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五十章 屠夫
    这一日对乌城人民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因为从上午开始,城中各处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让人想要作呕的臭味,让许多乌城的百姓腹诽不已。

    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些臭味都是从那些乌山上下来的高手带回来的。

    不过没人敢说。

    毕竟那些高手,每一个都是天景之地响当当的人物。北盟、御南都、青铃花、灵山派、金环府……这些人覆盖了天景之地所有数得上的势力。

    因此知道的人不说,普通人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下午,乌城内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大地在震动。

    站在城墙上能看到一大片骑兵如同潮水一般沿着城外的土路朝着乌城淹没过来。

    当察觉到地面传来的震动,众多高手顿时从城中各处出现,或在人群中穿行,或在房顶上疾走抵达城墙上。

    “呕——”

    “呕——”

    当一群人聚集在一起,那种本来淡了一些的味道立刻变得无比浓郁。

    “你们留这吧,老夫年纪已大,先回去休息了。”

    “告辞”

    许多人又纷纷离开。

    走的多是各处隐居的高手,留下的则是各大势力中人。

    还有那些在城墙上差点晕过去的守城士兵。

    一边屏住呼吸,不时吸上一口充满了味道的新鲜空气,一边黑着脸朝远处观望。

    足足过了两刻钟,那道潮水才在乌城前数里的位置停下,众人几乎能看清前方骑兵的面孔。

    都是穿着半身家,露出精壮上身,身材高大相貌凶狠的古族战士,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疲倦,身上也有许多新添的伤口。

    九天半的时间,从谷城一直赶到乌城,期间冲破了五道拦截。

    几面绣着大大的“南府”“溪”的旗帜飘扬在队伍之中。

    队伍刚刚停下,骑兵便朝着两边散开,一个骑在齿虎上的将领来到阵前抬头看向城头的众人。

    单单是坐在剑齿虎背上,就让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血腥杀戮之气,每个人都感觉如同身处战场之上,四周血海滔天,自己正独自面对对面那个如同杀神的男人一般。

    “溪万崖!”城头上众人顿时认了出来。

    虽然很多人没当面见过,但这威势,顿时让众人认出他的身份。

    任八千眼中的溪万崖是个国字脸,古族中的美男子。

    不过在天景之地的人眼中,此人却是个手握屠刀的屠夫。

    “陛下何在?”溪万崖的声音如同雷鸣一般,越过数里的距离将整个乌城北部的覆盖在内。

    “齐紫霄已死,大耀将亡,你等还不速速回去准备后事?”青云剑朗声道。

    既然如今齐紫霄已经不见了踪影,那就先乱对方军心,引对方攻城,将溪万崖和这支骑兵灭杀在乌城之外。南方都护府少了这只疯虎,再少了这只骑兵,想要击溃南方都护府冲出天景之地就容易了许多。

    等出了天景之地,大耀大半个南方就会乱起来,再有云国陈国相呼应,定然能让那些蛮子焦头烂额。

    随着他的话落,溪万崖身上的杀气顿时爆发出来,如同火山喷发一样,那杀气几乎要凝若实质,一股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身后众多骑兵纷纷向后倒退,那些坐骑几乎站立不稳。

    就连城头众人也暗暗心惊。

    “休息两刻钟,破城,屠城,鸡犬不留!”溪万崖如同雷霆一般的声音响彻天地。

    “杀!”身后众骑浑身杀气四溢,大喊一声,随后翻身下坐骑抓紧这点时间开始休息。

    “陛下何在?”溪万崖的声音再次响起。

    “围杀齐紫霄这般高手,岂会留下尸身,早已尸骨无存!”青云剑说道。

    “哼,你们这些渣滓,废物,也能害得了陛下?不过既然敢说杀陛下的话,你们这些贼子便一个不能留,全城的血作为这话的代价。”溪万崖声音带着轻蔑。

    陛下是何等人物岂会被这些人所害?他压根就不信青云剑的话。

    这些人敢说这样的话,就是对陛下最大的侮辱。

    言语侮辱陛下,死!屠灭全城以儆效尤,让所有人看看下场。

    先杀了他们,再慢慢寻找陛下的下落。

    另外任八千来信说这里聚集了天景之地所有高手,杀了他们,天景之地便再无反叛之力。

    至于陛下的安危,天景之地所有高手都在这里,只要杀了他们,还有人能伤得了陛下?

    溪万崖作为将领不是那种神机妙算的,作为南方都护府的大都护也不是能洞察人心的。他有自己的一套对敌,统御的方法。

    杀掉所有能造成威胁的人,杀掉所有有能力反叛的人,自然就不会再出什么错漏了。

    溪万崖的话反倒正中城中众人的下怀。

    城中聚集了天景之地所有的高手,十个神轮,五百个地轮,一千多个来自各门各派的人轮高手。

    这样的实力面对远道而来的溪万崖,还是守城,能让他们将血流干在城头下。

    双方都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都有着必杀对方的心。

    两刻钟过去,不等溪万崖下令,后方的众多骑士便纷纷起身握紧了自己的兵器。一个个沉默不语,除了兵器的碰撞声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

    “屠尽!”溪万崖挥手。

    “杀!”众多士卒虎吼一声,抓着兵器朝着城墙方向冲过来。

    除了手上的兵器,每个人还带着一根骨矛,这是任八千之前在北方的战争中都没看到过的。

    “投!”

    “嗡!”两千余人同时将骨矛投掷出来,发出巨大的声响。

    一大片骨矛在阳光下反射着青白色的光芒,如同一片云彩朝着城头覆盖下去。

    “轰!”一柄巨伞在骨矛前方展开,顿时上百骨矛撞在伞上,化为无数碎骨。

    青云剑手中一指,背后的长剑漂浮在空中洒出无数剑光点在一柄柄骨矛之上。

    数十道身影冲天而起,一道道璀璨的刀光、剑光拦截在骨矛之前。

    “负隅顽抗!”溪万崖冷哼一声,从齿虎背上拿下挂着的长柄大刀,身体顿时消失不见。

    几个闪身,溪万崖一跃而起,手中带起一道霸道无比的刀光,仿佛要将天地都劈开,一道迎上骨矛的身影顿时爆成漫天的血肉。

    与此同时,还有两个人身上气势冲天而起,从骑兵后方跃起直扑城头。

    南方都护府三大至尊天同时出手。

    ……

    乌山,女帝等人消失的地方,空气中波动了一下,三个带着古怪面具的人凭空出现在那里,仿佛是从空气中挤出来一样。

    尽管带着防毒面具,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不过留在乌山上的人立刻发现并认出几人的身份。

    齐紫霄,那个走路都能掀起臭风的王八蛋,以及那个咬死一个神轮的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