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花雕
    养心殿中,女帝面前放着一个碗,其中有药材也有其他东西,散发着一股很浓郁的苦涩味道,只是闻一闻就让人皱眉。

    这药膳中的一味药材的苦涩味足以将其他所有味道都掩盖住,因此无论怎么做,最后散发出来的都是只有苦味。

    将一碗药膳喝下,女帝脸色微红,胃中如同一团火焰在其中,发出灼热的感觉。

    片刻后那股热流开始散入全身,女帝才睁开眼睛,接过红鸾递过来的糖果放入嘴中。

    “让他进来吧。”女帝冷冷开口。

    片刻后,风喉快步进入殿中施礼。“见过陛下。”

    “看看吧!”女帝用两根手指夹起旁边放着的一张纸,化作一道白线飞到风喉面前才突然减缓,被他抓入手中。

    风喉低头看着纸上的内容,是陶济源让人送回来的大摩山烧山冷却后的开采情况。

    “竟然能这样!”风喉看完后惊讶道,只是如此就将产量提高了两三倍,若是在两个乃至三个位置轮流烧山,并且增派人手开采,这样的产量能提高四五倍。

    一天四五百斤铁矿的产量,足够打造十五把以上的武器,一年便是五千把左右,两年便有一万把,对于如今的大耀来说可以解了燃眉之急。

    这样两万新军的武器筹备只差一半了。

    六翠山铁矿除了部分用于民间器具,也能有部分用于武器打造,这样算下来缺口更少,通过云国陈国一些家族便能补足剩下的大部分,真正欠缺的便没有多少了。

    “恭喜陛下,在这样的时刻有这样的好事,实在是天幸。任府丞此行功劳甚大,臣为任府丞请功。”风喉一脸喜色说道。

    这任八千竟然将大摩山的铁矿产量提高这么多,实在出乎他的意料。那个任府丞好像还真有点办法。

    那么他来军械司折腾一下,自己也没法提出什么意见了。

    “此事知道便好,我会下一道手令,调集人手砍伐树木以及运输的事情就由你安排下去,不要耽误了事情,否则严惩不贷。”女帝冷冷说道。

    “臣遵命。”风喉说道。

    女帝等风喉退下后又道:“将鸿宝唤来。”

    片刻后鸿宝拎着一个布袋,大步走进养心殿单膝跪下:“陛下,臣幸不辱命。”

    同时将包裹打开,露出其中盒子,打开后里面装满了石灰,以及一个人头。

    “弄干净,呈上来看看。”女帝说完话,立刻有人将盒子捧走,片刻后把人头捧到女帝面前。

    女帝仔细看了看那人头,死人的脸很难看,但确实和那个人长的一模一样,心里立刻就莫名有些烦躁,挥手道:“拿下去处理了吧。”

    “鸿宝,把详细情况和朕说说。”女帝又问。

    “臣一路跟到大夏境内,确定对方路线后直接在断龙台等着……”

    女帝听鸿宝说完,算算时间这七皇子死的时间正好是自己被任八千带到那个世界的前一天傍晚。

    ……

    这次跟着进六翠山铁矿的飞骑有五十人,加上任八千、藤纪、陶济源一共五十三人,此时大部分人都已经散开,部分人去周围继续寻找猎物,毕竟一只花雕可不够众人吃的。

    任八千找个地方坐着休息,手里摩挲着一粒云晶,这是这次出来的大收获了。

    就在此时任八千听到空中响起一声凄厉的鸣叫,声音尖锐,仿佛要刺入人耳膜一般。

    “来了。”一边插着长刀藤纪站起来直望空中。

    “什么来了?”任八千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色小点在空中盘旋,而那凄厉的鸣叫就是空中盘旋的小点发出来的。

    “花雕一般都是成双成对,一只身亡另一只也不会独活。那只花雕找过来了。”藤纪抚摸着长刀说道,丝毫紧张神色没有。

    花雕如果不是突然袭击,造不成太大的威胁。

    实际上花雕这种生物在六万大山中算不上什么强大的生物,只是比较稀少以及难抓而已。

    周围其他人有的人抬头看了看,接着继续忙碌手中的事情,显然不是很在意。

    任八千听藤纪的话,心中有些惋惜。这种一只死亡另一只不独活的动物,还是很让人感动的,特别容易升起好感。尤其对于年轻男女来说。

    “啾!”空中又是一阵凄厉鸣叫。

    “那只花雕在下降。”任八千感觉那花雕似乎更大了一些。

    很快任八千就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只花雕确实越来越大,直到在空中两三百米的时候,任八千已经能感觉到空中那只花雕身上的威势了。

    随着那只花雕再次盘旋一圈,随后猛的朝着任八千藤纪等人的方向撞下来。

    是的,撞下来,它根本就没想着活着离开。

    只是不断加速并且携带着全身的重量从空中撞下。

    “大人别动。”藤纪说了一声,在那花雕在空中化作一道褐色身影的时候,持刀朝着空中一跃七八米高。

    哗啦一下,空中又落下一片血雨,两片尸体带着内脏血水从空中洒下来。

    “我要不动又是被浇一头。”任八千一看藤纪的动作就知道他要干嘛,拔腿就往旁边跑。

    那花雕虽然是斜着撞过来,但也接近垂直向下,若是按照目前的情况看,藤纪砍开那花雕的时候正好在自己头顶。

    这点从藤纪几乎是垂直跃起也能看的出来。

    然而跑出去四五步的任八千扭头看着那半片身子带着呼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砸过来,口中直接骂了一句“你大爷的。”

    自己若是站在原处恐怕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偏偏朝着旁边跑了几步,然而那半个花雕的身子带着翅膀正好朝两边分开后砸下来。

    “大人小心。”旁边的飞骑看到这一幕被吓了一跳,这花雕飞下来的速度极快,哪怕被砍成两半,这半个身子砸下来的力量也不小。若是其他人还好说,若是砸在任八千身上,起码也是个骨断筋折。

    好几个飞骑都一跃而起朝着任八千所站的地方扑过来,其中一人腾空一脚踢在砸落的花雕身上,直接爆起一团血花,那一部分的肉直接都被他踹烂了,但半个身子也横着朝一边飞去。

    “呼!”众人都长出口气。

    “谢了,兄弟。”任八千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对那飞骑感谢道,便匆匆跑去洗头洗脸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花雕的胃已经被剖开了。

    “有没有?”任八千急着问道。

    “没有,只有普通的碎石。”众人知道他问什么,立刻将方才从花雕肚子里掏出来的东西给他看,只是一把很细小的碎石。

    云晶这种东西还是可遇而不可求。

    任八千多少觉得有些遗憾。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