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酒池果林
    之前院子里发生的事情,里面的人听的一清二楚,女帝强忍着没去看任八千在那弄什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红武说几句话,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红武见她这样,心下叹气,坐了一会儿就离开。

    出门的时候看着任八千在弄的糖果树,冷哼了一声,这家伙又在弄这种歪门邪道。

    脑子里转了好几圈也没想起来“佞臣”这俩字,不过心里想的是这意思。

    要知道现在东北都护府还在和出云国开战呢,大夏虽然退去,可这事显然不能这么算了。

    还有国内整个北方现在都一片萧条。

    这种情况下身为臣子不想办法做正事,反倒弄这种小儿女的东西来讨好陛下,让他心里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如果说任八千没什么本事,他也没这么大怨气,最多只是鄙夷而已。

    偏偏从任八千弄出来的各种东西来看,还是有些本事的,刚刚抵达就弄这些东西,让他更是不满。

    任八千一边弄棉花糖一边斜着眼睛看红武,你咬我?

    我没招你没惹你的,没事老哼哼什么?

    用了不少时间才在树上重新装点好,三米高的树上,外面是一层层彩色的棉花糖,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糖果巧克力,远远看去红红绿绿的一片,很是吸引人。

    又做了两个棉花糖塞给青鸢红鸾,两人在一边看的一脸的馋相,只是陛下就在里面不好意思张口讨要。

    而林巧乐则是坐在墙头上,嘴里叼个棒棒糖,眼睛也阖上了,脑袋一下一下往下点,没几分钟就从墙上栽下来,在落下来的瞬间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从墙上掉下来的瞬间将身体一团,在空中做了个翻滚,从脸着地变成屁股着地。

    “咚!”

    摔到地上林巧乐也不觉得疼,睁着眼睛明显有点发懵,脸上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没过一分钟眼睛又闭上了,身体朝着旁边一倒,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任八千扭头看她,摇摇头,这家伙没救了!

    任八千进了屋子见女帝还坐在桌子前发呆,便道:“陛下,礼物准备好了,要不放进屋子里?”

    “好!”女帝点头。方才红武走后她偷偷看了一眼,很是心动。

    任八千抬头看看屋顶,算一下高度足够,又道:“陛下,臣想在地上挖个坑?”

    女帝问也不问为什么,继续点头:“好!”

    任八千扭头喊了石虎进来,在房间旁边的空处,一拳将地面的一块石板砸的粉碎,然后让人在那里挖坑。

    等坑挖完,任八千才让人将那棵树拔出来,再栽到之前挖的坑里,填土。

    树刚刚拿进来就吸引了女帝的目光,瞳孔一直跟着那棵树转。

    尤其是棉花糖的香甜味,让她心里痒痒的很。

    “这是什么?”女帝总算问了一句。

    “陛下,郑重介绍,这便是典籍中天堂里酒池果林中的糖果林!”任八千双手一指那颗树,很是郑重的介绍。

    酒池肉林已经落伍了,在大耀,肉的价值并不高,人们的主食就是肉,想要弄肉林再容易不过,花费也没多少。尤其对于女帝来说,糖果林才是王道。

    如果那个“何不食肉糜”的皇帝在大耀,肯定不会记载在史书上。

    为啥不吃肉?吃肉多便宜啊?没毛病!

    女帝心中雀跃不已,这样的糖果树让她觉得极有趣,比起其他的礼物更合她的心意。、

    深深点头:“甚合朕意。不过酒池是什么?”

    “顾名思义,一个池子用酒装满,人在池中,张口便饮酒,每日可醉生梦死。”

    女帝想想那场面,有些心动。

    不过装满一个池子,要多少酒?

    “朕要酒池!”女帝的眼睛闪亮。

    “等回了宫中便为陛下建造!”任八千立刻说道,酒池并不麻烦,只是要废些时间,并非一日两日能够凑足的。

    任八千从护卫手中拿出来个加长的剪子,后面的把手上绑着两根木棍,站在树下瞄了半天才用剪子将上方一个棉花糖木棍绑着的绳子剪断,棉花糖直接落下来。

    这种剪子操控不太容易,很容易剪个空。

    任八千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棉花糖递给女帝。

    “陛下尝尝!这糖果林需要用这东西剪下来才有趣。”

    伸手摘总没用剪子剪有趣,总是要稍微麻烦一点才好玩。

    就像抓娃娃机的钱都够买娃娃了,可很多人还是愿意抓娃娃机一样。

    这是任八千突然想到的一点,回去就找地方弄个娃娃机,然后在娃娃里面都塞满糖果。每天给女帝100枚硬币,然后把抓娃娃机的几率调整一下。

    让女帝一百枚硬币能抓到一到两个糖果娃娃。

    想必会很有趣。

    如果女帝不将娃娃机砸了的话。

    女帝咬了一口棉花糖,很满意的点头。

    有这棵糖果树,哪怕没七色云彩,她也不那么介意了。

    “陛下要不要试试?”任八千看女帝一口一口又一口将棉花糖吃掉,将剪子递过去问道。

    女帝接过来剪刀,刚上手就发现了问题,后面木棍绑的并不牢实,剪子会两边晃。

    不过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是小问题,伸手快如闪电,头上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糖果。

    就如同在林子里采摘果子一样。

    随着糖果的落下,女帝显得很开心,心中雀跃,如同小女孩儿一样。手上动作不停,没多大功夫就落了一地糖果。

    “丰收果然让人喜悦!”任八千评价道。

    女帝白了他一眼,将剪子塞进任八千手里,双手背在身后走回桌子,走路时踮着脚走路,显得很愉快。

    在铁索关半个多月实在太无聊了,如今任八千到了,她才总算有了乐趣。

    女帝的开心传染到任八千身上,让他嘴角微翘。

    将地上的糖果搜集起来给女帝放到桌子上,又招呼护卫继续往树上挂糖果。

    任八千道女帝身边,又将那朵小红花拿出来:“陛下,那天我见这花朵卓尔不群,有帝王之姿,就觉得应当采来送予陛下。”

    那几个在旁边挂糖果的护卫纷纷侧目,然后抬头看天……看屋顶。

    前几天你在城令府摘了一堆花的时候,可都看着呢。

    女帝将那半干的花朵拿在手里,颜色是她喜欢的红色,可总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好像这是廖城城令府中种的花?”女帝有些疑惑道,这种花在岚城没有,不过她在廖城城令府中呆了一个月,倒是有些印象。

    “原来是这花沾染了陛下的帝王之气,难怪看起来有帝王之姿。”任八千满嘴胡说八道。

    女帝眼波流转横了他一眼:“你总在朕身边,沾染了朕的帝王之气没?”

    ‘臣沾染的是陛下之势!’任八千想了想,这话说出来好像有点狗仗人势。

    ‘沾染的是陛下之威!’这好像是狐假虎威……

    “臣自从沾染了陛下的香气,如今蚊虫不叮!”任八千觉得这个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