。

    “我联系了警方,不过被人压了下去。哼!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王志冷哼一声道。

    王循礼犹豫一下,最后叹息了一声。“宝宝是我女儿!”

    以王家的地位,又是发生了绑架这样的事,无论哪的警方都不可能怠慢。

    可此时却被人生生压下去,可见其中的问题,不知道是什么人插手了此事。

    “宝宝也是我孙女!可现在对方明显不准备谈了,而且连警方都压了下去,此事不是普通手段能解决的了。”王志沉声道。

    王循礼心里始终有一句话不曾说出口,一开始父亲你就选错方法了!

    将电话挂掉,王志沉吟半响拨通了一个电话,态度颇为尊敬道:“徐老,有眉目了没?”

    “这事我也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电话另一端的老者说道。

    王志心里颤了下,以徐老的地位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那人身后的人,怕是上达天听啊。”

    “最近你先躲躲吧,看看有没有转机。”徐老又补充了一句,便将电话挂掉。

    王志拿着电话脸色百转,他此时是真有些后悔了。

    本以为是一只咬人的狗,打死也就打死了,没想到这狗却是孙猴子变的。

    不过很快就咬牙,既然别的办法没用,那就一条路走下去吧。我王某人能活到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也不是吃白饭长大的。

    随着他轻轻呼唤,一个青年男子推门走了进来。

    “老板。”

    “联系到了没有?”王志问道。

    “联系到了,是越南人,据说实力不错。不过他们要价很高,比起正常价钱足足高了两倍。主要是进入国内,风险很大。”青年男子低声说道。

    “给他们。”王志仰在椅子里说道。“给他们三天时间。”

    “我再和他们联系一下。”

    “如果能救出宝宝,给他们加倍的价钱。”

    “明白了。”

    “再给我倒杯茶。”王志说完话深深靠在椅子里。

    对方很厉害,不过再厉害的人也是怕子弹的。

    至于对方死了之后怎么办,那就是之后的事了。对方死,总比自己死要好。

    在他想法中,既然已经在动用了外部的力量,事情应该就这么解决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办,杀人的事自然也有专业的人。

    不过心中还是多少有一点不安,就是当日跟在对方身后的保镖所述说的内容,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到了晚上,他的打算突然被打乱了。

    “王先生,有些事情需要你协助调查,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在这里不行么?”王志面对突然出现的几个警察淡淡问道。心中盘算着这是有人要对自己动手?

    “虽然你身份特殊,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要到警察局协助调查。”

    ……

    “王志和王循礼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被控制起来了?”任八千在抵达鹏城后打开手机,看到上面发来的短信顿时一愣,难怪这一路都没什么拦截,他都做好被拦下的打算了。

    没想到杨森竟然又来这一手。

    任八千脸上神色动了动,之前与这次有些不同。之前的只是小人物,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自然可以不再计较。

    然而这一次,这个王志却是自寻死路。

    “过海吧。”任八千在手机上又发出一个短信后关机,转头对女帝说道。

    “她也带着?”女帝瞥了一眼后座上被捆着的女孩儿道。

    “我来处理吧。”任八千将车开到郊区,从后备箱拿出一把锹在地上挖了个坑,随后将车里那个清楚他在做什么,一脸恐惧不停挣扎的女孩儿从车里拽出来。

    “不要害怕,天堂没有痛苦,你也不会孤单。”任八千温柔道,他并不想将这样一朵鲜嫩的花朵生生掐灭,可他同样不想留一个仇人。

    任八千说完话抬起手在女孩儿脑后拍了一下。

    “砰!”

    片刻后,任八千将坑填上,又将土拍实。

    “我感觉我好像反派boss啊!有点罪恶感。”任八千有一点遗憾道,毕竟刚刚掐灭了一朵花骨朵。

    女帝白了他一眼,对于这种无病呻吟她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杀人,不就如同喝水吃饭一样自然的事么?

    女帝提着任八千,前方百余米的河面,不过几个闪身便落到对岸,而在身后的河面上如同炸开了一般喷出冲天的水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倒是少有人看到女帝的身影。

    只有河边的一对小情侣傻傻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两人,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晚上好!”任八千被女帝提在手中轻笑道,浑然不管自己此时被一个女人提着的姿态有多诡异。

    下一秒两人就消失在那对小情侣的眼前,过了好半天那对小情侣才惊叫一声“鬼啊!”连滚带爬的逃走。

    ……

    hk警署总部,杨森站在一间房间中,在他面前则是一片玻璃,可以看到玻璃另一端的景象。

    王志此时就坐在那里。并没有人在给他做笔录,整个审讯室只有他一人,他也丝毫不觉得焦躁,反而在闭目养神。

    而杨森则是在想着自己方才接到的那个电话中的内容。

    “这是一具神的尸体残骸!”第一句话就将他吓的差点呼吸停止。

    “当然,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按照人类来说,这个人在生前已经可以算是神了……

    尸体死亡时间应该是半个月左右,却没有任何腐烂,有一种很奇特的物质在保护着他的尸身。不过这种物质随着时间流逝在减少,按照预计,大概在一年左右会消失。”

    “我之所以说这是神的尸体,最主要是因为这具尸体中蕴含的东西……”

    “他的dna与人类是不同的,一般来说生物越复杂,其携带的垃圾dna就越多,而恰恰是这些没有编码的“无用”dna帮助高等生物进化出了复杂的机体。然而这具尸体中的垃圾dna数量要少的多,这与目前的研究结论是不同的。

    在我猜想中,这具尸体在生前已经在朝着另外一种方向进化,而这种进化方向更加的‘纯粹’……”

    杨森到现在都忘不了当时自己接到电话后的心情,哪怕到了现在,他的心仍然颤动不已。

    “轰!”就在他回忆的时候,身侧的墙突然被砸破,两个人出现在房间里。

    “砸错墙了,歪了一点,在那。”任八千目光巡视一圈后,指着玻璃方向说道,对于近在咫尺的杨森他仿佛压根没看到一样。

    “哗啦”玻璃顿时粉碎,一道红影在房间穿过,又将另外一端的墙砸破。

    当灰尘散去,房间中的王志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