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五十九章 降了
    “你们已经赢了,放了他们吧,用老夫一条命换他们的命。”青云剑出现在城头道。

    “村长!”

    “前辈!”

    无论是城上还是城下,众人都一脸悲痛和感动。

    青云剑一个神轮,竟然用自己的命换下面那些地轮和人轮的命,这让众人差点哭出来。

    任八千琢磨一下,这老头儿是不是拉不下脸投降想要让自己给他个台阶下呢?

    当然,这么想可能有点儿小人之心了……毕竟这些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心来到这里的。

    不过这老头儿毕生的希望就是天景之地的众生能够走出去,既然自己已经告诉了他那些,他难道真的不想看到自己能不能说到做到么?

    毕竟这是他毕生的愿望,就在近在咫尺的情况下,若是换了自己,一定是要看到的。

    何况放了这二十多个人有什么用?他就不担心自己把乌城屠了?自己不一定能做得出来,溪万崖可绝对做得出来。

    单单他们围攻女帝这件事,就足够屠城灭门了。

    任八千琢磨一下,不管对方是不是这个意思,自己就给他个台阶吧。

    上前几步开口:“看到没有?我后面一千个兄贵,还有一千个超级兄贵正兴致昂扬的等着你们呢!”

    身后两千个彪形大汉鼓了鼓露在外面的肌肉,仿佛在为任八千的话做注解。

    当然,若是他们知道“兄贵”这词是什么意思,他们就不是这个表情了。

    “投降吧!现在开城投降,便不屠城,这是你们唯一的活路。否则这些人要死,乌城的人也都要死!包括你在内,我让你们死,你们才能死。我不让你们死,若是有人死了……等待你们的便是屠城!”

    “哦,错了,是陛下让你们死,你们才能死……”

    青云剑站在城墙上沉默许久,仰天长叹一声,充满了英雄陌路的悲壮与落寞……

    演的和真事儿似的……

    任八千越看越觉得他是装样子了……

    “开城门!”青云剑沉声道。

    “村长?”

    “开!”青云剑大喝一声。

    片刻后,城门缓缓打开,一群人站在门口,一个个目光中透出怒色。

    虽然在两天前就已经知道此战已经输了,可用屠城来威胁,实在卑劣!

    “去,都绑上。”任八千对身边人道。

    “欺人太甚!”顿时有人怒喝。

    “让他们绑!输了……就是输了!没必要再牵连那些无辜的百姓了……”青云剑平平淡淡道,声音中听不出喜怒哀乐来,只有熟悉的人才能听出其中的悲意来。

    无论如何,他都是投降了。

    哪怕有着再多的借口,他也躲不过去自己心底那一关,对不住死去的那些人。

    众人虽怒,却也知道此时反抗已是没用,大势已去。飞骑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哪怕反抗也只是死亡,甚至激怒对方让对方做出屠城这样的事来。当下心下一横,不再反抗。

    用来捆人的是用一种动物油浸泡过的藤蔓编成的绳子,极为坚韧,越是挣扎捆的越紧,甚至能勒进肉里。就连地轮被捆上也难以逃脱。

    不过面对神轮,这种绳索就不够用了,因为神轮本身能应用神魂,甚至凝结神兵,有很多方法将绳子断开。

    等着众人都五花大绑,任八千捂着鼻子走到众人之前在所有人脸上看了一遍。留下的人并不多,只有十几个人,都是隐村的人。而神轮,只有青云剑一个。

    “其他人呢?”任八千问。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青云剑是唯一没被捆着的人,将目光投向昨天晚上抓到的那些俘虏叹息道。

    “不要再玩什么花样,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们。”任八千提醒道。

    “没必要了。”青云剑淡淡道,一千个地轮,四个神轮,齐紫霄本身还是绝顶高手。此时哪怕把整个天景之地全盛时期的所有高手都拉过来,也不是对手。

    何况此时天景之地的高手已经折损过半。

    任八千返回女帝座前道:“请陛下进城!”

    “进城!”女帝挥手,然后放低音量问任八千:“那味道是不是还在?”

    任八千有点牙疼,自作孽啊!

    “陛下忍忍吧,实际上也就这些人身上味道重点。”任八千小声道。

    女帝闻言也露出牙疼的表情。

    虽然如此,城总还是要进的。

    飞骑分为前后两部分将女帝围在中间,路过城门的时候女帝并没有去看被捆着的众人,对于她来说这些人从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只是一些不安稳的叛民,如今既然任八千处理,她也懒得看这些人。

    倒是让被捆着的众人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对方竟然连看都懒得看自己等人一眼。

    南方都护府的人跟在后面,进了城后立刻分散开去看管城中的守卫,并且分出去一部分去看守城门。

    街上很安静,偶尔有小孩儿啼哭的声音从两边的房子中传出来立刻就被人捂住。

    飞骑进城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跑回了家里,祈祷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并且透过窗户的缝隙来瞧瞧观察这支闻名天下的军队,以及那个大耀的帝王。

    穿过小半个城池,众人来到城主府,任八千打前站进去转了一圈就捂着鼻子出来了。

    这地方之前是那些人的大本营,沾染到的味道极重。

    让人在附近另外找了个没味道的大宅子将里面的人赶出来,作为女帝在这里暂时的居所。

    “朕要去沐浴,事情交给你了,你处理吧。青鸢……”女帝进了宅子一边说话一边往里走,喊了一半突然想起青鸢红鸾那两个丫头还在地球没带回来。

    “晚上把她二人带回来吧。”

    “陛下,这里现在没什么人能用,要不臣给陛下烧水沐浴?”任八千凑上去说道。

    “嘶——!”任八千说完话就感觉女帝一脚踩在他脚上,他感觉自己大母脚趾头裂了……

    一边捂着脚跳一边倒抽凉气,看到公正和几个护卫都在看自己,任八千反瞪回去,众人立刻默默竖起大拇指。

    “找个房间,朕要休息了,这两日睡的不好。”

    “是!臣已经让人收拾了。”任八千一瘸一拐呲牙咧嘴的跟在女帝身后说道。

    “下去做你的事吧。”到了地方女帝挥挥手。

    任八千目视女帝进了房间,才转身到大厅里让人将青云剑等人带进来,包括昨天晚上的那些俘虏。

    坐在大厅的木椅上,这椅子的靠背竟然是曲线的,有那么一点人体工程学的味道,而且腰后面竟然还有靠枕……一坐上就让他感觉挺舒服,这让任八千对这些天景之地的遗民高看了一眼。

    “去问问这里原来的人家,这椅子谁做的,把人带过来。”任八千对身边护卫说道,正好自己少个做沙发做椅子的木匠。

    然后一脸思索,好像身边少了点什么……过了半天青云剑等人都被带入堂中看着任八千在上方一脸深思的表情,心中开始猜测对方准备怎么处理他们。

    任八千想了许久突然想到了为什么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了!

    好像是少了个人?

    林巧乐那丫头哪去了?

    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叫她了没?

    ……

    林巧乐蹲在树枝上望着周围一片狼藉的地面一脸懵逼……

    ???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