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七十章 震怒!
    任父任母在别墅呆了三天,一开始不习惯,主要不习惯面对女帝。

    三天住下来,两人和女帝稍微熟悉一点,总算是能说上几句话了。

    任八千带着几人在魔都转了两天,还专门跑了趟迪士尼,二老倒是没怎么玩,女帝和小和尚行若玩的倒是挺开心。

    两人发现,只有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女帝的表情才会多一些,看起来有点人味儿,其他时候都是清冷的。

    不过这倒是让两人心里舒服了一点,若是娶回家也这样冷冰冰的,那可真是娶了个祖宗回来。

    “你大了,什么事心里都有数,我们也不多参合了。不过你什么时候带回家?我俩是见过了,亲戚还没见过呢,总要认认门!”任母说道,心中在那盘算,这样仙女一样的姑娘若是带回去,肯定能让亲戚朋友吓掉下巴。

    到时候自己一定要摆上三十桌,让所有人都见到。

    “有机会的吧。”任八千敷衍着将两人送过机场安检,总算是长出口气。

    从今天开始,自己又是个王者了!

    那天上网看到有人说起个漫画叫做《一人之下》,他很喜欢这个名字。

    等下次回来把这漫画看一看,看看“一人之下”都需要什么样的素养,作为一个“一人之下”的王者,他要努力充实自己,提高自我。

    将两人送走,任八千带着女帝和行若又跑了一趟商场,一个壮硕的男子,一个美貌的女子,还有一个小和尚,这样的一家三口怎么看怎么古怪,路人纷纷侧目。

    当然,哪怕没有小和尚,单单女帝自己,也会让众人纷纷侧目。

    又采购了一堆东西,三人回到别墅,任八千将要带回去的糖、酒、火锅底料还有女帝的衣服都装在一起,对小和尚道:“抓住我,要带你变身魔法小和尚小圆了!”

    “疼不?还有,小僧行若,不是小圆。”小和尚怯生生道。

    空气中一阵波动,三人和两大包东西消失在房间之中。

    这样的穿越任八千简直是习以为常了,现在对他如同喝水吃饭一样自然而然的事情,似乎就应该如此。就连他有时都会忘记这不是他先天就有的能力,而是莫名出现在自己身上的。

    回到异世界,瓢泼大雨顿时将任八千浇了个通透。

    小和尚看着周围黑漆漆的,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而一秒钟之前自己还在魔都那个别墅的房间里,嘴唇都白了:“这……这是哪?”

    任八千哪管小和尚,他都懵了,离开的时候自己明明是在房子里的,可房子呢?房子呢?房子哪去了?自己穿越的姿势不对?

    女帝在一边脸色难看的很,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走的时候还在房子里,回来后就变成一片废墟了,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女帝浑身气息翻涌,一股冲天的气势拔地而起,如同一道惊雷一般震动了整个乌城,顿时一道道身影出现在废墟之中。

    “见过陛下!”

    “见过陛下!”

    “臣等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顷刻间女帝面前就跪了一排彪形大汉,吓的小和尚退了好几步躲到任八千后面。

    落在周围的都是飞骑,本来就在这片废墟周围不断巡视,感应到女帝的气息立刻赶来。

    “这是怎么回事?”女帝冷声问道。

    “臣见过陛下!”溪万崖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身边,感受了一下女帝身上的气息惊诧道:“陛下的身体恢复了?”

    要知道按照他预计,陛下的身体起码还要十天以上才能恢复,没想到短短一天一夜时间,陛下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回来时身体竟然恢复了!

    女帝皱了皱眉头,溪万崖此时比自己离开时要虚弱许多,看来和人动过手。

    而且身上也有新包扎的伤口,起码有七八处之多。

    “到底发生了何事?”

    “陛下,此时雨大,不如随臣先换个地方,再细细叙说。”溪万崖说道。

    “带路!”

