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瞎子
    “这果子对你修行大有补益。”女帝随后与任八千说道。“对朕的伤势也有些效果,本来还要十天才好,这一颗果子吃下,基本将之前对身体的损伤都修补了大半。若不是之前受伤,这果子应该能让朕的修为有一丝精进,已经算是难得之物了。”

    “这么大的效果?”任八千挑眉诧异道。

    虽然之前从味道就知道这果子不是凡物,没想到竟然这么大效果,在地球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天才地宝了。哪怕在那个世界,也可以称得上是价值不菲。

    要知道女帝是什么样的实力?气血冲洗全身能发出山洪一般的声音,天下前几名的人物。能让她有一丝精进,对于任八千的作用那就大过天了。

    没想到地球竟然有这样的奇珍,而且素问竟然一次送来四颗。

    若说素问什么都不知道,任八千打死都不会信的。

    让任八千有些阴晴不定的是,这素问和尚到底知道些什么?

    莫非这苍天之上,真的有神佛在俯瞰芸芸众生?

    自己的来回穿梭的能力,又和他们有没有关系?

    脑子里飞速转过一些想法,口中却笑道:“既然对陛下有益,陛下就全服用了吧。”

    “虽然有益,但效果在还是一丝。不过对你用处极大,此物滋补全身,补足血气,功效极大,药效却温和,对你不会造成损伤,反而会修补你身体,对你日后修行有好处。你这些日子修炼进度太慢了,吃了正好赶上一些。”

    说完话,女帝将三颗桃子推到他面前,靠坐在那里耳根有些发红,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当初与任八千的约定。

    任八千达到地轮且稳定后,便可与女帝大婚。

    自己将这三颗桃子推给他,似乎有些让人觉得自己迫不及待了。

    不过这桃子对任八千补益确实极大,不但能提高任八千的实力,还能修补任八千的身体,将一些破损之处修补一部分。

    “这桃子……在寺中是否珍贵?”任八千看向对面的小和尚问道,他倒是有些想打这桃子的主意了。

    “寺中的桃树只有一棵树的桃子效果最好,一年只有八颗,这是其中之四。”小和尚说道。

    任八千挑眉,一年只产八颗桃子,这一下就送过来一半,确实是大礼了。

    “师傅还说,今后五年,每年送施主四颗桃子。五年后,施主也不再需要了。”

    女帝听到小和尚的话都有些诧异,十年,二十颗,确实不是小手笔。

    任八千听后,顿时不再言语。

    先是抓起一颗桃子咬了一口,一股香甜的味道充满嘴中,桃肉细软,三两下便被他吞下肚子,随后从肚子里化作一道热流充满四肢百骸,整个全身都仿佛身处温暖之中,更是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

    一整颗桃子下肚,浑身都热了起来,更是感觉一股股热流在体内纵横奔腾,让他浑身都动弹不得。

    女帝在一边轻轻在他后背拍了下。

    任八千体内的热流顿时被拍散,融入全身。

    任八千能活动后,又觉得口渴难耐,桌子上剩下的两颗桃子诱惑更大,让他迫不及待的抓起一颗再次吃掉,又经历了一番上次的经历。

    然而这次女帝将他体内的热流拍散之后,任八千身上的肌肉如同波浪一般流动起来,他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向上飞了起来。等他回过神时,已经身处木想观之中,那根铁锁正在前方的树干上转着圈。

    一刻钟后,任八千从木想观中醒来,浑身骨骼发出“咔咔”的声音,他感觉自己浑身都轻松起来,仿佛身上缠绕已久的枷锁被解开。

    整个人都强大了许多。

    他知道这不是错觉,他在刚刚突破了木想观。

    本来木想观中那颗苍天巨木,自己只能爬到一半的位置,若是按照正常修炼,起码还要三个月。

    可这两颗桃子就省了自己三个月苦功,一跃突破了这一层。

    这种功效,堪称逆天。

    起码在那个世界,也没多少物品能有这样的功效,更不用说是在地球了。

    这让任八千对素问更加看不清摸不透了。

    以前跟国家合作,他很清楚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异能,仙神之类的东西,否则国家对自己不可能是那样的态度。与m87部门的合作中,他也确认了这点。

