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此间乐,不思蜀
    任八千躺在游泳池的边上,一边喝着冰镇果汁一边抠脚丫子,或者说是在揉脚趾头,肉眼可见的三个脚趾肿了起来,跟三根胡萝卜似的,就是短了点。

    任八千心中有些期待,方才趁着情浓的氛围,自己总算劝女帝换上自己造就准备好的泳装戏水。

    对于女帝穿着泳装的身姿,他还是满心期待的。

    常言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没得到的才是最招惹人心思的,就像猫抓一样,痒痒的。

    尤其女帝这样的人物。

    平时总是冷冰冰的,像今天这样难得的眼中带着情意,又换上泳衣展现自己的身姿,任八千也觉得足够让人开心。

    实力,权势,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包装。

    有的时候,在女人身上也是如此。

    如女帝,李元竹这样的女子,哪怕不是风华绝世,只是普通的相貌水准,也足够让人心动不已。

    若是再有着绝世的风采,那便没几个男人能抵御这样的诱惑。

    如果真有这样的男人,不是gay就是太监。

    任八千揉着脚趾头,听到门开的声音,立刻将脑子转过去。

    先是一截美腿出现在任八千的面前,他脑海中已经出现女帝穿着三点式的样子了,心跳开始加速。

    天干物燥,小心上火……

    喝口果汁压压惊先!

    然而任八千很快就瞪大了眼睛,只见女帝围着一个白色的浴巾走了进来。

    白色的浴巾,刚刚到臀部下面一点,露出洁白的美腿和光洁的肩头,还有诱人的锁骨……

    天干物燥……肯定上火……

    “吸溜,吸溜……”任八千一口气吸了半杯果汁,才感觉凉快了一点。

    女帝扫了一眼任八千,走到他旁边坐下。

    “陛下不试试水么?”任八千将另一杯果汁递过去。

    “没兴趣。”女帝淡淡道,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清冷,不过声音多了许多柔和,那层清冷仿佛是一层壳一般。

    “两个人在室内游泳池……不游泳,又晒不到太阳……似乎有点傻。”任八千想想说道。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在空中一阵手舞足蹈,噗通一声栽入水中。

    这样看起来就不那么傻了。

    女帝嘴角勾了一下。

    任八千一进水就感觉力量,平衡,冷静,一切都随之远去,被水包围的恐惧又浮现在心头。在水里折腾了半天,总算从水里站起来,吐出一股水箭。

    若是被一米四的池子淹死,那真是太憋屈了。

    任八千扒在池边抬头看向女帝,这个角度……可惜女帝是翘着二郎腿什么也看不到。

    任八千眼珠子一转,手一扬一捧水朝女帝飞了过去。

    然后……那些水怎么飞过去又怎么飞回来,全都打在任八千脸上。

    见此女帝脸上的冰层融化,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陛下下来试试?这天气在水中泡一会儿,实在太舒服了……任八千又一脸舒爽说道。

    女帝听了他的话脸上露出心动的神情,从躺椅上起身,身体一跃,便落向泳池中间,伸手向下方一拍……

    任八千发誓,他看到海啸了……

    整个泳池中真的如同出现海啸一般,所有的池水冲天而起,撞击在周围的墙壁上,棚顶上。

    无数四溅的水珠让任八千连眼睛都睁不开,耳边传来水流冲撞在墙壁上的哗哗声。

    等任八千睁开眼睛,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整个池子里的水足足少了一半,女帝正裹着浴巾坐在池子里靠着池壁……泡澡?

    扭头四望,只见游泳池外面到处都是水,躺椅……没了……果汁……没了……桌子……没了……墙角装着的音箱……估计也废了……

    “陛下……”任八千哭笑不得的道。

    女帝一脸戏谑的表情。

    你怎么想的我都知道,就是不给你看!

    不过只有一半水的池子,任八千终于能在里面狗刨了……如果这还能淹死,那还是淹死算了……太丢人了。

    一路狗刨到女帝身边,随着泳池外面的水回落到池子里,池子的水位在在高涨,任八千不得不站起来。

    不过女帝竟然还保持着之前的坐姿浮在水中,若是仔细看能发现女帝的手指不停的向下敲动,这是她能浮在水中的原因。

    “陛下你不会游泳?”任八千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之前在白龙涧见过女帝从百米高的山崖跃入水中再上来,因此从来没想过女帝不会游泳的问题。

    不过此时他突然觉得这个可能挺大。

    女帝白了他一眼,手掌在水中一挥,任八千感觉自己又看到了海啸,将他从池子一端冲到了另外一端。

    “好吧,不会游泳也是惹不起!”

    两人在池子里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女帝身上一边滴水一边往外走,走到门口之时身上的浴巾掉落下来,任八千瞪大了眼睛看着女帝露出的光洁背影,以及比基尼勾勒出的形状。

    随后一道门将女帝的身影隔离。

    “这是福利吧?”任八千心中跳动不已。

    “此间乐,不思蜀啊。”

    什么素问之类的,见鬼去吧。

    看样子陛下这次回来心情不错,多玩上两天再说。

    ……

    某个宽大的办公室内,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沙发上。

    “老板,查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走到老者身边将一叠纸放在老者身边。

    “房主的名字叫做任八千,那个女子叫做齐紫霄。

    这个任八千父母都是普通人,毕业于sy大学,在三年之前都很普通,只是一个小公司的普通职员。后来不知道怎么与s城一个姓陈的商人合作,那个“千金药业”就是他们弄的。

    另外有一点需要注意,他曾经被通缉过,与那个齐紫霄一起。

    被通缉的原因是杀了s城的一个姓金的商人一家十几口,之后他与齐紫霄逃出国内,后不知怎么又回来了,通缉令也撤销了。

    结合之前老板你接到的电话,他是搭上了国内的什么人,不过这个靠山目前还没查出来。

    但从这一点看,对方是个心狠手辣的人。那个姓金的商人虽然有涉黑的背景,但他灭人满门,在国内这样的环境下已经算是胆大包天了。

    至于那个齐紫霄,资料很少,除了曾经被通缉过之外,没有其他消息。”

    老者一边看着手上的资料,一边听着年轻人的述说,眼中冒出一抹寒光。

    自己的孙女撞进他们的房子后已经晕过去,他们竟然将人从二楼扔下来,这仇结大了。

    若是不报这个仇,别人倒是当自己软弱好欺了。

    虽然对方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找了一个部级官员给自己打电话,可对方竟然连面都不露,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放下这事么?

    就算有靠山就怎么样?

    到了自己这个地位,已经不用在乎那么多了。

    就不信他的靠山会是最上面那几个人,何况哪怕是那几个人,也不可能一点道理不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