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剑破万法
    任八千给两人一人心口插了一刀,扎心了。

    就连李元竹一直的淡然平静都被打破了,又羞又恼,更不用说宁青了,嘴上都能挂酱油瓶了,用极端仇视的目光狠狠盯着任八千,恨不得啃下一块肉来。

    随后任八千就跟什么事情没发生过一般,从包里拿出一包酱牛肉:“尝尝么?我们那的特产,味道还不错。”

    面对这种人,李元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很小的时候她过的很苦,再长大后遇到的人都恭恭敬敬了,十年了,没一个人如同此时这样,打一巴掌再给个红枣,当自己小孩子么?

    不过她还真没法发作,似乎很久她都没生过气了,任八千一句话虽然讲她心中平静打破,但也只是让她有些羞恼而已。

    同时还有点好笑。

    这人,胆子真大,说是狗胆包天也不为过了,竟然当着齐紫霄的面敢说这样的话。

    而齐紫霄虽然杀气腾腾的瞪了他一眼,竟然没发作。

    这让她心中也有些好奇起来。

    毕竟齐紫霄的性情她还是多有听说的。

    这位,确实是传说中那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相貌也只能算得上清秀,远远说不上俊美。

    而齐紫霄不但为了他甘冒奇险,此时还这么容忍他,真是一件怪事了。

    李元竹还真想知道他为什么能让齐紫霄如此对他了。

    不过她只是心中好奇而已,她的性子总是平淡冲和,很少对外界太过理会,甚至这件事几天后她恐怕就忘记了,自然不会询问出来。

    此时场中的气氛被打破,她也开口道:“早就想见见名闻天下的大耀皇帝了,只是岚城太远了,没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机会。”

    “看了又如何?”女帝冷冷说道。她心中对李元竹倒是没什么想法,甚至见过之后也不觉得讨厌,只是不服气还是多少有的。

    自己是第七,如今是第五了,而对方是第三。

    可惜自己现在实力只剩下三成,不然倒是要试试。

    “名不虚传。”李元竹温和笑道。

    “哼!”女帝冷哼一声。

    宁青看看李元竹,又看看女帝,心里不爽起来。师姐这么好的人,你老冷哼什么啊?

    别说你现在身受重伤,就是你完好的时候也打不过师姐。

    “师姐是天下第三。”宁青仰着小脸说道,一脸骄傲。意思不言而明,李元竹天下第三,你才第七,现在顶多第五,傲气什么?何况你还身受重伤。

    很单纯,很幼稚的想法。

    毕竟十五六岁,在道观长大,也不懂得什么人情世故,性格又跳脱。

    在观中所有人都宠溺她,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只是这话让女帝身上冷意又重了几分,双眼之中战气弥漫,若不是现在重伤,怕是立刻就要开打了。

    “抱歉,她是个孩子性子。”李元竹歉意道,目光很真诚。

    又扭头看着宁青:“不许再乱说话,不然下次不带你出来了。”

    语气却一点都严厉不起来。

    任八千琢磨着,他还是个孩子,下一句应该接的是:千万别放过她吧?

    孩子就乱说话,以后长大怎么办?还要警察干什么?偏偏她说的还是真话,顶多责备一句不懂事乱说话,无心之失,可这样更扎心啊。

    “紫霄胸大。”任八千一脸笃定的说道。

    任八千觉得现在自己就是风清扬,一手独孤九剑,专破万法。

    无论什么都不能掩饰你平!胸!的!事!实!

    不过他也是抓住李元竹如同传说那样的好性子,明明心里很气,还要保持风度。这样的人虽然天下第三,但好欺负。

    换个人别说是第三,哪怕天下第十,任八千还真不一定敢这么一直戳人伤口。

    ……

    宁青脸都绿了,长这么大都没这么讨厌一个人过。如果可以,她要咬死他。

    李元竹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方才的事好不容易揭过去,任八千又往两人胸口戳一刀,依然扎心。

    破天荒的,她觉得自己有点讨厌这人了。

    女帝本来都快恼羞成怒了,耳根子都红透了,恨不得一巴掌把身边的家伙拍死。

    不过看看李元竹脸上有些僵硬的笑容,立刻浑身的冰冷一收,反而笑了起来。

    当她收敛了浑身的冰冷笑颜如花的时候格外的动人心魄。

    这笑容一闪即逝,毕竟在这方面胜利不算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她心中,实力总是第一位的。

    “看也看够了,朕走了。”女帝扔下一句话道,提起任八千的衣领,几个闪身便落到祈水背上。

    多少还是带着点胜利者的姿态。

    两人停下来,与对方小坐片刻,任八千狠狠给人心口插上两刀。

    路过两人的时候齐紫霄一抬手一个瓶子扔了过来,李元竹下意识的接过去。

    直到麒麟已经不见了踪影,宁青才抓狂的大叫起来。“那个贱人!齐紫霄怎么会瞎眼看上他!师姐,你怎么不拍死他,他竟然敢拿你跟齐紫霄比……”

    李元竹微微摇头,也是有些无语。

    那个家伙,简直是混蛋。

    看看手中的瓶子,如同白玉一般,拧开后里面便飘出酒香。

    这是,请自己喝酒?李元竹想到这里后笑了笑。

    “师姐,你还笑?我都气死了。”宁青在一边恨铁不成钢气道。

    ……

    两人远去后,任八千才一脸好笑道:“紫霄,我给你报仇了。”

    他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女帝气都不打一处来,什么时候自己靠这个来压人了?而且你没事眼睛都在看什么?

    今天简直丢大人了。还是在李元竹那个女人的面前。

    虽然在地球的时候她已经发现那个世界对于这点似乎不是很在意,电视上总是有着穿着内衣的模特,在沙滩也看到过那些比基尼,可她还是难以接受。

    她是真想一巴掌把任八千拍那,可到底没下得了手。

    憋了半天气,又想想方才李元竹的表情,她心中竟然莫名升起一种快意,暗爽。

    两人又前行了一天,翻过一座山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喊杀声。

    两人骑着祈水在山梁上往下眺望,只见下方一片混乱,其中一支是大夏的军队,足足有几千人,而另一方正在向着军列中跳跃突袭,一百多道人影一个冲锋便冲到军阵之前,最前端的几十人顶着箭雨奔跑至一个跳跃便要跃入军阵之中,而军阵中也跳出几十道人影,将他们拦了下来,免得被冲乱阵型。

    就在这时候那一百多人中,后面的人直接跃了起来,落入军阵中掀起一片血雨。

    “这是……飞骑?”女帝仔细一看就看出那一百多人的身份,毕竟飞骑的装备她再熟悉不过了。

    只是他们怎么在这里,还与大夏的军队撞在一起?

    就在这时大夏的军阵突然变动起来,除了被缠住的军队外,其他人在指挥下围成了一个圆形,将那一百多人和他们的对手直接围在了里面。

    女帝带着冲天的杀意从祈水背部一跃而起,朝着下方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