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百零七章 恨意
    任八千在这个世界上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不多。

    他所见到的,接触到的,基本都是古族人。

    然后就是岚城中的异国商人和当初在鸿胪司见到的那些来给女帝庆生的人。

    岚城那地方再怎么穷也是帝王脚下,尤其是景道那里的商人都是大门大户出来的,多少都端着点架子,市井气息不重,他接触的也少。

    到了这谷城,出了安排好的府邸没走多远,就看到一片片的商铺,各种摆摊的摊位,形形色色,而且基本都是异国的商人和灏国遗民,古族倒是不多。

    任八千身边还有个叫风庭的古族年轻人,和其他古族人差不多,光头,一脸横肉,一身结实的肌肉,身材有普通人两个宽。

    这是溪万古给他安排的个向导。

    毕竟任八千和护卫对这里都是人生地不熟的。

    “大部分人住在山里,早上出发,赶到这里要到中午才行。现在看到人少,等中午往后就多了。”风亭给任八千解释道。

    任八千知道,他所说的人是指“古族人?。

    至于其他国家的人和灏国遗民,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就像其他国家的人排斥古族人一样,古族人也排斥他们。

    “早上出发中午到?没有太远的地方的啊。”任八千看着周围并不算多的古族人说道。

    “在大盆地南面还有个大城,叫做南荒,那里才热闹,好东西也多。”风亭说道。

    这里卖的主要是针对那些灏国遗民日用的油盐酱醋、布料,另外就是收购草药兽皮什么的,针对平民为主,好东西不多。

    在南荒,那里针对的主要是六万大山里的古族人,每天都有不少村寨的人带着在山中找到的东西到南荒城去出售交换,极为热闹,好东西也多,比岚城还要热闹。

    毕竟这个世界储存手段有限,很多东西不能长期存放,到岚城路程又远,少说要二十天的路程,如果是车队的话速度更慢,一个多月不止。

    一些宝石之类的矿物还好,一些奇珍异果等送到岚城也早就发霉腐烂了。

    还有一些异兽,离开了六万大山的环境,一路上就折腾的奄奄一息,到了岚城能活下来的也没有多少。

    像是当初参加丰猎的时候,任八千见到的一些奇怪的坐骑,基本都是费了不少力气从六万大山抓来送到岚城的异种,又活下来的。

    女帝看不上这些,那些古族的官二代三代却喜欢的很,骑出去也长面子。

    不过数量也不多。

    任八千一路上偶尔和风亭聊上几句,注意力多是放在两边的店铺和行人身上。

    走了一段时间,任八千渐渐也能认出这其中的灏国遗民和其他国家商人的不同来。

    大夏人通常心气比较高,毕竟是背靠着最强大的国家。

    这些日子大夏打过来,商人也没都抓了,不过他们也回不去,这些日子两国战争暂时结束,这些商人才再次开始通行。

    不过姿态也放低了许多,毕竟刚刚打了败仗。

    但和云国陈国商人也是不同。

    云国商人好奢华,无论穿着打扮还是用的器物都比较精致,一个个笑脸迎人,背面骂人。古族人最讨厌的就是他们这种二皮脸的作风。

    陈国商人,特点就是黑,又黑又瘦又小,不好看。

    哪怕是从云国迁移到陈国后,不知道是不是随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透着一股小家子气。

    简单来说,这三个国家的人气质有很大不同。

    至于灏国遗民,实际上他们应该称作山阳人,据说最早是在一个叫做山阳的地方迁过来的,后来随着繁衍,以及大夏所在那片土地上活不下去的平民继续迁过来融合在一起发展壮大,最后所形成的。

    与大夏、云国的人在相貌上差异不大,但额头要突出一些,眼眶稍微深一些。

    服饰上也许多差别,这些灏国遗民上身是小褂子,腰间下面是一种百褶长裙,在两边开的叉,不经意间能从这缝隙中看到一条条毛茸茸的腿。

    无论男女都是这样的打扮。

    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眼中藏着的恨意。虽然面上不表现出来,埋在心底,但藏不住。

