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逼降
    “你闻什么?”任八千看难得醒过来的林巧乐在自己身上闻啊闻的,忍不住问。

    实际上这两天他都发觉了,林巧乐这两天睡觉的时候特别喜欢凑自己旁边,每天醒了就先上自己身边转上一圈闻一闻。

    要不是对方是林巧乐,任八千都得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已经爆表突破天际了。

    “唔,味道很好闻,很香!”林巧乐有些迷醉道。

    任八千一脸狐疑的闻了闻自己身上,香水已经给了女帝,他现在身上只有一种稀释了的很淡的臭味,不过这两天那些飞骑还是特意远离自己一段距离,林巧乐竟然会说好闻?

    莫非林巧乐喜欢臭豆腐的味道?

    还真是一种奇特的嗜好……

    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一个月没洗的臭袜子脚丫子之类的,若是喜欢,自己倒是可以满足她。

    众人休息了小半个时辰再次前行,又过了半天时间终于抵达金环府所在,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山门。

    ……

    而此时在金环府中,一群人正忙忙碌碌的收拾东西,一些细碎的物品掉到地上都顾不得了,到处都是一片忙乱景象,仿佛逃命一般。

    詹长空看着府中的一切,脸上有一些不舍。

    不过他很明白,北方不能呆。南方都护府大军向南而下,到这里只是几天的路程,无论如何都守不住。只有到了南方,聚集了众多门派,再招募更多的士卒,依靠险峻地势,才能勉强抵挡。

    不过能不能抵挡得住飞骑,他并不抱太大期望。

    “若我说,不如翻过望断山,去陈国,再转道去云国。”画中仙子在一边说道。

    “我能走,你能走,可他们走不了。”詹长空沉声说道。

    望断山,望断肠。

    地轮虽然能过,但也仅仅能多带一人。

    最多能有十几个逃出去,其他的人怎么办?

    府中的人,有的祖父、父亲都是金环府中的弟子,世代在府中效力。

    他又如何能抛下那些人独自逃走。

    “阿爹,我们真要走吗?”詹彩仙从院子里过来有些不舍道,怀中还抱着一个心爱的花瓶。

    “会回来的。”詹长空又何尝愿意走,何尝愿意放弃基业,可金环府附近一无能抵挡古族军队的势力,二无险峻之地,如何能守得。

    “府主,不好了!府主!”

    “什么事这么惊慌?”詹长空皱眉道。

    “古族来了!已经离山门不远了!”

    “这么快?速带仙儿离开!我带人去迎敌!”詹长空先是一惊,古族竟然来的比预计还快,自己才回来两天,古族竟然就赶到了。

    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他对画中仙子交代一句,便大步向前,走了一半又停下脚步道:“若是我死了,你便带仙儿离开吧,走的越远越好,去云国,或者大夏,不要想报仇的事!”

    “阿爹?”詹彩仙惊呼。

    画中仙子面上露出凄楚之色,却到底是在江湖中闯荡过的,也不婆婆妈妈,拉着詹彩仙就要从山上离开。

    金环府初建之时,也考虑过有外敌入侵的问题,因此在府中有箭塔,也就藏人的暗巷。尽管不知道能有多大作用,詹长空还是将人都安排好,自己带着几个执事来到山门前。

    只见前方的地平线上,一队骑兵正朝着这里前进,速度不快,众人却心中发紧。

    无论任何门派,面对古族的骑兵来到近前,没有人不感到恐惧。恐惧的不是那一队骑兵,而是骑兵背后代表的东西。

    “府主,是飞骑……”有人张望半天,面色惨白道。

    此话一说,众人都是心中大惧。

    “让门中年轻弟子离开吧……楚执事,你也离开。”詹长空说道,来的既然是飞骑,那些年轻弟子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甚至就连身边之人也起不到作用。既然如此,不如让年轻弟子离开,还能留下一些种子。

    而楚执事,虽然功夫不是最高,却是所学最杂,能够将府中的功法尽可能多的传下去。

    “至于其他人……”詹长空转身看向身后诸人,目光中有些歉意,总要有人留下来给其他人争取时间。

    “我们与府主共进退!”一个执事喊道。

    “府中呆了几十年,如今老了,走不动了,也不想走了!”另一个执事微笑说道。

    “养了几十年,最后再干他一票!他奶奶的!”又一个白面书生模样的执事粗着嗓门说道,这个执事最早是一处山头的土匪,后来打劫到金环府头上,被人把整个寨子都拆了,自己好不容易才逃得一命。

    结果他心想从哪跌倒就从哪爬出来,竟然进了金环府,一呆就是几十年,还成了执事。

    詹长空看着众人,眼眶有些湿润,抿了抿嘴唇道:“此生不孤!不孤!”

