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风起云涌
    平风谷,谷中十几户人家,下午三四点钟便升起炊烟,笔直而上。

    一个持着拐杖的老妪带着一个年轻少女站在谷口占了半响,才缓步走了下去。

    “师傅,住在这里的人很厉害么?”少女想要搀着老妪,却被老妪挡开。“在家怎么都好说,在外面就别做这动作了,我还没老到走不动的地步。”

    随后才答道:“当年若不是连场大战伤了根基,怕是他早就能入神轮了,以他的天赋,又岂会卡在地轮毫无存进……”说话时,眼前仿佛又出现那个总是背着纸伞,笑起来有一个酒窝,有些羞涩的青年。

    那时候自己也是二十上下,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

    可惜,造化弄人。

    “好厉害。”那少女吐舌头道,神轮,整个天景之地也只有十三个。

    这人想必在当年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吧。

    老妪的步伐很慢,似乎是在欣赏两边的景色,也是在调整自己的心绪。

    沿着一条小路,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两人才走到村口。

    几个小孩子看到生人来了,先是好奇的看了几眼,然后一拥而散,只剩下一个梳着冲天辫拖着鼻涕的光屁股小男孩儿跑到两人面前,用脏兮兮的手指擦擦鼻涕问道:“你们找谁?”

    “你们找谁?”

    “常天,是住在这里吧?”老妪脸上浮现一抹笑容问道。

    “没有这个人啊!”小孩子想了想说道。

    “哦!”老妪点了点头,抬脚向前走去。

    “都说了没这个人了,你们还要做什么?”那小孩子跟在两人身边好奇问道,抬手有些想抓那少女的衣服,那衣服的料子不是村里的人穿的,不过又有些犹豫。

    少女看到他的动作连忙换到老妪另一边,若是被他带着鼻涕的手抓一下,自己这衣服也不能要了。

    “只要他没死,他就在这。哪怕死了,我也要看到坟头。”老妪先是回答道,又扭头看身边的少女:“这么快就把我这老太太卖了?”

    “师傅我错了。”少女连忙低头道,又转到老妪另一边。

    一只还带着鼻涕的手顿时抓住她的裙摆,让她脸都抽抽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好软……”那小孩儿很羡慕的摸摸裙子,然后飞快的跑到村里面。

    “常爷爷快跑,有老妖怪要来抓你走了!”

    老妪坚定的步伐顿时一顿,脸上也浮现一抹愠怒。

    不过很快就消散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心中的轻快与欢喜,他果然还在这里。

    片刻后,她便来到一个门前停下,只见院子里坐着一个老者,正在往一把伞上糊纸。

    老者看起来六十上下,一头花白的头发梳在脑后,正聚精会神的做着手上的活计,直到将手上的活做完,才将伞放在一边,抬头笑着看向老妪。

    “许久未见!”

    数十年,无数心思,最后只化作一句“许久未见!”

    “你突破了?”老妪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

    “是啊,原本想要修补根基,费了多少心思也是徒劳。后来放弃了,在这里每日做些活计,感受着身边的一切,没想到却是突破了。人生还是难测啊!”常天用轻松的语气说道,完全忽略了当时他是如何心如死灰,才放弃了一切来到这个村子。

    “好,好!你比我还能多活些年,记得每年去坟头上看看我,我怕寂寞。”老妪颤声道,眼中含着泪水。

    “好!”常天简简单单一个字,却是应下了。

    等老妪死后,他便搬到她坟边,每日守着她,免得她寂寞。

    老妪打量着院中的一切,仿佛要将这老者几十年所住的地方全都印在心里,又整理了下心情才道:“这次老身过来是邀你出山的。”

    “我对那些都不感兴趣了。”常天淡淡道。

    “大耀的皇帝,天下第五的齐紫霄!她此时就在天景之地。”老妪说道。

    常天闻言,脸上终于动容,一直挂着的淡淡微笑也消了下去。“多少人马?”

