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需要一条哈士奇
    侯勇三人从房子里出来的时候外面俩人早就不见了。

    “简直是太恶劣了,太过分了,太穷凶恶极了。上面竟然拿要和这样的人谈。”思思咬牙切齿道,身上还往下掉玻璃碴子。

    “资料你又不是没看过。”侯勇也是一脸的怒气,不过还是压抑着自己,知道事关重大。

    想起这些日子看到的资料,思思的怒气也发泄不出来了,资料上那个女人简直是非人类。

    “人家是往地上开枪的,也没真想把你们怎么样。”旁边走出了沈度三人,沈度此时心情大爽。

    自己好歹还说了几句话,这三人比自己还惨,心里立刻平衡多了。

    “哼!”侯勇三人冷哼一声。那俩人这些日子在r国一共犯了六起案子,死了差不多20个人。在国内做的事情更是令人发指。

    对方都掏枪出来了,他们三人还真不敢赌对方会不会毙了自己三人。

    “不过你们还真是活该单身啊!”沈度戏谑道:“人家在那甜甜蜜蜜的,你们非要急着上去打扰。我都说再等一会儿了,你们非不信。这下可好,鸡飞蛋打,想要再堵到这两人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少说风凉话,你不也被人扔江里了?”侯勇骂道。

    “被那样的美人亲手扔到江里,未尝不是福分!总比被人用枪打要好。”沈度一脸毫不在意。

    侯勇脸色一黑,纯心恶心我们是吧?

    “沈组长,你和刘同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会祝福你们的。”思思牙尖嘴利道。

    听到这茬,沈度的脸也黑了下来,那个该死的混蛋,太狠毒了。

    “晚上给你加个鸡腿!”侯勇给思思一个赞赏的眼神。

    ……

    “你不回去了?”女帝看着外面夜色下仍然显得五颜六色的城市随口问道。

    方才任八千直接开枪让她有些意外。

    实际上下午在桥上那个人的话,她就已经听明白了,不然她就一掌拍死了。

    你长得很像我讨厌的一个人,所以打死你,这个逻辑在女帝的思维里面是成立的。

    不过女帝还记得前些日子任八千刚出逃的时候总是一脸委屈,觉得他应该还是想回去的。

    “当然要回去。”任八千看着下方说道。

    两人此时在天文钟塔楼里面。

    有时候两人会在酒店里住一夜,当然是不通过前台的。

    没护照确实麻烦,不过任八千现在还没遇到合适的人去做两个。

    此时在塔楼里面看着夜幕下仍然显得色彩斑斓的城市,下方的广场上还有一些人在夜游。

    女帝听到任八千的回答便不再说话。

    任八千扭头看看女帝,一脸的“你倒是问啊,你问我就告诉你”这样的表情。

    偏偏女帝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任八千在那憋了半天,最后从一脸期待变成幽怨,果然等着女帝捧哏是件不可能的事。

    他却看不到女帝的眼睛里都是笑意。

    “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毕竟地头熟,还亲切,做什么都方便。不过目前国家虽然说是要合作某些东西,但国家是由人构成的,而人的心思想法是最不可靠的。

    万一就这么回去了,被人觉得好拿捏,好欺负怎么办?万一有人天天指着鼻子说这个那个,还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到时候怎么办?总不能大开杀戒或者再跑一次吧?那样对方也忍不了啊。

    所以先把架子端足了,得不到的东西才好么,这样等咱们和对方好好谈之后,对方才能仔细审视,以后也能少很多麻烦。”

    任八千转头和女帝一样将目光放在外面的广场上,不急不缓的说道。

    他就是平头老百姓一个,手里又有好东西,真的不希望回去以后麻烦不断。到时候总不能动不动就大闹一次。

    女帝想了想他的话,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让她觉得太麻烦。

    有人蹬鼻子上脸,一巴掌拍死就是了。

    有人找麻烦,一巴掌拍死就是了。

    看人不顺眼,一巴掌拍死就是了。

    哪用那么麻烦。

    两人站立许久,任八千才道:“回去吧!”

    女帝抓着他的手腕,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塔楼中。

    第二天,第三天,两组人发现那两人再次消失了。

    不过众人也都习惯了,他们总是消失八九天到十五天,然后再出现三五天。

    很多人都好奇他们消失的时候是做什么去了。

    隐藏行踪?

    不可能的。

    那两个人能隐藏行踪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可不是隐藏行踪的话,他们做什么去了?

