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三百六十章 为了陛下的幸福
    “陛下,城外射进来一封信。”红武敲开女帝房门大步走进来说道。

    “写的什么?”女帝躺在床榻上懒懒的不爱动弹,或者说是身上的疼痛,让她不想动。

    “说是如果让境内那支军队离开,便解开铁索关与顺城之围,立即撤离。”红武将那张纸放到女帝床头。

    “呵!”女帝冷笑一声,如今这个时候,大夏竟然还想将那支军队带回去,岂不是可笑。

    哪怕多些伤亡,也定要将这支军队留在大耀。要知道只有这支军队手上沾满了平民的血,哪怕再大的伤亡,也要把这支军队全都埋在大耀,镇压起来。

    “那臣便不回复他们了。陛下身体如今如何?”

    “还不错!”女帝淡淡说道。

    哪怕此时如同有无数钢针扎在身上,可她也只是淡淡说一句:“还不错。”

    长久以来,一个人在宫中,早就形成了她如今的性子,无论是好是坏,是苦是乐,也不会对人说。

    所以她发怒之时如同火山爆发,杀气四溢。而在平时,又是冷冰冰的。

    直到最近才有了些人味儿,偶尔也会像个普通人那样,带着淡淡的笑意,想着自己的心事,或者是发点小脾气。

    “陛下莫瞒老夫,这种法门的后患,老夫又如何不知?这次陛下实在太冒失了,以后万万不可这样……”红武忍不住开启啰嗦模式。

    “出去!”女帝冷着脸道。

    “陛下一定要保重身体啊!”红武一边后退一边劝。

    等红武出去,女帝便将那张信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自己躺在那听着无线电台里面不时传出的消息。

    ……

    “通知前队,停下扎营!”

    行进的大夏军阵之中,一个中年将领吩咐下去。

    此人叫做于正,为大夏宣威将军,便是此次进入大耀的两支军队主将之一。”

    此时太阳刚刚西落,距离天黑还有足足两个时辰,不过周围有两只大耀的军队在游走,必须时时提起小心。

    等扎完营,中年将领又将其他武将召集到自己帐中。

    “今天如何?”

    “后方那支大耀军队仍然在跟着,既不靠近,也不在拉开,以末将估计,是自觉兵力不够,在等着与其他人汇合后再进攻。”一个大胡子将领沉声说道。

    “在西方三十里外也发现大耀探马的踪迹,应该是飞骑!”另外一个将领道。

    “武胜侯身亡,廖城的蛮子便能腾出手来,双方汇合后也有六七千人,加上飞骑,确实有些麻烦。”另外一个将领说道。

    “泽英,种天善,你二人今晚各带一万人埋伏在大营外,其他人吩咐下去,今晚顶盔带甲,保持警惕。”上首的中年将领吩咐道。

    “大人的意思是……?”

    “这些日子都要如此安排,提放他们夜袭!”于正吩咐道。

    而在紧连着的另外一个军营中,也是同样的安排。

    两支军队虽然汇合到一起,但还是由各自的将领指挥。

    ……

    任八千带着夜视镜,与厉千秋带着众人摸到大夏营地两里外。

    “呐,他们在等着咱们哪!”任八千用夜视仪看着营中,突然笑了。

    大营里,靠近围栏附近,所有的帐篷里都是空无一人,完全没有热能反应。

    哪怕傻子都知道,对方这是争等着自己等人呢。

    “你们去摸一下,他们伏兵在哪?”任八千转头和厉千秋说道,这种情况影视剧中见多了,通常是大营里面的人准备好,而外面也留下伏兵,等到自己等人冲进去便遇到迎头痛击,外面的伏兵再堵住退路夹击。

    厉千秋吩咐下去,很快就有几个飞骑消失在黑暗中。

    过了大半个时辰,才有飞骑回来禀报:“大夏营北方和西北方向两里地的位置各有一支军队,人数不下万人。”

    没多久另外一个飞骑回来禀报:“大夏营东方和东南方各有一支军队。”

    任八千和厉千秋合计一下,在外面的伏兵足足有三四万人。与其进攻大营,不如把这几支伏兵吃掉。

    打定主意后就不再犹豫,一边和南方那支古族军队,让他们一直盯着那两支军队先不动手,等到他们有了动静后再杀出去。

    而任八千厉千秋与飞骑则是摸到东北方那支伏兵不远处,任八千调整好迫击炮并不开炮,而是由飞骑先摸过去。

    现在那些大夏人还等着伏击自己等人呢,这下看看到底是谁伏击谁。

    一片算不上茂密的小树林里,上万大夏军静悄悄埋伏在这里,等着可能会出现的夜袭。

    “都尉,你看今晚有戏没?”

    “天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事,老实等着,别说话。”

    “可这该死的地方,蚊子太多了。”

    很快,声音就又消减下去,除了喘息声和有人活动下身体发出的簌簌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不少士卒甚至开始打起瞌睡来。

    “啊!”一声惨叫突然从树林边缘传来。

    “什么事?”都尉的话刚问出口,就听到树林边缘传来上千人的暴喝:“大夏狗,杀!”

    “是大耀人!”正埋伏在林子里的人来不及考虑为什么自己等人在埋伏,却被别人摸到身边这样的事,纷纷大喊道,将那些正在打瞌睡的士卒惊醒起来。

    “是飞骑!”远处传来一声惨叫,让林子里还不知道出现什么变故的人顿时明白过来。

    “点上火把!”都尉大喝道。

    在这样的黑暗中与飞骑战斗简直是找死,现在只能点燃火把结阵相抗,等待大营和另外一只伏兵来救援。

    很快,任八千就在不远处看到林子里点燃的火把,火光将林子里映的通红,里里外外都看的清楚。林子里的伏兵也看清了来人,更看清了那随着一道道身影闪耀的冰冷刀光。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啊!”任八千小声嘀咕着,拿过炮弹塞入炮管,扭头看旁边:“把住!”

    两个护卫立刻伸手扶着炮管,任八千才松手,捂住耳朵。

    “嘭!”

    接连两声,林子里正在慌忙结阵的大夏军队中间顿时爆起两团火光,以及到处横飞的破片,直接炸倒一片人。

    原本就混乱的大夏军队再遇到这种情况,更加的混乱了。

    任八千掏了掏耳朵,接过另外两枚炮弹放入炮管,捂耳朵。

    林中又爆发两团火光。

    “北面的大夏军动了,正朝着林子里赶来。”对讲机中传来探马的消息。

    “出发!”厉千秋用对讲机朝着手下吩咐,三千人立刻从远处朝着北方那只伏兵的行进路线迎头扑过去。

    这三千人与那支大夏军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冲天的喊杀声。

    而此时大夏的大营里也混乱起来,本来一直等着大耀人来夜袭,没想到它们竟然是夜袭的外面的两支伏兵,营中匆忙调兵出来救援。

    “大夏北营动了,出来了有三四千人,都是江湖武者!”对讲机中传来消息。

    “快把老子的大枪架好!”任八千连胜喊道,不忘了转头对厉千秋开口:“为了陛下的幸福……”

    然后换上极为可怜的语气:“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厉千秋:……

    他刚刚还在那想着这仗的输赢到底和陛下的幸福有什么关系,结果就听到任八千的后半句话,差点被他给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