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七十章 对啊,真的能为所欲为。
    鲁老接过长生刀后先憋了半天劲儿,然后一脸意外:“怎么没有反应?”

    “怎么会!”任八千把长生刀拿回手中,随着意念能长能短,能大能小,能进能退……

    “我试试!”杨森接过去,然后憋了半天劲儿,口中念叨着“长……长……”

    可半天过去了,仍然没有反应。

    这下众人目光就多少有些不对了。

    任八千琢磨着,莫非只有异界人才能用?可自己是地球人啊,将长生刀又塞入女帝手中,想看看是否有什么变化。

    几十秒后,女帝手一抬,刀被她扔了回来:“只有你自己能用。”

    “这东西还有认主功能?”任八千一脸诧异,完全没想到啊。

    不但任八千意外,其他人也意外。

    能认主,代表着什么?这把刀在某方面和任八千契合?还是这把刀有自己的思想?

    前者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那任八千通过什么控制这把刀?而后者,这把刀难道是活的?

    “看来这把刀只有我能用了,过些天再带你们需要的东西回来吧。”任八千将刀插回刀鞘,虽然这刀废柴了一点,但只有自己能用,还是让他觉得不错。

    “这把刀先留下,我们还要进行一些检测。”鲁老连忙抓住任八千手臂。

    虽然只有任八千能用,但这把刀的研究价值也是巨大的。

    任八千略微想一想,让他们研究一下这刀也好,看看到底还有没有什么秘密。“千万别弄坏了,弄坏了你就别想要其他东西了。”任八千叮嘱道。

    鲁老捧着刀,一溜烟就跑出去喊研究员了,留在这里的任八千他也懒得理会了。

    现在首要的目标就是研究出这把刀的秘密。

    将刀暂时留在这里,任八千也不再多停留,和女帝直接离开,回了sy那个死了好几个人的凶宅。

    起码在那栋楼大部分人都认为那间屋子就是凶宅。

    当任八千出现在那个小区,几个人先是一愣,随后面色大变,在任八千走后连忙给警察打电话:“喂,110?我看到那个杀人通缉犯!”

    几个警察刚准备出警就被人拦了下来,毕竟之前任八千的通缉令已经被撤销了。

    不过这些警察都对他的案子印象太深,尤其那张纸条。一听到他的消息,立刻就火冒三丈想把他抓起来。

    经过提醒才想起来,那人已经不是通缉犯了。

    到现在很多人都不明白,那个人犯的案子几乎是证据确凿,而且影响这么大,这么坏,竟然怎么会取消通缉令。

    “看看吧!”之前拦下他们的人扔过来一张纸,上面是之前一些事情的通知。

    通知里,任八千摇身一晃成了某秘密部门的人员,而金家涉及到一系列案子……

    其实这张通知本来没什么必要发,不过他们也怕再有人找任八千的麻烦。以任八千之前做事来看,最后不一定掀起什么风浪来。

    干脆专门通知了一遍。

    “以后只要他不违法乱纪,不要管他。”最后那个警察再次重申一遍。

    ……

    任八千站在房门前看着新换上的门锁和自己手中的钥匙略微有些无语,自己连自己家都回不去了。

    打电话给陈世,问了新锁的钥匙放在什么地方,任八千才打开房门。

    里面到处都是灰尘,还有整整一个客厅的购物袋,全都是之前在米兰买的。

    上面蒙着一层布,看样子是自己的床单。

    给家政打了电话,对方在接到这个电话也很意外,任八千在说明了自己不是通缉犯,并且说明之前是个误会,自己实际上是国家工作人员,对方立刻承诺马上安排人过来收拾,并且带着新的合同。

    女帝站在那微微皱眉,随着她甩了一下袖子,整个客厅的灰尘仿佛被风暴刮起一般,瞬间就看不到人了。

    女帝见情况不好,一瞬间就出现在房门外面,留下任八千在里面接受灰尘暴的洗礼。

    “咳,咳!”任八千一手捂着鼻子,从头到脚跟煤堆里钻出来似的。

    扭头看看女帝。

    女帝也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等了一个小时,承诺的马上就来的人终于抵达,此时屋子里比之前还要脏,墙壁,天花板上到处都是灰,只要声音大点,灰尘就从头顶往下落。

    半个多小时后,洗澡换了身衣服的任八千拉着女帝去超市购买食材和女帝的糖果,酒。

    “有事?”任八千看着突然拦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年轻女子问道。

    二十七八岁,穿着一件警用大衣,头发扎了个马尾,看起来很爽利。

    女子从兜里掏出个证件:“警察。我只是警告你,不要犯到我手里。别以为自己做下的事情就这么完事了。”

    “如果你觉得我做了什么,可以抓我。”任八千伸出双手,露出一个笑容。在那证件上扫了一眼,似乎是叫做林穆。

    “不过我的通缉令已经取消了吧?其他人都没来,只有你来,如果不是正义感爆棚,就是你和金家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告诉你,其中有一人是我阿姨,她做了什么?她从来都没伤害过任何人,就死在你这个杀人犯手上。”林穆咬牙切齿道。“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这是你留下的吧?你这个杀人犯!就应该被枪毙。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背景让通缉令取消,但不代表之前的事情就那么过去了。”

    “哈,金家做过那么多事情,你怎么不抓呢?被金家下手的人,又做过什么错事?”任八千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貌似很有正义感,实际上欺软怕硬,说不定你能当上警察,还有金家的关系,所以怎么可能去管他们。那么现在是想要报仇么?”

    说到这里,任八千微微弯着身子,让自己能直视对方双眼,轻声细语道:“你猜,如果你死了,会不会有人给你报仇?”

    林穆气的浑身发抖:“你以为你真的能为所欲为?你威胁警察,小心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任八千一脸认真点头:“对啊,真的能为所欲为。”

    “你……”

    任八千话音刚落,自己先笑了起来。

    这么挑衅这个自以为是,神经病一样的女人,也没什么意思,他也没觉得自己真的能为所欲为,只是挑衅对方一下而已。

    “貌似是你来威胁我的吧?忘了说,我是国家公务人员,不过具体身份你没资格知道,我所做的事情是国家机密。至于之前那个问题,你应该在金家还在的时候问问他们,有钱有势是不是真的能为所欲为,想必他们会给你一个答案。”任八千笑了笑,转身拉着女帝,直接从女子身边穿了过去,留下她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

    “你很无聊!”女帝略微有些不满道,在一个无关的人身上竟然浪费这么长时间。

    “只是教清她一个现实而已。何况我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两人的声音就这么传到林穆耳朵里,让她差点咬碎了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