    众人纷纷大笑,哪怕远处的强敌也不那么可怕了,不过一死而已。

    此生不孤,黄泉路上也有人作伴。

    随着那些骑兵接近,詹长空已经能看到前面的人,一眼就看到人群里的任八千。

    “被他骗了!”詹长空多少有些不甘心,若不是他,未必能到这样的境地,大长老也不会战死。就是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咬死了大长老,每次想到这里他心中都充满了悔意。

    想不到竟然是他来剿灭金环府,想想自己当初还差点将女儿送给他,简直让他想笑出来,笑里充满了悲哀与不甘。

    距离山门还有百米的时候,任八千让队伍停下。

    此时山门处站了三十几个人,除了前方七八个是地轮,后面的都是人轮实力。

    这样的实力挡在飞骑之前,如同螳臂当车。

    任八千在角牛腹部夹了一下,角牛慢慢前行,在队伍前停下。

    “你竟然还有脸站在这!老夫当初真是瞎了眼!”詹长空骂道。

    “我可是专门给你们留条活路才特意赶来,否则一个金环府还用不着我来招降。”任八千摇摇头道。

    “投降吧!你们不过是想走出去而已,实际上这也是我想要做的。天景之地这么多人留着不用,实在太浪费了。这次我过来,本来就是准备让天景之地的众生逐渐走出去,与古族生活在一起。那样,不也是你们想看到的么?”

    “少在那花言巧语,爷爷就是死也不会投降的。爷爷的脑袋,有本事自己来取!”一个白面执事怒骂道。

    任八千对此人有些印象,是内门执事之一。

    看着一副小白脸的相貌,实际上性子粗鲁的很。

    不过五六十岁了还长的和个小白脸似的,倒是真让人羡慕。

    “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乃是紫竹学府府长,从四品的官员,何必骗你们这些江湖草莽。何况,若是我想,分分钟便踏平了这金环府,这种情况下又何必多费口舌欺骗你们?”

    “这是你们唯一一条活路了!”

    “想必你们已经安排人从山上走了吧?”任八千淡淡问道,对方既然已经在门前等着了,肯定不会所有人都留在府里等死。

    “分一百个人,去山中将人都抓回来。”任八千对身后说道。“留活的,若是反抗,打断手脚,留条命就行!”

    “你这奸贼不得好死!”人群中顿时有人怒骂,府中之人也是刚走不久,如何逃得出一百个地轮的追捕?

    任八千歪了歪脑袋,他发现自己反倒成了人人痛恨的大魔头了。

    话说他可是来社区送温暖的。

    这些人还真是……好心却被狗曰了……

    “降不降?若是降了,只要以后不和朝廷作对,安分守己,自然保你们平平安安。想走出这天景之地也可以,只要办张临时身份证,再办张暂住证,去岚城在皇帝脚下居住都行。

    若是不降,我也会大发好心让你们全家整整齐齐,哪怕他跑掉了,跑到大夏去,我也会找到他送去和你们团聚。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若是少了一个两个,有些太残忍!”

    “各位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现在,降不降?还是等所有人的脑袋都摆在这里你们才会后悔?”任八千一直轻飘飘的说着话,说到最后两句却是声色俱厉,眉毛也挑了起来。

    “降不降!”

    “降不降!”

    “降不降!”

    身后一百飞骑同时大喝,声势震天。

    任八千在一百飞骑的拱卫下,如同魔王一般。

    山门处众人本就抱着必死之心,觉得自己无所畏惧,却在这声势逼迫下纷纷动容,下意识倒退一步。

    “降——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