    同时在国内某部门也邀请了一些人专门开了一个会议。

    之前以为找到这两人说明厉害便能够达到目的,毕竟任八千还是朵小红花,通过一些论坛找到他以前的一些发言记录也是对国家抱有信任和好感的。

    可没想到两组人马竟然全都失败了。

    对方甚至毫不顾忌的直接拔枪,虽然只是射在地上,但这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在这次会议之后,又在某些人开口之下,由心理学专家、犯罪学专家和一些其他人组建了一个小组,专门研究两个人的想法。

    任八千以为国家是因为实验室的事情,惦记他手里的东西,其实一开始只是因为一段视频和金家众人死亡现场发现的一些事情,让一些人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有女帝这样的超级人类。

    一个超级人类代表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比如人类的进化方向,比如超级士兵,很多很多。

    而后才发现实验室所研究的一些东西。

    两人在国家心目中的重要性也更大了。

    在这个新成立的小组中,就对两人消失做出种种假设,比如史前文明的遗迹,比如外星人的飞船,比如传说中的洞天福地,比如是在休眠……

    休眠是一个生物学家提出来的,他认为按照资料上的一些东西来看,女帝所展现的实力是人类完全无法负荷的,因此每过一段时间就要通过休眠来恢复身体。

    ……

    女帝坐在上首,面色冷漠威严。不远处则是坐着任八千,还有治安司卿铁言。

    养心殿下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宁才臣,一个是竹成君,此时竹成君脸色虽然苍白,但一脸的淡然,生死完全已经置之度外了。

    不论是他还是宁才臣都没觉得他能活着回去。

    “你要什么?”女帝看着宁才臣问,宁才臣总不会是好心才专门把人送过来。

    宁才臣腼腆一笑:“本来不该要什么的,毕竟我和任府丞也算一见如故。不过我的灵剑绿珠这次受损严重,需要一些材料修补。大耀皇帝陛下能给我一把云晶就再好不过了,或者是适量的白龙草与石髓。”

    铁言眼睛跟刀子似的直往宁才臣身上戳,云晶这东西算得上奇珍,一把都能换一座城了。

    白龙草和石髓虽然没有云晶珍贵,但也价值不菲。

    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竟然把这个人卖出一个城市的价格来。

    “云晶不可,白龙草与石髓,朕随后让人给你送去。”女帝说道。既然有人把自己要的消息送来,她也不吝啬于赏赐。

    至于值不值,按照那天电视剧中的话,没有值不值,只有想不想。

    随后宁才臣就被带了下去。

    “陛下,是臣办事不利。”铁言起身请罪道。

    “自领罚俸三个月吧!”女帝摆摆手道。

    “至于这人……给他个全尸,在城外找个地方埋了。”女帝目光不带一丝感情的在竹成君身上飘过,留个全尸已经是看在他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全说出来的份上了。

    “陛下!”任八千突然开口。

    “何事?”女帝看任八千的时候目光才柔和一些。

    “臣想要问几句话。”任八千站起来,见女帝额首,才转头问道:“连家既然已经知道暴露了,还会留在哪里吗?”

    在他心里,什么都没命重要。尤其是财富地位这些,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而且对方过来一个月,这里再派人去,恐怕早就跑光了。

    “连七枝应该在,大部分人也不可能离开。毕竟连家所在的位置在大耀腹地,你们想要派人去恐怕也不容易。

    不过应该会安排少数幼小以及天赋出众的人先行离开隐藏起来。”竹成君先是看了任八千一眼,随后淡淡开口道。

    就如同他所说的,大耀想派人去大夏腹地并不容易,连家所在的位置比九层阁还要深入许多。

    如果不是因为九层阁的事情,连家害怕齐紫霄再次发疯,他们也不会有太多担心。

    至于大夏因此伤亡上万,那可怪不到连家头上,相反,连家这次的事情还把齐紫霄引到大夏来。

    所以连家最多是被找机会打压一下,不会伤筋动骨。

    “臣觉得,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如果让连家人不能团聚实在有些残忍。而要把连家的人都揪出来,可能需要一条哈士奇。”任八千对女帝拱手说道。

    古族人太显眼了,想要派人去大夏灭连家满门确实有些麻烦。

    因此一只和连家有仇的疯狗就再好不过了。

    反正就算失败也不会损失什么。

    至于株连全家,在他心中没任何压力。本来就是他们先对自己下手,那就怪不了自己。

    就像金家的人一样,也许他们中间有的人没作恶,对自己的事情也不知情。可他们所享受到的,都是作恶得来的钱,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些人享受的也是沾着自己血的钱。他们既然因此而富贵,那就别怪因此而遭灾。

    何况斩草不除根,留着过年么?

    铁言一脸佩服看任八千,嘴里念念有词。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这话说的好,有气势,得背下来。”

    竹成君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这小白脸好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