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灾星
    任八千在望眼镜里眼看着女帝先是一个鬼步出现在贾雨公身前,随后爆豆打出一套龙虎乱舞,动作熟练流畅让他叹为观止。

    贾雨公根本挡不住,就跟破麻袋似的最后被抛向天空,浑身都看不出来人形了。

    “陛下!”藤纪等人纷纷追上,方才差点将他们吓死。

    “杀!”女帝冷冷说道。

    前方大夏军阵大乱,之前无人机洒下的沙林毒气起码导致两千人死亡,女帝又射出两箭,这次直接射在人最多的地方,在周围全是人来不及躲避的情况下,又倒下了一批人,导致大夏军情况更乱,有人想要跑,有人想要拦截,有人想要阻敌,有人想要救援贾雨公,一片乱象。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无论是贾雨公还是大夏军中其他人都没想到突然会变成这样,从最靠近倒下的那些人开始,一直向外围扩散。

    随着贾雨公身亡,这混乱更加难以收拾。

    毕竟是百战精兵,如果给他们些时间,怕是还能重整阵型,可400余地轮实力的飞骑如同虎入群羊一般扑进人群之中,又掀起一阵血雨,这下大夏军彻底崩溃。

    任八千在远处用望远镜中看着这里的场景,可以说人头与断肢乱飞,让他有些叹息。

    不过经历过这些,他也开始习惯了,这是见了许多杀戮后对人命的漠视。

    女帝走到木老身边,这两人一出现她就认了出来,毕竟两人的相貌特征以及武器都很特殊。

    不愧是神轮级中的顶级高手,木老先是毒发,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还没死。

    只见他浑身的摔伤,脸色涨的发紫,一只手死死的扼住自己的喉咙,瞳孔几乎变成米粒大小,几乎丧失了思维,但还有一点本能在。

    沙林毒气让他现在气管缩小,难以呼吸。

    两人的实力让他们更晚的察觉到,也吸入了更多的毒气,强大的体质也让他们受到更多的折磨。

    如果此时给两人服下解药,说不得两人还能活下来。

    若是其他人也许会这么选择,收服两个强大的打手,不过女帝只是冷漠的一脚在他头上踩下去。

    如同西瓜破碎一样。

    接着闪身落在竹老身上,双脚将胸口踩的和后背一边薄厚,内脏直接从口中喷了出来。

    女帝这才几个闪身出现在祈水身边。

    任八千递过去一个手帕,“沾到脸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贾雨公的血,有两滴溅在女帝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女帝更加的妖冶。

    女帝接过去在脸上擦了两下。

    然而不但是脸上,身上,脚上,都沾染了许多,尤其是在裙摆上,带着血腥的味道。

    “衣服!”女帝回到这里后表情柔和许多。

    “任八千将那套定制的汉服拿出来,女帝身体一跃就从山崖上跳了下去,百丈的山崖下方便是滚滚河水。

    女帝当然不会自杀。

    以她的身手这么跳下去怕是也没什么事,任八千目光游移,在那琢磨着自己如果拿着望远镜上山崖旁边往下看,会不会被一巴掌拍死。

    看着旁边两个留在这里保护自己的飞骑正在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任八千幽幽叹息。

    你们还真是碍事啊。

    话说女帝的身份,他还真想偷看一眼啊。

    哪怕他过几年能光明正大的看,但要的就是这份刺激。

    在这样的刺激下,他连前方的杀戮都不在意了,满脑子的马赛克画面。

    片刻后,女帝在山崖上跃上来,一个穿着大红色三绕长曲裾袍,身上有着一只金色的展翅欲飞凤凰的艳丽女子出现在任八千面前,就如同任八千之前所想那样,女帝换上这身华丽的衣服后让人移不开眼睛。

    头发有点湿,看样子是刚刚洗过,更让任八千在意的是女帝是赤脚的,在一块石头上点了一下后又飞落到祈水背上,在方才那一瞬间任八千好像看到了一只玉足,下意识就扭头朝着女帝脚的位置看过去,不过都被裙摆挡住了。

    “看什么?”女帝挑眉问道,语气不善。

    “没什么。”任八千连忙摇头,不过表情显得很遗憾,很残念,让人看到就想给他一脚。

    下一刻那只脚就印他脸上了,将他从祈水背上直接踢了下去。

    任八千哎呦叫着摔倒地上,四肢一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也不急着起来,目光游移转了好几圈,也没看到什么想看的。

    此时他又开始觉得祈水实在太碍事了,完全忘了之前对祈水是多么喜爱了。典型花前月下叫人小甜甜,回头就变成牛夫人。

    实际上女帝在地球的时候,他不是没看到脚,这个世界穿着兽皮短裙的火辣女子都很多,自然没有怕被看到脚这种风俗,古族女子在这点实际上不设防。

    只是远处还在传出喊杀声,前方就是厮杀的战场,又看着女帝这一身华丽的装扮,他觉得心中格外痒痒。

    片刻后任八千听着喊杀声似乎小了许多,便从地上爬起来,拿着望远镜站在山崖前看向对面,只见对面躺了一地的尸首,到处都是喷溅的鲜血,大夏军已经完全溃散朝着远处林子里钻,飞骑则是在后面追杀。

    又等了片刻,那些飞骑才心满意足的回来,恢复了之前质朴的笑容。

    清点之下,发现这次飞骑阵亡了四人。

    全都是大夏军中的地轮高手临死时搏命一击下重伤身亡的,见到有死伤,任八千心中也有些可惜,这些人在这里战死沙场,说到底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任八千又想到之前的吡赤一说,自己如今还真是个灾星啊,不过大夏更倒霉一些。可所谓的祸福相依,福在哪呢?

    这次大夏军中有不少地轮高手,只是一开始就因为毒气死了一大批人开始混乱,随后被冲入的飞骑击溃,才没发挥出该有的实力来,否则有一万精兵配合着,正面厮杀下,飞骑伤亡也要惨重。

    还有那竹木二老,刚刚晋为十大高手,只是露了个面,吓了众人一跳,打了瓶酱油,就那么被毒倒了。

    此战大夏被毒死三千,在下来的混乱中被飞骑杀死四千,能跑掉的不到三千。

    加上之前两战,大夏伤亡了足有一万三千人,可以说是损兵折将,而飞骑只是死了六人。

    这还不包括九重阁和竹木二老。

    无人知道还有一个悄无声息衰落下去的青阳门。

    至于齐紫霄,连根汗毛都没伤到。

    这样的战果传出去,整个大夏都哗然,大夏皇帝在书房直接掀了桌子。

    当连家连七枝知道这件事后,脸都白了。

    他之前只是想让齐紫霄看着那小白脸死,而自己无能为力,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报复了。真想不到齐紫霄竟然肯为那个小白脸深入大夏。

    当九重阁被灭的消息传出来,他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天都没出来,随后便将知道事情原委的知情人除了一个地轮高手以外全都派出去,然后再派人半路灭口。

    他发觉自己太小看齐紫霄了,太小看了这个女人的实力和心性,无法想象如果齐紫霄知道事情和自己有关,齐紫霄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当后面一连三战的结果传出来,他就在琢磨着怎么将那个地轮高手灭口了。

    虽然损失一个地轮高手对于连家都可以说是伤筋动骨,更不用说如今连家在折损两人后,如今一共只有四个地轮高手。

    他是真的怕了,怕风声传出去一点半点。

    连九重阁都被灭了,连家虽然在大夏腹地,可灭连家的难度还会比九重阁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