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同行
    听了詹长空的话,任八千若说不心动是假的。

    其他的倒是无所谓,唯独其中的那一个女孩儿,不但相貌上佳,最重要的就是她那双眼睛,如同湖泊一般清澈透明。还有眼中的那种单纯与婴儿一般的好奇,对于男人来说这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想要呵护那种单纯。

    不过想想还在等自己投食的女帝,想想自己的身份,任八千还是摇头:“多谢厚爱了,好意心领。”

    “怎么,是都看不上么?”詹长空忍不住问道,此时他的心情极为复杂。若是任八千直接接受,他会担心。可他拒绝,他又不开心,连自己的女儿都能拒绝,这人眼瞎吧?

    “我此次来是为联手之事,无心其他。”任八千依然拒绝。

    在他拒绝后,他倒是发现那几个执事松口气,而詹长空则很不开心,让他有些怀疑,这詹长空莫非是这么喜欢送女么?还有那几个执事松口气是怎么回事?刚才你们还出出言阻止,莫非你们相好的在里面?

    随着舞蹈结束,这些女子纷纷离开,任八千心中多少还有一点遗憾,那双眼睛实在让人难忘。

    夜,当任八千回去休息后,詹长空与画中仙子回到房间。

    “真的这么急了么?你就不怕所托非人?”画中仙子进了房间后就说道,之前她仿若未闻,此时一回来就立刻开口,可见她的心中并不平静。

    “虽然你以前提过此事,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急,刚刚见面,连他心性如何,你竟然想将仙儿托付给他。”

    “时不我待。齐紫霄已经到谷城了,这个时候她不在岚城却到谷城,她的来意,难测啊。”詹长空叹口气。

    “什么?”画中仙子闻言一惊,对于那个名扬天下的女子,整个天景盆地,无人不心怀畏惧的与恨。

    “此事当真?”

    “错不了。”詹长空道。“所以哪怕不了解此人,也顾不得许多了。若是有了变故再考虑此事,就已经晚了。何况……”

    大耀并不可惧。

    可惧的是六万大山中无穷无尽蛮子。

    哪怕出了山谷,是不是能将那些蛮子赶回去,并且挡住他们的反扑,其中又会有多少人死,多少人活下来,他都不知道。

    “何况彩仙太单纯了,若是我们出了什么事,我怕她以后磨难会多。既然如此,反倒不如找个靠山。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机会慢慢挑选。”詹长空顿了顿说出另一句话。

    若是平常时,女儿的姿容自然是无数人追求的对象。

    可在乱世时,便成了她的灾难。

    加上她性格单纯,不谙世事,在乱世中是否能保护自己,实在让人担忧。

    与其那样,不如找个靠山,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听了詹长空的话,画中仙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虽然舍不得,却不再开口。

    “如今怎么办?”

    “明日府中派人送他去天云山,让彩仙随着去。以彩仙的才貌性情,连日接触之下,没有男人能不动心。”詹长空一脸复杂神色说道。

    许久,画中仙子才叹了口气,起身出了房间。

    ……

    第二天一早,任八千洗完脸,将林巧乐叫醒,为了让她保持清醒,和她玩了个小游戏。

    将糖果朝左面扔出去,只见林巧乐化作一团风出现在空中。

    然后任八千又掏出一颗糖果朝着右面扔出去。

    “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不对。”接了五六颗糖果,林巧乐忍不住幽幽说道。

    “你天天吃了睡睡醒了吃,会发胖的,身体也会生锈,锻炼一下。”任八千朝着身后扔了一颗糖果,林巧乐立刻从他面前消失。

    “咳咳”在院子前站了老半天的令择宽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最后咳嗽了一声。

    “野公子,请用早饭。”

    随着令择宽的话落,几个侍女将两人的早饭送到院子里。

    “若是有什么不合心意的,便和我说。”

    “什么时候出发?”任八千问。

    “用过早饭便可以准备出发了。”

    用过早饭,任八千收拾一下东西,等人来叫自己二人。

    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任八千都有些不耐烦,才等来令择宽。

    “野公子,都安排好了,还请随我来。”