    “只有她一个,还有两个不过人轮巅峰的丫鬟。”

    “还有谁动手?”

    “加上你十七个神轮,以及整个天景之地的地轮。”

    老妪身边的少女张大嘴巴扭头看自己师傅,天景之地中有名有姓的神轮不是只有十三个么?加上面前的人也才十四个……

    “好!等我糊完这把伞,便随你下山。这伞是答应人家的,总不能做一半。“老者说着话,将那纸伞再拿在手中。哪怕一切都放下了,但有些东西,还是不能放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天景之地千千万万的人。

    一日后,三道身影站在山谷口转身回望。

    十几户人家的村民就在三人身后不远的地方,手里拿着包袱:“常老,你爱吃的桑子,我给你摘了一些,在里面装着,路上吃。”

    “还有我用苏叶包的面团子,也给你带上了。”

    “常爷爷,早点回来!”

    老人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都深深看了一眼,将这些质朴的村民都记在心里,才接过包裹:“别送了,走了,很快就回来了。”

    ……

    青牛山,五条身影从山上大步而下。

    其中有四个人,不但打扮是一模一样,就连相貌都一模一样。

    不同的,便是一人左嘴角有颗痣,一人右嘴角有颗痣,一人嘴唇上面有颗痣,一人嘴唇下面有颗痣。

    “吼!”一人长啸而起,另外三人张口相合,声音之大,直传数十里之外。

    山中所有的走兽都被震慑伏在地上,所有飞鸟都腾空而起。

    “哈哈哈哈,咱们四个还有出手的一天!”

    “正好看看那帮老王八去,看看还有几个人活着!”

    ……

    金环府,詹长空,画中仙子与府中各执事站在府前。

    此时众人与当初任八千见时不同,人人带着兵器,浑身杀气四溢。

    “许环,我们走后,府中就靠你了。”詹长空交代道。

    “府主,不如我去,你和夫人留下。”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既然要做,就要尽全力。此事事关整个天景之地所有人,岂能怕死。而且……以你的天赋,日后有望进入神轮。

    还有,若是彩仙回来,照顾好她。”

    画中仙子目光中都是温柔,看着自己的丈夫在那里交代。

    ……

    望北城,最中间的府邸大门打开,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从中大步走出来,身后跟了十几个顶盔带甲的男女。

    而在他前方,则是一支数百人的骑兵。

    中年人朝着前方看了一眼,转身朝着身后道:“子阖,过来。”

    “爹!”一个相貌英武的青年大步上前。

    “若是我回不来,这北盟就交给你了。”中年男子沉声说道。在前一天晚上,他已经将北盟中每个重要的人都和儿子说了一遍,哪个能信,哪个不能信,无论到时有谁能活着回来,儿子也有了对策。

    可出发之时,他仍然有些不放心。

    “爹,你一定能平安归来!儿先祝爹爹凯旋!”青年朗声道。

    “哈哈,天下第五的齐紫霄,谁敢说自己能活着回来?”中年人长笑道,随后犹豫了一下,缓缓将手放在青年的头顶摸了摸,这是自他五岁起,自己第一次这样摸他的头了。

    “爹!”青年眼圈有些发红。

    “娘们儿气!”中年男子见不得他这样,骂了一句。

    身后几个顶盔带甲的女子顿时怒目而视。

    “走了,出发!”中年男子沉声道。

    “北盟!”前方众多骑士将身体挺的笔直,大呼。

    ……

    御南都,青铃花,灵山派,满星阁,九刀门,死蟾……

    无论是出名的还是不出名的,无论是名满天景之地的门派还是混迹在市井之中的被人轻视的帮派,无论是三大势力中的高层还是隐居在山野的老者……

    整个天景之地,无数人怀着满腔的热血,拿着刚刚擦拭过的兵器,拾起早已被藏起来的理想,奔赴目标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