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九十章 天地万物之道
    “任府丞今日都讲了什么?”晚饭的时候铜震野顺口问了一句铜兰,他还真有些好奇任八千会讲什么。

    在他心里,任八千好东西有许多,不管是他弄出来的水泥、红砖还是玻璃厂、太阳能炉,用处都是极大,而这都是他随意拿出来的,没人知道他肚子里还有多少东西。

    起码这两日在养心殿中看到的那闪烁着五颜六色光芒的东西,就是他之前所不知道的,还有女帝的那两个落地灯,养心殿中摆着的沙发,还有铜兰说过的能放出声音的电脑,再远些还有做出来的冰,实在太多了。

    也正是如此,他才会把最喜爱的孙女送到那里去。

    “不知道啊,他絮絮叨叨讲一堆,啰嗦。”铜兰撇嘴道。今天任八千讲的东西她还真有许多没听懂,不过别人都不问,她怎么能问?她可是天才!

    “说说看,都讲了什么。”铜震野再次问道。

    “说他们都是废物,如果回家都只能被当做宠物养一辈子,在学府学习才是他们唯一的机会。”铜兰很自觉的把自己刨除在外了。

    “还有个傻蛋不服气,结果被那废柴用个棍子喷出几个东西就个弄趴下了,然后直接赶出去了。”铜兰又咯咯笑起来。

    铜震野微微点头,任八千的话在某些方面没错,那些天赋不足的子弟,在家中不受重视,修为上无法再进一步,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作为,只能拿着月例繁育后代。

    “他还说要讲四门课,要教我们识字,和以前的不一样。”铜兰又道。

    “哦?怎么个不一样法?”铜震野很感兴趣问道。

    周围的人听着这一大一小问答,也都不说话,他们也都很感兴趣。

    起码铜震野在府中的时候几次赞叹任八千,让铜府的人对任八千的看法与外界的普遍看法有些不同。

    “说是咱们以前用的大夏的文字,太过繁琐了,他要教一种更简单更便于传播的文字。”铜兰将任八千关于让许多人都识字看新闻的话说了一遍。

    “上到国家大事,下到阿爷你昨天晚上又和秦大人在青楼打架了。”铜兰一五一十的把这话说出来,整个大厅顿时就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众人都是一脸古怪。

    “咳咳!”铜震野咳嗽一声,随后在心中思索关于任八千所说的新闻,不过怎么想都没太大意义,就和公告栏差不多了。

    “还有什么?”铜震野继续问。

    “还有要教算学,和物理、化学这三门课,他说物理就是研究世界的结构和规律,化学就是研究世界的构成,以及转化出新的物质,这两门叫做自然科学。”

    铜兰这话一说出来,铜震野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铜兰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他却立刻从中察觉到一些问题,按照这话,他要讲的分明就是“天地万物与自然之道?”这岂不就是讲天下间的一切道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任八千讲的东西就有些让人觉得震惊了。

    只是他所讲的是不是真的?又是如何讲?铜震野思索片刻道:“每日讲的东西记好,拿回来给阿爷看看。”

    “哦!”铜兰噘着嘴应道,自己还得记,太麻烦了。

    她感觉自己麻烦大了。

    这一天有着相同谈话的人有许多,很多人一开始没在意任八千会讲什么,但等听别人说了以后,也都留上了心。

    毕竟任八千的话实在太唬人了,研究世界的结构、组成部分,规律,以及转化新的物质,怎么听都不是普通东西,天地万物与自然之道,不知道多少人立刻想到了一些传说中的天道。

    众人又怎么能不在意。

    ……

    此时的女帝缩在沙发里,任八千坐在养心殿院子外的小凳子上,面前一堆篝火,上面一个架子。

    任八千在烤羊腿,手上一边摇着杆子,另一只手则是不时一刀一刀的将羊腿切开。

    任八千在以前一直认为没什么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两顿。

    不过这里没有烤羊肉串的,他只能自力更生了。

    一只羊羔他慢慢烘烤了一个时辰,烤肉的味道早就传到养心殿里了,女帝吸了吸鼻子,扭头看了一眼大殿门口方向,又继续看电视剧。

    就在女帝的耐心都快耗尽了的时候,任八千才端着一个盆进来,散发着极为香浓的烤肉香气,让人垂涎三尺。

    至于养心殿外面的护卫则是一脸幽怨,那人在眼皮底下烤了一个多时辰揉,两人闻了一个多时辰的香气,简直是一种煎熬。

    任八千和女帝两人对坐在一张不大的桌子前,任八千给女帝倒上酒,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吃烧烤没有酒也是肯定不行的。

    旁边还摆了两盘水果,免得一会儿吃烤肉太腻。

    女帝先将两大块肉送进肚子里,喝了一杯酒,才随口问道:

    “听说学府第一天开学就出事情了?”

    女帝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此时才问。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削不直溜,先收拾一顿,以后也好管教。”任八千随意笑道,那帮家伙虽然天赋不怎么样,但没几个老实的。一开始若是不把他们打压住了,以后就难管教了。

    “哦!”女帝点点头。

    “估计明天会有人告状吧!”任八千借着又道。

    “哼!”女帝冷哼一声:“他们敢!”

    任八千竖起大拇指,就喜欢你这霸道的范。

    什么叫后台?这才是,不管自己做的对不对,谁敢提意见揍谁。

    “听说你要讲天地万物的道理,朕很高兴。”女帝语气虽然平淡,但话语中还是透着点开心。

    因为她知道,任八千要讲的东西,是真正能推动大耀发展的东西,是那个世界的基础,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任八千愿意把这些东西教给其他人,她很开心。

    因为她是大耀的帝王,想着的永远不会是一家一地。

    “我说过的,要让大耀变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任八千遥遥举杯,之后饮下。

    女帝听了这话眼睛都弯了起来。

    任八千适时从袖子里拿出一朵蓝色的花放在桌子上:“我看最近很多花都凋零了,只有这花始终绽放着,便觉得像你,永远都不会凋落。其他花开的时候,它盖住群芳,其他花落的时候,它一枝独秀。”

    女帝捻起那支花在眼前看了看,又别在衣服上,淡淡道:“这花的名字叫做庆阳,只有到阴云连绵的季节才会凋零,之后便再次盛开。”

    “是当它凋零的时候,老天都不舍得它,因此落泪。而在它再次绽开之后,老天也展露欢颜。”任八千接着女帝的话说道。

    心里顺便给自己点个赞,哄女朋友是一个需要实力的活。

    见到女帝鼻子上微微皱了下,任八千便知道她很开心,这是她的小动作。

    皱鼻子说明心情很好,很欢快。而眉角上扬说明她想杀人。

    女帝开心,自己也会很开心,情绪是会传染的。

    无论是开心,还是悲伤。

    看着那张精致的,放下清冷后虽然仍然充满英气,但又带着她特有那种独特魅惑力的脸庞,任八千觉得,如果自己能活200年,一定要哄她176年。

    那24年是自己之前的日子。

    (任八千没意识到,按照地球的年纪,他现在是26岁。因为地球上已经过了两个春节,不过他一直以为他才2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