    被灭国,被统治,上千万人被圈养在一块盆地里。

    七十一年了,这种恨几乎深入他们的骨髓里了。

    尤其是看到任八千时先是诧异、惊奇,之后眼中恨意似乎比看古族人还要浓厚一些,让任八千很莫名其妙。

    自己又没和他们打过交道。

    其实这种心思不难猜,他们是被圈养的,而任八千却是混进古族朝廷里的,还带着古族的护卫。

    同样是外人,不同的待遇。

    而且任八千是女帝的夫婿,在与大夏的战争中也是出了力的。

    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但在这个各个国家的商人来往汇聚之地也多少能听到一点风声。

    他们做梦都想大夏把那帮蛮子赶回山里面去,哪怕这片土地以后的主人变成大夏,他们也能自由的生活。

    然而大夏输了,还输的挺惨,七十一年才等到大夏出兵,却是惨败而回。

    这其中出了大力的任八千如何不被人恨?如果他是古族人,他们会把这种恨意加在所有古族人身上。

    然而他不是,他也是一个相对于古族人来说的“外人”。

    “你过来。”任八千朝着不远处一个男子招招手,那男子如同没听见一般低着头要匆匆离去。

    “抓过来。”任八千淡淡道,方才那人看到自己,眼中的恨意瞎子都能看出来。手在腰上摸了一把,犹豫一下又松开手。

    一个护卫过去,一把抓住那人后脖子就拎了过来。

    “你们要做什么?”那人挣扎喊道。

    “搜搜,腰上有什么。”任八千用手指拄着下巴轻轻说道。

    随后一把用骨头磨成的刀交到任八千的手上。

    “想杀我?”任八千用两根手指捏着骨刀一边看一边好整以暇道。

    这骨刀还挺锋利,长度在一尺半。这些灏国人把骨刀塞进裙子里面贴着腿放着,还真不容易看出来。

    “没有,大人你误会了。”那人低头问道,周围都是古族护卫,哪怕再有一百个他都伤不到任八千一根手指头,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怎么说。

    “为什么?”任八千有些疑惑道。“我没见过你,应该跟你没什么仇。”

    “大人你误会了,小人不敢。”

    “误会不误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我觉得你要杀我,你就有取死之道。”任八千不理会他的言论,自顾自的说道。

    他觉得自己方才没感觉错,对方眼中的恨意在,而对方手放在腰上的位置,正是藏刀的位置。

    看到自己,眼中有恨意,又这么明显的动作,说没什么心思,当自己是傻子?

    “其实我挺喜欢看别人恨我恨的要死却又奈何不了我。不过我更想知道别人为什么恨我恨的要死,哪怕当着这么多护卫都忍不住摸刀。”任八千轻轻说道。

    “人做出什么动作都是有原因的,你总不会是看到这么多人心中害怕,所以想要摸刀找安全感吧?”

    那人立刻说道:“大人,我是想起件事情,想摸摸那东西带没带出来,结果发现没带,想要回去取。”

    “恩,说的过去。”任八千点点头。

    那人闻言松口气。

    “不过我不信,先带回去严刑拷打几天我再考虑信不信。”任八千冲着护卫挥挥手。

    那人顿时脸色大变,要是严刑拷打几天还能活么?那时候你再考虑信不信有什么意义?

    周围不少人也都朝着这个方向看过来,听到这话语后都低着头匆匆离去,转头不敢再看。

    这些日子溪万崖一直在杀,杀的很多人胆战心惊,恨意只敢埋在心底。

    看到这架势,其他人都清楚,这个人,活不了了。

    任八千其实多少猜出了一点,也许不是全部,但也能猜出一点来。

    他在街上转了半天,看到的那些目光,让他自己觉得自己想从他们口中知道什么消息不是那么容易。

    还是来点简单直接的吧。

    我这次来是做好事的,是救你们这些人的命的。就你们这小动作,女帝早晚会忍不住的。

    现在你可以刨除在外了。牺牲你一个,或者多牺牲几个,幸福千万家。

    回头会给你们立碑的。

    别说什么都是人命,自己不是圣人,也不是和尚,不讲究众生平等。

    杀一个,十个,百个,千个,万个无辜的人,能让十万,百万,千万人老老实实归于大耀的治下,为大耀的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就算达到目的了。

    说白了,任八千也知道,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不杀人是不可能的。

    早晚都是杀,既然碰到个将心思表现的这么明显的,就从他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