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二三四再来一遍
    女帝现在拍死任八千的心思都有了,按照自己的预想,自己的气势在此时应该达到最巅峰才是,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应当调整成最佳的状态。

    偏偏被任八千打断了两次。

    导致她距离完美的状态总是差了那么一丝。

    偏偏任八千对这种玄而又玄的事情毫无所知,也毫无所觉,在那神情欢快的拿着二胡找地方坐下,左手持琴弓,这是他当初和他爷爷学的……他爷爷是左撇子,他虽然不是,但在拉二胡的时候却是习惯了这样的姿势。

    任八千坐在那里手中的琴弓在琴弦上拉了两个长弓找了找感觉,然后《威风堂堂》古怪的音调和二胡的呻吟就在他手中流淌出来。

    女帝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原本是准备站在原地让他们先动手的,此时却完全放弃了这个打算,默不作声的化作一道红影朝着下方十八个神轮中的一人扑了过去。

    极致的速度让她的身影在许多人眼中划出一道红线。

    北盟铁锋!

    女帝说要先打死他,那就一定要先打死他。

    “来的好!”铁锋大笑,手中多出一把长刀,刀身上散发着火焰一般的高温,在空气中都带起一道热流。

    “铛!”女帝身形微顿,铁锋却如同炮弹一般被砸飞出去。

    铁锋长于冲锋陷阵,力气在神轮中已是不小,但和女帝比力量,却不是一合之敌。

    “伞!”常天在远处伸手一指,空中多出一把十丈长短的纸伞来。

    “开!”常天再喝,空中的巨伞突然打开,笼罩七八丈方圆,女帝顿时觉得空中一暗,仿佛那伞将小半个天空遮蔽了一般。

    “落!”

    无数钢针从伞中如同暴雨一般落下。

    若是目光好的,可以发现这不是钢针,而是伞骨!

    青云剑伸手一指,身后的长剑“当啷”一声出鞘,在空中洒落数十道剑光。

    善柔手中多出一条丝带,原本一米余长的丝带前端不停的向前延伸,如同活了一般。而丝带也从一米余长变成十余米长,并且不断向前延伸朝着女帝脚上缠去。

    流向东则是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在山中移动,矮小的身形如同猿猴一般,三两下就到了女帝头顶向下抓了下去。

    这四人是反应最快的,毕竟女帝当初那句话,几人可不觉得是在威吓,到了她的身份和实力,虽然不是言出法随,但也必然说的就是心中所想。

    女帝抬手一拳将流向东逼退,拳头上并没有接触到实物的感觉,仿佛那个侏儒随着她带起的拳风飞走一般,落在不远的地方,又贴着地面朝着女帝“滑”过来。

    随着几人动手,其他神轮也纷纷动起手来。

    有人手持鱼竿,鱼竿上分出数十条难以察觉的细线朝着女帝缠了过来。

    有人手中多出一个棋盘,随着手掌在棋盘上一拍,无数棋子朝着女帝射过去,然而在空中的时候棋子就化作一只只的凶兽。

    十八个人,有八个人凝结了神兵,其他十人虽然是持着趁手的兵器,但速度与力量仍然不是地轮可以比拟。

    十八个人同时出手,女帝仿佛被各种光芒包围了一般,众人只听到光圈里的碰撞声,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说起来慢,从女帝出手到众人反击,实际上这是短短一瞬间发生的事。

    任八千手中刚拉出了八个短调,颤悠悠的一声呻吟直直钻入众人脑中。

    接连数声呻吟,那叫一个千姿百媚,那叫一个回肠百转,那叫一个荡人心脾,那叫一个勾魂夺魄……

    众人心中顿时一颤,女帝竖直成剑朝着流向东划过的剑指顿时划了个空……

    那老翁手中鱼竿一抖,数十条细线发出“刺刺”的声音全都扎到女帝周围的土地里。

    数十个棋子形成的凶兽原本毫无破绽的结成的一个包围,其中两只凶兽顿时慢了一拍,露出几个破绽来。

    而其他人也多少受到这一连串“呻吟”的影响,一个个想要扭头去看,又强忍着,手上的招式不自觉慢上那么一点,互相之间的配合就有了漏洞。

    高手过招就差一线,何况是女帝这样的高手,接连数拳将几人先后弹开,整个人先是朝着那个手拿棋盘的神轮扑过去,与他交了一次手,又借力扑向青云剑,在空中时身体表面便开始浮现一道道紫红色纹路,浑身气势更盛,携带天倾之势扑下。

