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准备如何和陛下交代?
    王大锤走在一条土路上,此时夕阳西下,让他回忆起自己已经逝去的青春。

    旁边一块写着景阳冈的石碑,前方不远处便是一个酒肆。

    镜头一转王大锤进了酒肆,一拍桌子大声道:“小二,上酒。”

    一碗饮尽,王大锤再次拍桌子:“小二,上酒,再来一盘泡菜。”

    第三碗喝完,王大锤再次要酒的时候,小儿小声道:“客观,我们这酒酒劲儿大,号称三碗不过岗……”

    “少废话,上酒,我有蓝瓶……”王大锤拍着桌子底气十足。

    ……

    片刻后,喝了十八碗酒的王大锤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时一声虎啸,如同风卷残云,一只吊睛大虫出现在王大锤眼前。

    王大锤先是一愣,随后一把掏出蓝瓶灌进嘴里,眼睛顿时一清,扭头就跑。俩腿跟风扇似……

    “喝完酒还是要喝蓝瓶……”

    任八千坐在沙发上咧了咧嘴,今天是蓝瓶广告首播的日子,他特意看了下,倒是让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王大锤那张脸,不少年轻人看到他都想笑吧。

    看完广告,他将电视关了,拿起之前去上次给女帝定做衣服的地方拿的一件披风,又拿了女帝的零食、一箱子化学实验用玻璃器皿和一些其他材料回到大耀。

    还有一个布袋的盐,大概二十斤上下,部分是娜古的佣金,还有一些则是给寨子的,差不多够寨子用半个月,算是谢意了。

    刚一回到大耀,任八千就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将他吓了一跳。

    而被他踩的比他反应还大,一个翻身就将任八千掀出去撞墙上了,手里东西掉了一地。

    “你想吓死谁啊?”任八千感觉自己浑身都疼,心想要不是自己现在是人轮级的高手,今天八成得趴下了。

    而始作俑者就是被他踩了一脚,如今浑身都炸毛的林巧乐。

    “是你踩我的!”林巧乐此时是彻底醒了,一脸悲愤,方才被踩一脚真的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如果有尾巴,估计得炸得和狼牙棒似的。

    “这么大的屋子,你在那干嘛?”任八千方才就听到一堆稀里哗啦的声音,此时低头一看,那些玻璃器皿果然碎的跟豆腐渣差不多了。

    “这么大的屋子,我为什么不能在这?”林巧乐也瞪着眼睛,满脸的威慑意味,就差露出虎牙来了。

    任八千:……

    “你知道这些有多贵重么?”任八千指着脚边箱子里的一堆玻璃碴子一脸怨念。

    “是你踩我身上的。”林巧乐也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感觉自己可能惹麻烦了,卧倒,闭眼睛,睡觉。俩胳膊连耳朵带脑袋全都遮起来。

    任八千见她的样子也是哭笑不得。

    脑袋都藏起来了,你以为你是鸵鸟?

    可惜了,自己还打算给学生演示一下化学实验呢,这下可好,还没开始就已经阵亡了。

    任八千也不管那个箱子了,到一边打开无线电台,想听听自己离开这一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古代的战争不像是现代,几天都能从准备开战一直打到别人首都去了。

    从开战到现在也有十日了,现在援军距离前线还有一段路程呢,女帝也要再过几日才能抵达前线。

    时间都耗费在路上了。

    不过这对于刚开战就吃了个大亏,又在熟悉新的及时联络工具的古族来说并不是个太糟糕的事情。

    因为对方同样在路上耽误大量时间。

    “陛下,在没?”任八千听了一会儿,等没人说话后开口问道。

    “何事?”女帝似乎一直在窥屏,只是不发言而已,任八千问了几秒后就淡淡回应。

    “原来陛下在,微臣见过陛下!”立刻有人道。

    “见过陛下”+1

    “见过陛下”+2

    任八千:……

    你们这帮人怎么一点儿眼力劲儿没有?

    “有事便说,无事退下。”女帝淡淡道。

    这下频道里总算是清净了。

    “北方天冷,陛下多穿点,我给陛下准备了一件披风,明日就让快递给陛下送去。”任八千笑道。

    女帝:……

    “你那如何了?”女帝转而问道。

    “应该没问题,这两天再去另一处看看,之后便可以着手设计制盐的方案了。”任八千说道,如今他做什么事情,女帝是这个世界唯一能够和他分享喜悦的人了。

    “那便好!”女帝的声音带着喜悦,无论在哪个国家,盐铁都是极为重要的,然而在大耀,这两块都是短板。

    如今铁已经初步解决,现在盐也看到了希望。

    女帝如何能够不欣喜。

    两人又聊了几句,任八千才告退关掉电台,扭头就看到林巧乐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可怜的在那看着自己,两只手捂着肚子。

    “这事我帮不了你,你可以出去喝点热水。”任八千道。

    “喝水也喝不饱……”林巧乐幽怨道。

    “你这是饿了啊?”任八千恍然。

    “你以为呢?”林巧乐幽幽反问。

    任八千出去让护卫给林巧乐准备些吃食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天一夜林巧乐也基本没出屋子,就连饭菜都是别人送到门口的。

    应该是一直在那等自己回来。

    “这个缺心眼儿的丫头!”任八千叹道。

    ……

    第二天任八千让一个护卫将给女帝的披风和零食带下山送走,便再次出发前往山里,这次要走上一整天,晚上也要在外面过夜,很多学生都有些兴奋。

    铜兰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到任八千旁边幽幽道:“你昨天和林姐姐在房间呆了一整天,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你准备如何和陛下交代?”

    任八千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铁索也如同一根天线似的从任八千头顶伸出来,笔直笔直。

    “你这是从哪学的?”任八千一脸囧囧有神。

    “阿爹每次去青楼说喝酒,阿爷都是这么说的。”铜兰继续幽幽道。

    任八千震惊了。

    铜震野老梆子你那一连串的决战青楼之巅的战绩,还有脸这么说别人?

    铜兰你爹其实是捡来的吧?

    “啊呜——!”一脸睡意的林巧乐打了长长一个哈欠问道:“为什么要交代?”

    “反正没好事,每次阿爹都会被娘亲打。”铜兰一脸鄙夷道。

    任八千一脸八卦:铜兰你爹要是知道你把他暴露了,你会挨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