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曾经的他是个王者
    “都退下!”溪万崖怒喝一声,手中长刀在地面一挥,地面上如同有一条地龙在朝着瞎子游去,所过之处地面的石板纷纷杂碎,土中也出现一道沟壑。

    而那瞎子则是手中竹杖向地上一点,地面顿时炸开,无数泥土碎石乱飞。

    然而那瞎子手中的竹杖只是在手中一转,泥土碎石顿时被挡在身外,又一杖斜着刺出去,遥遥斜点跳过来的溪万崖胸口。

    溪万崖长刀在胸前一挡。“铛”的一声,溪万崖整个人受力向后倒飞出去三米,落地后双脚将地面踩碎,才定住身形。

    低头一看手中刀身,只见刀身上多了一个凹陷,约有拇指粗细。

    “呸,神枪?”溪万崖先是朝地上吐了口口水,才沉声问道。

    “嘿,南方大都护果然有两手。”瞎子一笑道。

    溪万崖咧咧嘴,果然是他。枪是神枪,人是小人;这八个字是对他的最好写照。

    若说十大高手中最不招人待见的便是两个人,一个是风散流,一个是神枪腾岳。

    这两人的人品都低劣至极,偏偏又实力高强,一个天下第五,一个天下第四,常人根本奈何不得。

    风散流被女帝打死,没想到神枪腾岳会出现在这。

    “你来这做什么?”溪万崖面色冰冷,浑身杀气十足。

    “呵,本来大夏皇帝差人重礼请我对付齐紫霄,我本想与齐紫霄战上一场,让她受点伤,一些时日动不得手也就算能交代过去。可我来这却听说个有意思的消息,齐紫霄的伤势现在还没好吧?这倒是让我换了个想法。

    我虽然是瞎子,却也听闻齐紫霄美貌。因此想向齐紫霄求亲,我二人也算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了。

    以她的实力,这天下能配得上她的人,也就缪缪几人而已。其他人没兴趣,我的兴趣却是不小。

    现在,齐紫霄在哪,问问她愿否?聘礼便是你们所有人的性命!”

    这种落井下石欺软怕硬,见你受伤就要狠狠咬上一口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如此理直气壮。前面一句话他根本不用说,也没人知道,可他偏偏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仿佛是故意让众人知道,丝毫不在意自己天下第四高手的身份。

    众人顿时怒目圆睁,紧咬牙齿。

    看看面前这人,满脸沟壑,一口黄牙,简直让人倒胃。

    “你这种人真是辱了天下第四的名声!”溪万崖气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怒骂道。

    “哈哈,天下第四和我是什么人有关系么?”腾岳大笑。

    溪万崖顿时语塞,天下第四是实力,却不是人品。

    若是用人品排,自己起码能在前三甲。

    陛下第一,自己第三。

    “飞骑,对敌!”溪万崖发出一声暴喝。

    陛下的情况他心中有数,无论如何,哪怕所有人死光,都要重伤此人。

    等到陛下痊愈,就是此人毙命之时。

    “院内列阵!”站在墙壁上的公平喊道。

    “轰,轰!”院子里一栋栋墙壁、建筑倒塌,等灰尘散去,只见院子的废墟里站了足足八百半身皮甲的大汉,手中长刀雪亮,杀气冲天。

    众人聚集在一起的杀气,将天上的云彩都冲开,让乌城所有人都莫名觉得心底发寒,满心恐惧。

    溪万崖,宗神,青平三个人分为三角形落在腾岳左右和后方。

    “血战!”

    “杀!”

    一声杀气十足的呐喊,八百飞骑紧咬牙关朝着腾岳扑去,哪怕天下第四的高手在前,也不能让他们退后半步。

    一片废墟中,一只手从废墟中探了出来,然后将瓦块木头推开,最后钻出一个灰头土脸的人来。

    林巧乐一脸茫然看向四周,房子呢?房子呢?房子呢?

    睡的好好的,房子怎么被人强拆了?

    “林典籍,此乃大敌,还请出手!”远处正与腾岳交战的溪万崖看着冲上来的飞骑一个个倒在腾岳周围,心中血流不止,满脸铁青。就在这个时候看到院子里的林巧乐,顿时大声喊道。

    远处一间房顶,青云剑看着前方的战局,脸上百变莫测,最后咬咬牙,手掐剑诀,长剑从他背后飞出。

    溪万崖见青云剑出手,虽然有些诧异,却是精神一振。

    而青云剑不远处一个葛衣老者见他出手,则是一脸不屑,看向前方时则是一脸幸灾乐祸。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左老妖你既已降,还能三刀两面不成?你灵山派可还有退路?”青云剑抽空扭头喊道。

    那葛衣老者闻言,脸上表情阴暗不定,片刻后长叹一声,手掌向上一翻,一根水火棍在他手中从虚无渐渐凝实。

    以后这天景之地或者仍是古族做主,或者是三大势力做主。

    正如青云剑所说,既然灵山派已降,那便没有退路了。此时动手,日后灵山派的日子也好过点。

    虽然是不得不出手,他出手时却是留三分力,骚扰对方,自保为主。

    增加了这三个神轮,腾岳的压力顿时大增。

    “啪!”腾岳手中竹杖炸开,无数碎竹朝着周围飞去。

    而他借着扭身之际,手中已经多出一柄长枪,枪长七尺,通体布满金色的纹路。

    ……

    “小和尚,吃肉不?”任八千在厨房忙碌,探出头有些戏谑的问道。“家里只有肉了。”

    “吃。”行若一听吃肉,眼睛就是一亮,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你倒是不做作!”任八千失笑道,他还以为对方会拒绝呢。

    “总得不被饿死才能修成佛!”行若一脸坦然。

    “有道理!”任八千倒是被他逗笑了。

    忙碌半天,将早饭端到桌子上,招呼两人吃饭。

    刚吃两口,任八千就听到门铃再次响起。

    “这次又是谁?”任八千有些不耐烦,平时除了家政和沈风根本没人过来,昨天晚上多了个小和尚,现在竟然又有人按门铃。

    任八千有些不耐的将门推开,本来不耐烦的脸顿时石化了。

    “老妈老爸?你们怎么来了?”

    只见门前站着的正是任八千的父母二人,都是一身休闲打扮,拖着个行李箱,还带着遮阳帽、墨镜,看起来像是出来旅游的。

    “再不来看看我都要忘了有你这么个儿子了。”任八千老妈一看他眉毛就立了起来,伸手拽着他耳朵数落:“长大了啊?翅膀硬了啊?不但女朋友不往回领,现在连家也不回了啊?你说你多久没回家了?还得我俩出来找你?你以为你是离家出走啊?……”

    任八千一脸憋屈,一天前自己还掌握无数人的生杀大权,意气风发。一天后的现在就成孙子了……偏偏还反抗不得。

    老妈的一指禅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脑门上戳……

    任八千觉得古人有句话说得好,简直就是自己的真实写照——

    曾经的他是个王者,直到他老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