    众人顶着大雨离开这片废墟,任八千和女帝这才发现这片废墟的范围可不小。

    不单单是自己等人原来所住的那一片府邸,就连周围几个府邸同样到处都是残砖碎瓦,到处都是断壁残梁。

    不过片刻功夫,众人沿着街道来到另外一座宅邸,数百飞骑笔直的站在雨中。

    “吾等参见陛下!”

    青鸢红鸾也连忙打着伞跑到女帝身边,给女帝打上伞。

    不过这时候打不打都没什么区别了。

    “朕回去换身衣服,一会儿再与朕说。”女帝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倒是不急了,与青鸢红鸾两人来到后院。

    任八千也询问了溪万崖,找到属于自己的房间,换了身干净衣服。

    “这里是哪?”小和尚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一直都处于发懵状态。

    怎么看这里都不是地球!

    还有那些人高马大胳膊上能跑马的壮汉,每一个都让他想要躲的远远的。

    一直在寺院里度过,每日修行念经,他可从来都没有穿越世界的概念。

    “以后这里就是你生活的世界了。”任八千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慢慢习惯这里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说完话,任八千将小和尚留在房间中,匆匆出门。

    想来等自己回来,小和尚应该能冷静下来了。

    来到大厅,不但溪万崖在,青平、宗神、公正都在。

    不过除了溪万崖之外,青平的身上也带了不轻的伤势,缠在身上的纱布都是红的,耳朵也少了一个。

    至于宗神,表面虽然看不出来什么,不过在那一个劲儿的咳血。

    “怎么弄成这样的?”任八千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三人可都是至尊天的高手,一人能挑三个普通神轮。这样三个人都身受重伤,到底要发生什么事?什么人才能将他们伤成这样?

    “一会儿等陛下到了,一起说。”溪万崖答道。

    对于任八千和女帝失踪一天的事,他倒是不在意。

    毕竟臣子总不能时时刻刻看着陛下吧?而且失踪一天,陛下正好躲过神枪,回来时伤势已经完全好了,这倒是一件好事。

    等了足足一刻钟,女帝才从外面缓缓走来,脸上挂着一层寒霜,目光中闪烁着杀机。

    看来她是从青鸢红鸾口中知道一些了。

    “详细与朕说说。”女帝在上首坐下后冰冷道。

    “是!”溪万崖当即将发生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其实说起来也简单,便是神枪腾岳突然出现在乌城之中,然后说了些恶心人的话,与众人大战一场。

    不过这么简单的事,溪万崖足足说了一盏茶,将神枪腾岳使用过的手段,特点都与女帝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最后才道:“如今见陛下痊愈,臣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伤亡多少?”女帝问。

    “臣等有罪,不是那神枪腾岳的对手,皆伤势不轻,但他若再来,臣也可与他一战。

    伤亡最大的乃是飞骑,阵亡一百五十七人,重伤七十四人,其中有三十余人养伤后可再为陛下效力!”

    “砰!”女帝一听这话,当即将旁边的桌子拍的粉碎,浑身杀机强烈。

    两百余人,哪怕有三十余人可以归队,那损伤也有两百人。

    要知道飞骑总共才一千五百人,经过几场大战后不到千人,又经过这一战,只有不到八百人,可以说损失近半。

    这样的损失,连女帝都肉痛不已。

    任八千在一边表面不动声色,却是暗暗吐口气。虽然飞骑损伤不轻,还好女帝和自己回到地球躲过去了。

    只要女帝无事便好。

    随后而起的就是震惊,那和尚在这个时候送四个桃子过去,除了两颗给自己,另外两颗刚好治好女帝的伤势,莫非是算到这个?

    如果他真的连这个都能算到,那简直是可怕。

    地球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这已经不是人了,这简直是神佛!

    “腾岳在哪?朕要杀了他,永世镇压在皇宫之下!”女帝口中吐出一个字一个字带着冰冷的杀意。

    任八千在这么严肃,身边女帝杀气四溢的时候,莫名的想起了自己惨被镇压的二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