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吡赤
    任八千一直觉得自己挺怂的,不过怂点活的时间长不是么?

    天天都有那么多觉得自己有多厉害,非要作死,结果真的死了,这样的新闻来让人警惕。

    比如某个女子被一个修车胎的将衣服刮坏了,然后不依不饶,她父亲也揪着人打,哪怕人家跪下告饶都不行。要知道在华国下跪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然而这父女仍然不依不饶,砸人摊子。最后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任八千都是深深警惕,做人还是怂点好。

    像下午的时候,他听说见到吡翅的人都会遇到灾难,而且极其灵验,立刻从善如流,天大的好奇心都被他压下来了。哪怕长的跟朵花似的也不看了。

    然而,现在我身前的这小东西是什么?

    任八千一脑子的问号。

    赤红色,看着跟狐狸有点像,一双豆大的小眼睛里全是狡黠。

    最重要的是对方的后背上有一对翅膀,如同蝙蝠一样的肉翅。

    方才任八千在房间中发呆,这小东西就突然从窗户窜进来,然后在那跟任八千大眼瞪小眼。

    “我都躲着你了,又没仇没怨的,何必呢?”任八千一脸的无辜之色。

    任八千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对方到底要干嘛,总不能就是来看看自己的吧?

    虽然对方是野兽,可野兽也是有智慧的。

    就连乌鸦都有八岁小孩的智商。

    黄鼠狼,狐狸之类的智商也不低,想必眼前这个应该也不是傻子吧?

    “看好什么你就拿走,算我送你的。”任八千试探说道。

    很明显任八千想多了,对方起码还通不了人性,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一对豆大的小眼睛仍然盯着他。

    嗯?任八千突然发现这小东西眼睛好像不是盯着他,而是盯着他的手,或者说是手边。

    实在是这小东西眼睛就那么大,正对着自己,自己也不知道它在看什么,下意识就觉得是在盯着自己了。时间长了以后,任八千总算发现似乎对方不是在看着自己。

    而是自己手边的……大白兔?

    任八千将大白兔拎起来左右晃了晃,那小东西的眼睛也跟着左右动了动。

    “送你了,记得扒开皮吃。”任八千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把那袋大白兔朝着旁边扔了过去,只见眼前一花,那小东西就将那袋子叼起来,化作一道赤红色的影子消失在窗外的夜色中。

    任八千摸摸脑袋,方才自己呆着没事做吃了两块糖,这东西是被糖吸引来的?

    应该不会吧,那两只牛被牵到山上去了,隔着这么远,就是神仙也闻不到糖的味道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大白兔再次立功了。

    林巧乐,女帝,还有这只是叫吡翅吧?

    大白兔的魅力无人能挡。

    想了想任八千还是把窗户关上,哪怕闷热一点他也认了。

    任八千睡到半夜的时候,觉得自己做了个梦,梦中山摇地动,远处有巨大的兽吼声,就在他想探究的时候,突然就听周围轰的一声响,然后整个房子都塌了下来。

    藤纪和陶济源感觉到地面在颤动,就急匆匆从房间里跑出来,刚想将任八千从房间里拉出来就听到轰的一声响,任八千住的那间木屋直接塌了下去。

    两人顿时心中一紧,这次出行谁都可以出事情,唯独这里面这位不能。

    然而偏偏是他出了事情。

    “救人,快救人。”陶济源口中大声喊道。

    藤纪二话不说两步冲到房子前开始将塌下来的房顶向上掀。

    在倒塌的时候震碎的房顶被他一个人就双手掀起来一大块,然后扔在一边。

    “救人,快将任大人救出来。”陶济源大声朝着其他奔过来的飞骑喊道。

    “任大人,有没有事?任大人?”藤纪也在朝着一堆碎木下面喊着。

    其他人纷纷过来帮忙,向外扔着碎木,向着任八千床铺的位置挖过去。

    任八千此时脑子里乱糟糟的,木屋的横梁是从中断下来的,另外一端和倒下来的墙面支撑出来一个夹角,刚好让他存身在里面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虽然如此,可他心脏却是直跳,自己是遇到地震了?要不是运气好,差点就挂在这了。

    一边想着任八千将自己身体缩成一团,在黑暗中一动不敢动。

    当他听到外面的喊声顿时大声喊了起来。

    半响后,任八千一身灰扑扑的被从里面挖了出来,看着天上的星空和周围的火把,一种大劫余生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任大人,你运气真好,竟然一点伤都没受。”陶济源检查一下任八千身上后终于放心笑道。

    藤纪等人也都放下心来。

    “我也觉得运气真好。”任八千叹口气。

    “这么多木屋,唯独我这间倒了。好在没什么事,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原先你说见到吡翅会倒霉我还不信,现在有点信了。”任八千继续说道。

    “任大人看到了?”陶济源差异道。

    “赤红色的,这么大,有一对肉翅,眼睛很小,对吧?”任八千比划一下说道。“方才熄灯前也不知道为什么从窗户里跑进来,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就又跑掉了。”

    众人听了任八千的话都面色古怪,齐齐后退了一步。

    好半天陶济源才一脸难看道:“大人,您见的这只叫做吡赤,更加稀有。一般吡翅是灰色的,代表着灾厄。而您见到的这种稀有至极,代表着福祸相依。”

    “确实是福祸相依。”任八千想到方才的遭遇,深深认同。

    若没看到那小家伙,估计房子不会倒。不然周围这么多房子,怎么偏偏自己这栋倒了。

    但房子虽然倒了,自己竟然毫发无损。

    福祸相依四个字一点不差。

    “可是周围其他人只有祸,没有福。”陶济源继续补充。

    “……”

    “你的意思是?”

    “就是话里的意思,您是福祸相依,但这段日子您周围的人只会遇到祸,不会遇到福。”陶济源一脸的难看。

    任八千看看周围,终于知道周围的的人为什么后退了,也知道陶济源和藤纪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命硬,走哪都是死队友的那种属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