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王八蛋,在哪呢?你出来,我肯定打死你……”任八千在城墙的拐角,悄悄探出头来仔细朝着远处的黑暗中查看。

    他没注意到,脑袋上一根天线已经将他完全暴露了。

    这里是东墙与南墙的拐角,是少数比较平静的地方。

    喊杀声就在他旁边十几米的地方传来,他却视如不见。

    “留意点箭的来势,到底是在哪射出来的。”任八千对身边石虎叮嘱道,石虎脑门上同样顶着一个夜视仪,正好奇的朝着外面看,没想到用这东西看人竟然是这样的,让他觉得很新奇。

    “通知下去,放!”任八千朝着身后说道,方才他已经将迫击炮的角度调整好了,留在那里的人只要将炮弹放进去就可以。

    片刻后“嘭”的一声炮响从城内响起,任八千紧紧盯着下面的人海,虽然看不清人,但多少能看出一些动作来,只要找在那个时候弯弓搭箭的人影就行了,弯弓的动作幅度并不小,很有可能会找出来。

    “轰!”炮弹直接在城墙外炸响,将夜视仪的一角染成了红色。

    方才那一瞬间他看到起码有三个人做出同样的动作,不过却没一个人射到。

    “是不是他们中的哪一个?”任八千在心里思索,忍着没开枪。

    悄悄溜下城墙,将迫击炮重新调整了一个角度,任八千再次躲在城头,让人开炮。

    “嘭!”

    任八千仔细看着黑暗中的人影,心里骂了句mmp,这次起码有十个人做出同样的动作。

    大夏并不仅仅有一个神射手,这样根本找不出人来。

    任八千想到此处,将枪架挪动下位置,按住扳机扫了过去。

    不管是不是,打了再说,打错了算你倒霉。

    前两个弓手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成破布娃娃。

    第三个弓手身体猛的朝着后方一跃,然后拔腿就跑。

    “高手!高手必须死!”任八千顿时如同找到正主了一般,根本不管其他人了,直接操着机枪喷射着金属长龙朝着那个人影扫了过去。

    不过外面黑暗中人太多,又只能看到人体散发出热量形成的色块,那人只几个闪身,任八千就难以从人群中找出来他了。

    朝着大概的方向将一个弹链打完,任八千才让石虎提着长枪下了城墙。

    晚上的事情还很多,总不能和他一直耗下去。

    任八千几发炮弹之后,东城墙外形成了好几次进攻的断层,让这个方向城墙上的士卒多少能缓口气。

    而且大多数云梯都被毁掉了,此时的进攻强度还算能接受,甚至还有一部分士卒能轮流歇一歇。

    借着任八千又到北门方向一连打出八炮,其中又有两发炮弹被人射到,其中一枚是先碰撞到墙上又掉落地上后爆炸。另一枚则如同东面的两枚一样,直接被挂在墙上了。

    这几炮打出去,顿时让城墙外的夏军一空,云梯也消失了大半。

    三个方向都走了一遍,大夏的进攻终于减弱下来,又过了半个时辰后终于鸣金收兵。没了云梯这种攻城器械,哪怕他们人多也没用,只能加紧砍伐外面的树林制作器械,才能组织起下一波进攻。

    当大夏军收兵,许多士卒直接坐在血泊里,靠着墙,沉沉睡去。

    连续奋战了这么久,哪怕铁打的人也扛不住。

    任八千再次带着护卫登上城墙。

    “把那个拿下来。”任八千指着下方被钉在墙上的炮弹对石虎道。

    “不会炸了吧?”石虎可知道这东西的威力,这两天看过太多次了。

    “小心前端别碰到就行了。”任八千挥挥手。

    这东西他早问过了,这种炮弹都是双保险,一个在底端发射的时候打开,另外就是顶端的引信,需要落下并且达到一定的力量才会触碰引信爆炸。

    只要一个条件达不到,就是安全的。

    别说现在是被箭射穿,就是被曳光弹打到,也不会轻易爆炸。

    任八千让人找几条布来,先将箭杆切断抽出来,然后将炮弹包扎好,让人小心翼翼放到一边,下次大夏进攻的时候就直接朝着下面扔。

    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能爆炸,他也不知道。

    哪怕不能爆炸,也能砸死一个。

    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打量被从炮弹上切断拿下来的长箭,都是木杆,白羽做尾,前端是精铁做成的箭头。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将两支短箭都递给石虎。

    “大人,是同一个人的箭。”石虎只打量了一眼就说到。

    “怎么知道的?”任八千好奇问道。

    “一些弓手会在箭上做记号,意思是这个人是自己射死的。这里,有个刻出来的痕迹,两支箭上都有。”石虎解释道,将箭尾递给任八千,指着尾部说道。

    “果然!”任八千朝着石虎指着的地方看去,果然在箭杆底部发现一个小小的图案,如同一朵简易的花朵。

    “好了,如果没死算他命大。”任八千挥挥手,不再理会那个弓手的事情,回到城令府又将装着地雷的箱子搬出来,带着人匆匆出了城,在城外一百多到两百多米的地方分散开埋了十颗地雷。

