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不是人
    一个时辰后,任八千和林巧乐坐在火堆钱,任八千手里拿个棍子挑着那颗界桖的头在火上烤,林巧乐在一边负责流口水,全都顺着下巴,脖颈,锁骨,然后流淌到平原上了。

    眼神呆滞,口水横流,看起来活脱脱一副智障儿童的模样。

    不过每当那头颅上的眼睛开始转动的时候,她就一巴掌拍在上面,然后又恢复成之前的智障儿童模样。

    老头儿在不远处坐着,一股悲哀之情从心底升起,就这么一个智障儿童模样的小女孩儿把自己挠了个满脸花。

    在他旁边则是詹彩仙,坐在台阶上,一只手拄着下巴,在那看火焰上烤着的凶兽头。

    “这东西怎么还不熟?”任八千觉得自己手都酸了,自己也烤了半个多时辰了,怎么一点都没有烤熟的迹象?

    “若是那么简单,老夫岂会将其镇压在此处数十年。像你这么烤,这辈子都别想烤熟。”老头儿听到任八千疑惑,立刻仰起头,一副高人指点江山的模样。

    “那怎么做?”任八千不耻下问道。

    “若是活的,你无论怎么做都不行。不过它早就死了,此时也只是死而不僵而已,只要用三途花的汁液泡上三天,再用凤膛木生火,便能烤熟了。”老头儿指点道。

    “要不,还是吃生的吧?”任八千想了想,有点太麻烦,扭头问林巧乐。

    林巧乐抿了抿嘴,一方面觉得这东西熟的更好吃,另一方面又不想等太久。看到这东西,她就有着强烈的食欲,别说三天,让她再等一天,口水都能把这村子淹了。

    “村长爷爷,你说的那个三途花和冯堂木,这里有吗?”詹彩仙在老头儿旁边问道。

    “这里哪能找得到,这些东西都是六万大山里才有,而且哪怕在六万大山中,没个三年两载,恐怕也找不到足够的。而且生吃,也是咬不动的。当年斩杀这东西,哪怕老夫的师尊也废了不小的力气。”老头儿摇头道。

    听了这话,林巧乐也不再犹豫了,直接从火中抱出那界桖头开始啃,发出如同在啃木头一样的嘎吱声,任八千听的都觉得牙疼。

    “吼——!”众人脑海中又浮现出一声怒吼,仿佛那界桖的头颅在发出不甘的吼叫。

    林巧乐反手一巴掌拍上去,继续开始啃。

    老头儿面带微笑,很是镇定的看着林巧乐在那啃,似乎已经能看到她失败的结果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出了一口闷气。

    然后众人就眼睁睁看着林巧乐在界桖头上咬下一块皮来……

    “嘶,怎么可能?”老头儿眼珠子都瞪圆了,这界桖,还是从他师傅口中听来的。据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浸,力大难伤。

    哪怕他师尊,当年也是废了巨大的功夫才将这界桖斩杀。

    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他都拿着界桖头颅毫无办法。自己的青云剑也算得上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了,砍上去只是蹦出火星而已。

    可这小丫头竟然能啃动?

    这丫头的牙齿比青云剑还锋利?

    随后老头儿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紧紧盯着林巧乐。

    任八千顿时警惕起来。

    “果然,不是人!原本我还以为是修炼了特殊的功法,原来是这样,竟然不是人。”老头儿看了半响,冷冷道。

    “怎么说?”任八千看他的表情,心里一个咯噔。

    “莫装糊涂!”老头儿冷冷道,随后瞪着林巧乐看了半响,才叹口气:“罢了,我也管不了这些了。”

    “前辈是什么意思?晚辈真不清楚。”任八千说道,心想自己也许能从这老者那里知道一些林巧乐的来历。

    “多说无益,你自求多福吧。”老头儿不愿多提此事,虽然不再说话,脸色却是冷下来许多。

    任八千知道他肯定知道些什么,见他不愿多说,皱起眉头,心想怎么才能在老头儿口中套出话来。

    实际上老村长了解也不多,只是他师傅当年刚刚突破神轮后前往六万大山中,却是重伤而回。临死前却是说过,实力不超过他,不要前往六万大山深处,另外小心那些看起来像人却不是人的。

    之前他还不明所以,此时见到林巧乐,却突然想起了师傅的那句话。

    事关自己师傅死亡真相,他自然想多了解一些。不过此时还有与古族一战迫在眉睫,他强行将心思压了下去,却也打定了主意,这一战过后,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将这女子擒下来,问问在六万大山深处到底有着什么。

    “说说吧,你这次来的目的。”老头儿冷静下来后,过了片刻抬头问任八千。

    任八千按照之前在金环府说过的话说了一遍。

    “三个要求,第一个你们要加强进攻,吸引古族的主意。第二点,武器数量不够。第三点,她——必须随着我们出手。”老头儿指指林巧乐说道。

    “溪万崖不是易于之辈,同等级的高手一对一不是他的对手,她的身手不错,若是出手,想必能拖住溪万崖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围杀军中另外两个至尊天高手。”老头儿不等任八千提问,便一一解释道。

    “第一个和第三个都能答应你,第二个有些麻烦,从云国运输武器来本就不易,现在又是战争期间。想要将大量武器运过来,并不容易,消耗的人力物力很大,更容易被发现。”任八千琢磨一下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毕竟如果你们自己对抗古族,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便要重蹈当年的覆辙。想要我们拼命,总要拿出一些东西来。”老头儿冷冷说道。

    任八千反问道:“大夏也来人了吧?不知道何在?他许了你们什么条件?而且若是没有我们,你们自己也成不了事。”

    “我们完全可以等他们打到望京,将兵线拖长之后再动手,与现在动手需要面对的压力几乎相同。”老头儿说道。

    “至于大夏人,那是我们和他们的事了。”

    “古族正在训练新兵。”任八千提醒道。

    “他们的目标肯定是你们。”

    “好,我答应你,三个月内我会想办法将武器运过来,三个月后你们一定要动手。”任八千沉吟一下道。实际上这三个条件,自然是一个都不可能做到,不过装模作样也要装的像一点。

    “那就这样吧,村子里有空房子,你们今晚可以先住下。”老头儿扔下一句话便回了房间。

    晚上,任八千和林巧乐坐在一间空房里,林巧乐仍然在啃着那个界桖头,等周围没人后她才突然抬头道:“我去杀了他?他有敌意!”

    “先继续啃你的狮子头,现在还不是时候。”任八千摆摆手,随后看着闻言后继续埋头大啃的林巧乐有些发呆。

    看那老头儿那么大的反应,面前这家伙身上秘密不少啊。

    这个世界的秘密也不少啊。

    六翠山那座大山山腹中的东西,不知位置的剑山,上两代皇帝失踪之谜,此时又多了个林巧乐的来历。

    自己对这个世界所知道的,恐怕只是一个边角而已,还有大片的迷雾没有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