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二胡又成精了
    任八千和女帝离开游乐园后找地方吃了顿饭,地方还是挺精致的。

    刚吃到一半,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二胡声,用音响放出来的,声音巨大。

    调子还很耳熟,任八千差点就跟着唱出来。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任八千顿时震惊了,这是神曲啊。

    扭头一看,一人拖着个小车,上面还装着音响,手里拿着二胡,就站饭店门口拉着呢。

    任八千的音乐之心顿时熊熊燃烧起来,他又想起来自己那把惨遭镇压的二胡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看饭店老板出去和那人打交道,任八千也跟着出去扔了一百块给他,“借我拉个曲子,音响也拔下来吧,太吵。”

    然后就拿着那人的二胡往旁边一坐开始调音。

    之前那人拉着音响在饭店门口拉二胡,别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都觉得挺厌恶的。

    不过此时一看换了个穿着干干净净,长得也挺清秀的年轻人在那调音,很多人还看到之前他给那人100块,顿时感兴趣起来。

    毕竟在这个城市,这种当街表演还是不多的。

    女帝坐在窗边看着他在外面拿着上次的那个东西,心里也有点好奇,毕竟方才那人拉的还不那么难听,不知道任八千又想要做什么。

    任八千调试好后,就开始一脸陶醉的拉了起来。

    《神经病之歌》的曲调随着他的手左右横拉流淌出来。

    曲调很欢快,虽然路过的人都没听出来是什么调子,但听起来还挺不错的,不少人都驻足观看。

    十几秒后,曲调开始有点怪异,然后画风突变。

    几个短促的声音从他手中拉出来,如同一只老母鸡或者夜猫子在冲着你笑一般。

    本来还觉得不错的众人被这突然转变的画风打了个措手不及,一脑门的懵逼,这是什么情况?

    然后就看任八千的手在那左右飞舞,众人仿佛看到了一只老母鸡在那拍打着翅膀在冲着你咯咯咯咯咯笑个不停,还是嘲笑的那种。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嘲笑了。

    被一只二胡精嘲笑了。

    谁说建国后不能成精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每个人都能从那个声音中听出嘲笑的意味来。

    能停下来听他拉二胡的,肯定不会是焦急的人,也不会是心情太坏的人。可本来心情还不错的许众人听到此时顿时心情都不好了。

    一大半人竖起中指扭头就走。

    女帝在里面捂着额头,脑门青筋直冒。

    打定主意下次再也不让他碰这东西了。

    其他客人此时也是一脸无语。

    等任八千终于拉完,老板立刻小声道:“兄弟,对饭菜哪不满意和我说,没必要这样!”

    任八千脸一黑:“有那么难听?”

    他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已经有了b站小胡仙儿的一半水准。

    “算了,给你吧。”任八千把二胡递给之前那个人,那人也是一脸懵逼的接过去,他自认自己就够牛的了,那曲子无论在谁家门口一拉,就没有不痛快给钱的。

    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

    恭恭敬敬的把那100块双手递给任八千:“兄弟,这钱我不能收,虽然我做这行的,可也知道深浅。还请兄弟告诉我那曲子叫什么,在哪能找到谱子。”

    任八千竖起大拇指,果然是识货的。靠近那人耳朵小声告诉了名字,然后一脸洒脱的转头进了饭店。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留下一堆复杂难明的目光。

    想要拿板砖糊他的那种。

    “陛下,一会儿我再去买个二胡!”任八千坐下就说道,他觉得自己追求音乐的道路不应该就这么停止。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

    音乐就是我的梦想。

    “不行!”女帝顿时一巴掌就把桌子砸下来一块。

    老板刚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哭的心都有了,这两人是来砸场子的吧?

    “你要是再碰那东西……”女帝犹豫一下,呲牙:“把你捆广场上和上次埋进去的那个作伴!”

    任八千觉得自己的梦想就这么夭折了。

    刚出了饭店,任八千就接到电话,是老妈打过来的。

    “老妈”任八千一脸的灿烂,和老妈唠了几句家常,随后老妈小声问道:“你弟弟出了点事,你能不能找到人想想办法?”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任八千眉头顿时一皱。

    “是这样,万年和人打架,说起来双方也都没什么大事,不过对方现在不依不饶,在医院里也不出来了,医药费都是咱们拿的,就是这样也无所谓。可他们还闹到学校去,现在学校要处分万年……”

    “两个人打架,为什么学校要处分万年?”任八千有些不解。

    “是对方说了些难听的话,然后万年先动的手。打了一架,万年鼻子破了,脸也肿了一块,可他也没当回事。可那小子猴精的,直接就去医院了,然后就不出来了。医生都说了没什么事,可他还说这疼那疼的,我一看他家那样子,挺刁的,想着那就在里面待着吧,咱家也不差这点钱。

    然后吧,对方家里就要十万块私了,你爸那性子怎么可能同意,本来这事就不怪万年。然后对方就找学校去了,毕竟这事是万年先动的手,现在学校要处分万年。我想着你现在不是有个职务么,能认识些人,看看有没有办法。”

    “我知道了,放心吧,没事。”任八千安慰道:“这事你别管了,我找人处理,肯定没问题。我先给万年打个电话。”

    任八千挂了电话直接给任万年打过去。

    “老哥。”任万年的声音响起来,声音倒是正常。

    “怎么回事?”任八千张嘴就问,方才老妈说的话,有的地方不清不楚的,还是任万年这个当事人说的清楚。

    “没事。就是和人打了一架,不过也是他嘴贱。”任万年有点忿忿不平。

    “说什么了?”任八千好奇道。

    “那次你不是发照片在朋友圈了么,还有嫂子的,被我一个室友看到了。那天和别人说嫂子特漂亮,他们不信,我就翻出来给他们看了一下,结果那个二逼嘴贱,说的挺难听,我就和他打起来了。”

    “说什么了!”任八千一脸平静,可同样的话,这次声音就深沉了许多。

    “他说,哥你是接盘侠,嫂子那样的要不是找接盘侠,根本不是普通人家能养的住的。我就和他骂了几句,他就说现在是你嫂子,以后不一定是谁老婆呢。然后我就和他打起来了。”

    “屁大点事也和人打架,下次这事和我说。行了,我知道了,学校那面和那家你不用管,一会儿把那小子在哪个医院,什么名字发给我。我找人给你安排好。”任八千淡淡说完,挂了电话。

    至于为什么学校不处分那小子偏偏处分任万年,他也不想问了。

    “接盘侠是什么?”女帝扭头问道。

    “没事!”任八千摇摇头。“今晚我得去趟泉城。”

    “我跟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