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半死
    秦川朝着周围挥挥手:“都在这干什么?皮痒了是不是?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顿时兵部众人一拥而散。

    陛下就在隔壁,而且明显正在暴怒的边缘,此时谁也不愿意触霉头,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实际上女帝过来的时候察觉到的不是一人两人,本来一路上许多人心惊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陛下如此暴怒,都急急忙忙在后面跟上,不过看到铜震野被打那么惨,顿时一个个都有多远躲多远了。

    只有秦川对气息感知能力极差,才没发现女帝过来。

    等铜震野回到院子的时候,院子里站了一堆瑟瑟发抖的医师局的医师和学徒。

    院子外面远处还有些人远远站在墙头或者房顶上观望,都是各部各司的大员。

    “说,怎么发生的。”女帝站在医师局房间门前,周围气息直线下降,空仿佛要结冰一样,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刺骨的寒意。

    方才女帝已经进去看过了,任八千身上的伤口最严重的就是腰部被贯穿,虽然暂时还死不了,但有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便是那弩箭上有毒。

    毒虽然不是立即致命,但恐怕比那种立即致命的还要麻烦。

    这让她心中怒火更盛,如果被她知道是谁做的,哪怕是在大夏皇宫她此时都会直接杀上去。

    “陛下,任府丞刚刚离开工部大概两百步的距离被刺杀的,对方明显是早有准备,用的都是连弩,目的就是任府丞。我当时听到侍卫的喊声后即刻赶过去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两名侍卫一名当场身死,一名重伤。”铜震野描述当时的场景说道,实际上他知道的东西也不多,只是他速度最快,正好赶到现场。

    结果倒成了出气筒,他也只能苦笑不已了。

    “陛下,任大人暂时是没事,伤口也都没问题了。不过那弩箭上的毒一直在他体内,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来,但一直在侵蚀任大人的身体,若是没有解药,怕是过半个月,任大人就会成为一个废人,虽然神志清醒,但却丝毫不能动弹,等到那时有解药用处也不大了。”一个精神奕奕的老者从房内走出来对女帝说道。

    “是什么毒?”女帝冷声道。

    “九重阁的半死,药名就叫半死,取其半死不活之意,中了这毒的人想死死不掉,想活活不了。”

    一听到这话,女帝的头发无风自动,整个院子里仿佛狂风涌动,众人感觉劲风扑面不住后退。

    “陛下,此时发怒也无济于事,还是救治任大人要紧。”铜震野一看女帝的样子,顿时脸色发青,连忙发声劝阻。

    不过那老者的话让他也有些吃惊。

    九重阁,顾名思义分成九阁,每一阁的阁主都是顶尖的高手,哪怕没达到天下前十的地步,但前百总是能进得去的。

    其中实力最高的花散流更是天下第五。

    一个天下第五的高手加上八个天下前百的高手,九重阁的实力可想而知。

    而九重阁中人最出名的还是诡异多变,前一秒还和你谈笑喝酒,下一秒就翻脸拔刀,一刀砍死你后又会痛哭流涕。

    曾经有个阁主就曾经闯入人家喜宴中喝酒,别人将他当座上宾对待。

    酒喝完了,那阁主一句话不说,将整个喜宴中人全都杀死,之后又将现场布置成灵堂,亲自给死者披麻戴孝。

    无论什么人遇到这样的人恐怕都会避而远之,唯恐躲之不及。

    而九重阁中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是这样,而是全都这样。实力越高,这种情况越加严重。

    尤其是花散流。

    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去讨解药,不管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查出来什么没有?”方才任八千被刺杀的地方,七八个人在那里忙碌,其中一个穿着官服的大汉冷着脸说道。

    这大汉身高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在古族中算是极矮的了,但周围的人都对他畏之如虎,一听他开口立刻汇聚到一起:

    “他们是走到这里,然后那四个人突然从两边墙后面跃上来,同时四把连弩对准一个人,若不是那侍卫将那位推出去,现在变成刺猬的就是那位了。”其中一人说道。

    “这四个人身上的衣服是出云国产的。”

    “武器也是出云国的。”

    “其中一把长剑是大夏的,应该是那个实力最高的人用的。”

    “几人身上都没什么多余的东西。”

    “不是大夏人就是出云国人,肯定不是陈国的。”其中一人伸手在四人身上摸了一遍,开口说道,让大汉看了过去。

    “陈国人哪怕看着差不多,但皮肤人要粗一点,毕竟那里风大。若说其他人皮肤细有可能,但这几个明显是大家族培养的死士,总不会天天在房间里面练武吧?”那人转头说道。

    “继续查,这几个人来大耀多久了,住在哪,跟谁有过联系。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也别放过。”那大汉大声说道。

    方才他可感受到那个恐怖气息前往医师局了,要知道从事发到现在一共不过一炷香多点,陛下竟然在接到消息后直接杀出来了,可见陛下对此事的重视。

    同时陛下方才散发的气息也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很愤怒,怒火冲天,这种情况下谁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若是一会儿陛下问起自己一问三不知,那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不过此时女帝心思根本没放在这上面。

    从这赶到九重阁,一路快马加鞭也要十天左右。

    而按照方才老者的话,任八千最多能坚持半个月,过了这个时间就算有解药也没用了。

    因此派人把去九重阁讨解药是不可能的。先不说能不能拿到解药,单单这时间都不够。

    必须要让人将任八千送过去,而且那个人还要有实力让九重阁把解药拿出来才行。

    在大耀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两个人。

    自己和红武。

    红武在镇守边关,而自己若是出现在大耀境内,引发的震动可想而知。

    怕是大夏皇室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大夏境内转一圈再回到大耀的。

    可自己要看着他死么?

    女帝脸色冰冷,一甩手将门关上,自己站在房中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任八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