    随着令择宽往外走,发现是往山门的路,一直走到快到山门处,才看到远处一大群人在那里。

    “野公子,老夫已经安排好了人带你前往,一路上都有人打点,不需要野公子费心。”詹长空见任八千来了,转身迎上来拱手道。

    “多谢。”任八千拱手。

    随后人群朝两边分开,前方是六匹马和一辆颇为华丽的马车,以及任八千来的时候那辆牛车。

    “野公子,多余的话不多说了。高山流水,后会有期。来日再见,再把酒言欢。”詹长空抱拳道。

    “后会有期。”任八千抱拳,心想再见之时,怕是你们恨不得生吞了我。既然如此,还是别再见了。

    起码在金环门住了一夜,他对这里的感官倒是不坏,可惜立场不同,注定是敌人,没什么好多说的。

    “后会有期。”众人纷纷抱拳。

    任八千看着前方两辆车,看众人没让自己上马车的意思,转而上了自己的牛车。

    随后八个人从人群中出来,纷纷上马,还有两人是负责赶车。马上一人便是外务长老令择宽。至于那两个九刀门人,则是没有见到。

    “这一路上有什么事,野公子便告诉我就行。”令择宽坐在马上朝着任八千笑了笑。

    笑容复杂难明。

    任八千额首,扭头朝着詹长空等人点点头,钻入牛车之中。

    等牛车开始上路,任八千才开始琢磨后方那辆马车,之前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为自己二人准备的,没想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倒是让他有些奇怪了。

    莫非这马车上有什么东西?

    任八千脑子一转,该不会是昨天那几个舞姬在上面吧?

    不知道其中有没有那个女子。

    不过就算有,自己也不敢收啊,若是收了,女帝非把自己皮扒了挂城头风干成腊肉不可。

    对于女帝的性子,他可是再清楚不过。

    自己若是在岚城去青楼喝酒,只要不过分,女帝说不定还能睁只眼闭只眼。何况还有铜震野老梆子给自己背锅,女帝似乎对敲打他比较有兴趣。

    可自己若是想要金屋藏娇,那就呵呵了。

    任八千脑子转了转,便不再多想,大不了到了地方,让令择宽将人再带回来。

    谁爱要谁要,反正自己是不敢要。

    一路前行,到了中午的时候众人停下休息了一番。

    任八千一直留意马车的动静,果然当马车停下后,那帘子伸出一支手向旁边拨开,一个女孩儿的面孔从帘子后面露出来。

    “果然是她。”任八千暗道,正是昨晚那个双目如同湖水一般清澈见底,给人不谙世事感觉的女子。

    此时穿着一身浅绿长裙,头上梳着一个年轻女孩儿的发髻,比起昨日更多了几分生动活泼。

    “野公子,爹爹让我送你去天云山。”那女孩儿学着别人的样子朝着任八千一拱手,随后露齿一笑,天真烂漫。

    “你爹?是……?”任八千立刻捕捉到这个词。

    “三小姐。”令择宽朝着女子点点头,随后对任八千道:“她便是府主的小女儿,这次与我一同送野公子去天云山。”

    任八千看了看那女孩儿,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昨天詹长空是差点把那批舞姬送给自己吧?其中就包括她吧?

    还是自己误会了什么?

    应该是误会了什么,昨日应该是不包括她吧,只是其他人,不过那就没多大意思了。昨晚其他几个女子,也只能说得上姿容不错而已。对于见惯了女帝也见过李元竹的任八千,并没什么吸引力。

    比起旁边的平板丫头林巧乐都要差上那么一点。

    真是没想到,金环府主竟然会让自己的女儿出来跳舞。

    任八千心里琢磨着,觉得自己昨日可能是误会了。

    “对了,我叫詹彩仙,野公子你叫我彩仙就好。野公子你是叫野云仙吧?咱俩名字都带着个仙呢,还真巧。”那女孩儿从马车上跳下来声音欢快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