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三十章 隐盟
    女帝给两人用了解药,第二天早上仿若没事人一般的离开客栈。

    只是青鸢和红鸾两人有些纳闷,陛下怎么醒来的这么早,竟然在外面等着二人。

    还有客栈老板和小儿哪去了?

    还有两人总觉得有些头疼,仿佛醉酒过一般。

    三人走后,客栈里的变故很快就被发现,随后便被城主的人将客栈围上。

    不过现场的痕迹一片狼藉,反倒让旬城主有些怀疑到底是不是齐紫霄了,毕竟以她的身份,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不过很快就有府衙的老人为他释疑,从箱子和到处乱扔的药瓶,以及店小二、厨子还有后院那些家禽和牲畜,就能看出对方在试药。

    加上两个房间中留下的一点痕迹与其中一个药瓶中的味道相似,在试过药的作用后,整个事的过程也就水落石出。

    就连旬城主都忍不住要说一句“天作孽犹可恕,自可孽不可活!”

    不过话是这样说,旬城主也对那人的身份再无怀疑。玉刀和蜂儿针,两人都是地轮的实力,竟然这么轻易就死在这里,对方果然如同自己所想,是神轮的高手。

    那么就必然是所想的那人了。

    想到这里旬城主都想要夸自己一句聪明伶俐,要不是自己脑子转的快,估计现在城主府都已经没了。

    回去先娶一房小妾压压惊。

    虽然这么想着,他却知道,大变恐怕要来了。

    ……

    天云山,绵延百里,山中多有奇珍。

    其山最高峰直入云霄,仿佛连接在天地之间,因此被称为天云山,也是天景之地中的最高山。

    天景之地中有一个联盟,这在之前任八千就已经知道了。

    不过有些事情是后来才听说的,这联盟叫做隐盟,乃是近二十几年才联合而成的。

    而组织这隐盟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一群当年起义对抗灏国,又败于古族,不得不签下协议被赶进这天景之地的人。

    那些人当初为了理想或者是权势起兵反灏国,却又落到这样的下场,进入谷中一部分心不死,形成了天景之地如今的三大势力。

    一部分无心与他们争权夺利,反而自己组建了门派,想要将一身所学传下去,以待有一日能走出去。

    还有一部分则是万念俱灰,在各处隐居。

    又过了多少年后,其中几个人多方奔走,将各处隐居的高手聚集起来,形成了最初的隐盟。

    那时候天景盆地里面也是混乱不堪,各方互相攻伐,想要吞并其他势力形成一个单独的势力,统合了天景盆地所有人再与古族一战。

    那一段时间是天景盆地里最为民不聊生的时候。

    之后隐盟又拉拢了各门派,与三大势力约谈,然后才形成现在的局面。

    不过三大势力表面上虽然停止兵戈,实际上小动作仍然不断。

    毕竟在那一段互相征战之时,三方也结下了许多私仇。

    但还有一个大义在,面对大义,各方也都是尽量按捺,最多只是一些小争端,不会再大规模的开战。

    现在的隐盟,在名义上联合了三大势力和各大门派,形成了更大的一个联盟,在整个天景之地聚集力量,准备日后一战。

    了解了隐盟的历史,任八千不禁有些佩服起来。

    不是佩服隐盟,而是佩服溪万崖。

    在他眼皮底下被人折腾出这么大一个组织,而他所知竟然没有多少,他也可以算是一个人才,脑子里全是肌肉的人才。

    若不是自己跑这一趟,估计这帮人还真能突然闹出一点风浪来。

    毕竟整个天景之地这么多年的积攒,武者也是不少。

    上万的人轮武者,数百地轮高手,十几个神轮高手,若是再配上几十万士卒,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呢。

    这天景之地真的乱起来,怕是也够大耀喝上一壶的。

    尤其东北正与云国开战,北方还有大夏仍然心不死,东南还有个不知道做什么打算的陈国。

    这几方面加起来,大耀恐怕真的药丸。

    到时候自己就得和女帝去六万大山里种田打猎男织女耕了,然后自己以后的儿子光着屁股满寨子到处跑。

    想想那样的生活,任八千觉得死道友不死贫道,还是你们死吧。

    不同于之前在金环府,众人到了山下,一人上去通报后,很快便下来带着众人上山。

    沿着一条小路上去,在林中穿梭片刻,最后穿过一个山坳,出现在任八千面前的是一片农田和一个村子。

    那种最普通的,山中的村子。

    村子里稀稀落落有上百间房屋,房屋外还有木头做的歪歪扭扭的栅栏。

    有的院子里还有一捆捆的木柴。

    若不是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任八千真的难以相信这里就是那个隐盟的所在处。

    不是都是所谓的高人么?起码也得出尘一点吧?比如像黄药师那样种满桃花,没事吹个笛子什么的。可看看这,就那个背着两人高木柴往村里走的老太太,这也太接地气了吧。

    “吃惊不?我第一次来也很吃惊。”詹彩仙蹦蹦跳跳到任八千身边仰着小脸说道。

    “很吃惊。”任八千实话实说。

    “不过这里的爷爷奶奶人很好。”詹彩仙冲着任八千露齿一笑,然后蹦蹦跳跳的朝着前面跑去:“胡奶奶,我来看你啦!”

    “丫头又来了……”那老太太看起来有八九十岁的年纪了,背着两个人高的木柴,动作却丝毫不慢,扭头见她跑过来就露出笑容。

    “要帮忙吗?我可以帮你背一小捆……”詹彩仙特意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一下,示意是一、小、捆。

    “还是丫头贴心,老身这腰确实不行喽。”老太太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如飞的将木柴全都压倒詹彩仙头上。

    “是一小捆啊……”詹彩仙连忙双手举着木柴,眼看着那些木柴越来越向下,马上就要将她淹没了。

    虽然是木柴,但这种木头密度高,这些木柴足有千斤,又哪是她能举得动的。

    没被直接压趴下,已经可以说她的身手还不错了。

    金环府的人连忙跑过去帮忙,不过等他们将詹彩仙救出来,她已经满脑门跟鸟窝似的了。

    任八千也不搭话,就带着林巧乐慢慢跟在众人后面朝着村子走过去。

    到了村口,之间一个穿着传统服装满脸皱纹老人坐在阴凉的地方正聚精会神的看一本书。

    见众人过来,他才抬起头,朝着众人一笑,一口的牙齿只剩下了一半。

    “来来来,谁帮我看看这本书有后面没有,我都翻了好几遍了,也不知道后面写没写出来。”

    “桥爷爷,一会儿我帮你看,我这些日子可看了不少书,说不定我看过。”詹彩仙捧着一捆木柴喊道。

    “你不能看,你看不了,你肯定没看过!”那老头儿连忙说道。

    “为什么不能看?你怎么知道我没看过?”詹彩仙不服气。

    “男人看得,女人看不得!女孩子更看不得!”那老头儿摇头道。

    任八千一听这话,差点笑喷出来,大爷,您贵庚啊?没一百也有九十了吧?这年纪还看小黄文,您身体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