    青云剑感受着女帝牢牢锁定自己,一股巨大的威势将他笼罩,仿佛在直面远古的巨兽一般,让他心中升起莫大的恐惧。

    “不愧是天下第五!”青云剑心中暴喝,咬了下自己的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将女帝笼罩在他身上的威压破开。

    随后两指成剑,朝着空中慢慢划了起来。

    随着他的手指,漂浮在他头顶三尺的青云剑化作无数流光围绕在女帝身周,仿佛要将她绞成碎片。

    “滚!”女帝暴喝一声,双手在身周连弹,发出“铮!铮!”的声音,仿佛双剑相交。

    这些流光虽然不能将她绞碎,若是被绞坏了衣服,也是她不愿的。

    女帝在空中转了半圈朝着下方一蹬,青云剑连忙手中剑指一划,在他面前浮现出一把长剑来,女帝一脚直接蹬在剑上,长剑化成无数光华四处崩飞。

    青云剑也吐出一口鲜血,脚下更是陷入土中三尺。

    待女帝借力在空中腾起再扑,在她与青云剑之间已经多出一把纸伞。

    随后众人再次将女帝围在其中。

    可就子啊这个时候,总有那么一个声音不停的往众人脑子里面灌,那声音如泣如诉,如美女在,如床底间的呻吟。若单是如此也就算了,可偏偏这声音怪异,又是从所未闻,让人心浮气躁,总是不自觉的受到那么一点影响。

    武者的五官本就比常人敏锐,何况是神轮?更何况是专修神魂的神轮?

    他们对于身体的控制力比女帝要差得多,神魂受到刺激,受到的影响更大!

    “闭嘴!”一个神轮朝着任八千方向怒喝,这该死的声音实在太扰人了,若不是大敌当前,他恨不得转身先去把那个家伙劈了。

    任八千紧紧合着嘴唇,一脸委屈的点头。

    我不张嘴还不行么?然后,继续心满意足的拉着自己的二胡……

    青鸢红鸾在那一边担心的看下方的战团,却什么也看不清楚,还总是忍不住去看任八千,那琴声实在让两人忍不住看,忍不住咬牙,忍不住想将面前的人拍倒在地。

    至于下方众多地轮,听着上面的二胡声,一个个都忍不住要塞耳朵,这声音实在太刺激人了,刺激的人心里一跳一跳的,想要杀人。

    “嘭!”一个人影在战圈中倒飞出来,是一个手持一把大剪刀的女子,在空中就连着喷出数口鲜血,浑身骨骼发出碎裂的声音。

    她刚刚就是被任八千的二胡声干扰,两招之间出现了一个破绽,被女帝抓住将招法破开,一连十数拳打在她身上,打的她骨骼断裂,若不是女帝说了要先杀铁锋,手上留了那么一点劲儿,恐怕她此时便已毙命。

    尽管如此,没有数年休养也难以恢复,再进一步的路更是断绝。

    “铁某在此,陛下可别忘了铁某。”铁言方才被女帝一拳砸到山下,此时跳了上来大喝道。

    众人顿时明白,流向东、常天、善柔纷纷将身体朝着铁言靠了靠,随时准备护他。

    既然齐紫霄那么说了,那么在杀了他之前,只会重伤而不会杀其他人。

    这是齐紫霄给自己上的枷锁。

    然后又是几声二胡的呻吟适时传到众人耳中,让众人心中一跳,若不是齐紫霄实在凶残,众人实在忍不住要去拍死上面那个家伙。

    任八千心中一脸的心满意足,第一次这么多听众,实在不舍得这么结束……一二三四再来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