    七二式反步兵跳雷,在被踩到后,其中的雷弹部分会跳到一米到两米的高度后爆炸,爆炸的威力不算强,但其中包含的650枚杀伤破片,可以在半径十四米内制造大量的伤者。

    这种地雷本身就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伤人。毕竟一个伤者需要两个人抬走,还需要人照顾,比起直接杀死,反倒更加能拖累对方。

    而且伤员还是要吃粮食的。

    这也是任八千回到地球后带回来地雷的原因。

    对方想要兑子?那么自己就给他制造大量的伤员。不能战斗,还要派人照顾,还要消耗粮食。

    “千万小心别踩到,谁要是踩了,估计就可以直接埋土里了。”任八千将地雷放进土坑里,将两边的土洒在上面盖上,然后再三强调。

    听了这话,身边的护卫和飞骑立刻一个个噤若寒蝉。

    任八千用的这些东西,哪怕是地轮级的,一个不小心都得重伤身亡。

    一个个挺壮实的汉子,走道都跟猫似的,连大气都不发。

    实际上这种地雷在埋下一段时间后才会开始运作,这就是为了防止布雷的人不小心踩到。

    同时所谓的跳雷也不是如同影视作品中那样如果踩住或者被东西压住就不会跳出来爆炸,只要踩中,引信就会被点燃,哪怕不动,它也会在短时间内原地爆炸,只不过对于周边的破坏会小一点。

    接着又在城北、城西三个方向也都各埋了十颗地雷,任八千才带着人回了城,让人找出十几条白布来,用鸡爪子爬出来一般的字迹在上面写着:“小心脚下!”

    “大人,这不是提醒他们吗?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石虎摸摸脑袋道。

    “这布在多少米内能看清?”任八千斜着眼睛问他。

    石虎闻言转身跑到远处接着灯笼的光芒仔细看,又跑回来道:“白天要三四十丈吧?现在也就十几丈左右就看不太清楚了。”

    “咱们埋多远了?”任八千恨铁不成钢。

    “得有五六十丈了。”石虎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那不就得了?对方先踩雷,炸死炸伤一片。然后看到城墙上的布,走路是不是会注意点脚下?哪怕不想注意,也拦不住他们会胡思乱想吧?”

    “然后呢?咱们没在城墙下埋啊,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了!”石虎继续问,他还是没弄明白任八千这么做的用意何在。

    任八千抱着膀子一脸严肃:“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石虎:……

    ……

    第二天,大夏休整了足足一天,第三天才抬着一堆云梯出来继续攻城。

    如今那种移动建筑一般的大型云梯已经没了,全都是如同梯子一样的云梯,几个人扛着就能直接送上城墙。

    大军先是排成军阵充满肃杀之气的朝着廖城逼近。

    任八千听到大夏军已经出营的消息,便和女帝、厉千秋等人匆匆赶到城墙上,只看到整齐的大军出了军营后排成军阵整齐朝着廖城逼近。

    最前方的仍然是举着盾牌的士卒,后面则是弓箭手,枪兵。

    而在两列士卒之间,还有几个人抬着云梯。

    目光所及之处,起码四十多架云梯,而且后面还有云梯从大营中出来。

    “他们做云梯砍的都是咱们的树吧?”任八千脑子里突然跳出这么一个想法。

    “他们生火做饭砍的也是咱们的树!”厉千秋在旁边幽幽跟上一句。

    “这算不算吃咱们的,用咱们的,还要打咱们?”任八千又问。

    厉千秋的表情一凝,之前还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如今听任八千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顿时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

    “快到了!”任八千和厉千秋闲扯几句,看大夏军已经逼近昨日埋雷最远的一颗了。

    厉千秋知道任八千晚上跑出去埋了一些东西,但不知道是什么,此时听他一说,就集中注意力仔细观看。

    当一排军列从第一颗地雷上迈过去,第二排又迈了过去,竟然神奇的没有踩到。

    然而第三排中的一个弓箭手脚步落下的时候脚下发出“咔”的轻微声音。

    一秒后,当他脚步抬起,雷弹直接从地上弹起来。

    “轰!”

    带着火光,无数钢珠和破片朝着周围急射。

    除了距离最近的一些人被炸飞和直接打成筛子,还有不少人被乱射的破片打伤,大夏的军阵中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接着第二枚,第三枚……

    众人在城头看着逐渐混乱起来的大夏军阵,立刻神清气爽起来。

    “任府长,这次是什么宝贝?”厉千秋扭头问道。

    “跳雷!”任八千说了两个字。

    他方才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大夏军阵是盾兵在前,神弩营和弓箭手在后,这是为了防止古族军队的冲击,可以在第一时间用箭雨覆盖。

    然而在此时,这些地雷几乎全都是在神弩营和弓箭手的队伍里面爆炸的,对于这些没有太多防护的弩手和弓箭手,造成了最大的杀伤。

    杀伤的人数虽然不算太多,但也有三四百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伤者,尤其下三路,腰部往下的位置……

    大夏军还没抵达城墙下就陷入了混乱。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大夏军才继续前行,此时前方的人有眼神好的才看清城墙上那条白布到底写着什么。

    然而,让任八千没想到的事发生了,那些大夏军如同没看见一般,丝毫慌乱都没有。

    “大爷的,那帮文盲不识字!”任八千好半天终于找到原因在哪了,差点摔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