    然而这个素问的种种的表现和这几颗桃子,都让他明白这个“素问”确实是有问题。

    看来自己还得去见见他才行。

    任八千想了想,抬头看向小和尚行若,既然对方送上这样的大礼,若是只为了将小和尚送过去传教,他似乎没理由拒绝。

    小和尚去了那个世界又回不来,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而他的年纪和身份,注定他对佛法以外的东西了解不多,也不会对那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保险起见,任八千还是与小和尚聊了一会儿,随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小和尚自幼就在寺院长大,对外面的世界了解极少,这次还是第一次出来下山,几乎就是一张白纸。

    “你要跟我走,就再也见不到你师傅了。”任八千说道。

    “小僧的机缘在施主身上,师傅说施主让小僧去哪,小僧便去哪。”

    “就不怕我把你杀了或者卖了?”

    小和尚明显露出害怕的表情,可还是咬着牙说道:“无论是杀了还是卖了,都是小僧的机缘。”

    任八千见此,便不再多说了。

    低头看看那个桃子,虽然仍然散发着香甜的味道,却没了之前那种迫不及待想要吃掉的欲望,顿时明白过来,这颗桃子不是给自己吃的,自己现在吃两颗就够了。

    “陛下,这颗你吃了吧。臣能感觉到,这两颗已经足够了。”任八千无视了小和尚充满期待的目光对女帝说道。

    女帝闻言不再多说,将桃子三两口吃下肚子,过了几分钟浑身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流,将任八千、小和尚、茶几、旁边的沙发都撞飞,只有女帝和她坐下的沙发还保持在原地。

    “不错,此时伤势总算是好了。”女帝轻笑道,虽然她不惧疼痛,可那种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挑动她的神经,也让她心烦的很。此时伤势全好,身体久违的恢复到全盛时期,倒是让她感觉到很愉快。

    ……

    乌城,一个瞎子模样的老者漫步走在城头,手中的竹杖在地上轻点。

    此人双眼蒙着一条布带,身上一袭黑色的长衫,头发丝毫不乱的扎在脑后。

    此人走路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若是有人仔细观察此人,会发现此人每一步的距离都一模一样,每一次竹杖点出的方向也是丝毫不差,手掌没有一分一毫的颤动,因此给人一种机械的感觉。

    此人走到女帝在乌城的府邸附近,听到前方的呵斥后便停下脚步,仔细感应了一下府中才喃喃自语:“竟然不在?”

    随后开口道:“齐紫霄哪去了?”

    “放肆!陛下的名号岂是你能直呼的?”门前的两个士卒顿时大怒,抽出钢刀就向他劈来。

    然而两人刚跑出去一半,在距离此人还有十米距离的时候,那瞎子手中的竹杖在空中虚点两下,那两人便顿住脚步,随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鲜血从两人的心口处汨汨流了出来。

    外面发生这样的事,府中顿时大哗。

    一道道高大的身影从府中跳出来,一道道刀光闪耀着砍向这个瞎子。

    然而这瞎子手中竹杖只是在空中虚点,一道道身影便从空中衰落下来。

    死因全都一样,心口处破了一个洞,心脏破碎。

    不多的功夫身边就倒下了十几个人,可仍然有听到消息的飞骑从四周赶来,哪怕见到地上的尸体也丝毫不惧,沉默着挥舞着手中的钢刀。

    接到消息急匆匆从里面赶出的溪万崖只见到数十个飞骑扑向此人,然而此人只是一成不变的点出手中的竹杖,一个个飞骑顿时丧命。

    溪万崖顿时怒喝:“哪来的贼子,好大的胆子!”

    “齐紫霄在哪?”瞎子口中平平淡淡的说着,手上丝毫不停,收割着一条条性命。

    让人闻之色变的飞骑,在他手下如同割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