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动手
    “任讲书在做什么?”女帝在宫中幽幽问道,手中的八音盒发出如同水晶一般清脆的音乐。

    “已经好几天都没出屋了,每天就坐在桌子面前看功法,动也不动,偶尔会发出大叫一声然后就拽自己的头发。”红鸾在一边轻声回答。

    “哦。”女帝点点头,拿起块糖塞入嘴里。

    这几日觉得有些无聊了,想听听故事,可惜任八千在修炼。

    红鸾在背后朝着青鸾眨了眨眼睛,这几天已经是陛下第5次问了,每天都要问一遍。

    陛下真喜欢上那个人了?

    可惜那人太弱了啊。

    此时被认为太弱的任八千正在懊恼的拽自己的头发,一阵心烦意乱,刚刚又走神了。

    那个和尚说的办法比自己想的还难。

    已经7天了,在这个世界4天,在地球也呆了3天,每次将注意力集中一会儿就会下意识的冒出各种各样的念头来。更不用说吃饭睡觉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心中再无外物,一丝一毫的空隙都没有,或者自己有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吧。

    此时任八千心里憋闷的很,将那本《心经》拿过来。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一共二百六十个字,任八千翻来覆去的念,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心情总算慢慢平静下来。

    将《心经》放在一边,任八千站在窗户前深深吸口气,随后张口大喊“啊!”

    一声大喊惊起了不少飞鸟。

    站在门口的侍卫微微摇头,里面那位又开始发病了,每天都会这样,几天下来也都习惯了。

    任八千大声喊完,心里也舒服许多,转身坐到桌子前翻开《如意观》,继续盯着第一页的湖泊,将心神全部灌注进去,丝毫不敢松懈。

    这两天多少还是有一点进展的,虽然不大,起码能比较容易的将心神注意力投入到《如意观》中了,这多少让任八千看到一点希望。

    ……

    “任讲书现在如何了?”女帝在花园有些无聊,只是伸手,一只飞鸟就拍着翅膀飞入她手中。若是仔细看能发现那飞鸟拍着翅膀是要全力逃脱远离那只手掌,然而距离却越来越近。

    “据说现在大喊的次数少了点,有时候去送饭进去他都察觉不到。不过据说他的状态很差,人也虚弱了许多。”

    女帝将那只鸟托到自己面前,盯着它的小眼睛,只见那只鸟眼中全是惊慌,有些无趣的抬手将鸟放飞。

    “饭有吃吗?”

    “每次都是将饭菜放在他面前,有时吃了,有时会剩下。不过最近两顿都没有吃。”红鸾又回答道。

    女帝微微点头,略微有些走神,心中不知道想着什么。

    ……

    看着远处地平线上露出的城墙,七皇子露出笑容,总算是回来了。

    这半个月一直都在赶路,他也疲倦的紧了。马车如何奢华,无论如何都与府邸相中无法相提并论。

    虽然这只是大夏靠近边境的一座县城,可起码有热水,有酒水美食,总比在野外要舒服多了。

    不过自己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宁,倒是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情。

    当马车来到县城前,远远就有得到消息的开平县令、主簿迎了出来,“恭迎殿下。”

    “你们的名字?”七皇子微笑问道。

    “微臣是本地县令李子生,这是主簿,这是县尉……”

    “本宫记下了。这次只是路过这里,准备个休息的地方,明日早上本宫便要启程。”七皇子拉开马车的帘子对着外面的人说道。

    “是,殿下,县里已经准备好了。”开平县令和主簿连忙应下。

    “做的不错。”七皇子点点头,便将帘子放下。

    开平县令和主簿以及其他人等都松口气,这位高度实在太高,他们巴结都巴结不上,只要不出问题就谢天谢地了。

    至于什么名字记下来之类的,若是相信这种官面话那就是傻子。

    远处,鸿宝带着人在山中等候,身上都揣着肉干,在上面撕下来一跳后塞入嘴中,然后再喝上一口浊酒,在这荒郊野外的也算是享受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才有个大汉回来禀告:“大人,他们进入平谷县了。”

    “好,平谷县往大夏京师走必然要经过断龙台,我们去前面等着。”鸿宝大声说道。“都休息够了,出发。”

    鸿宝带的只有十五个人,加上他自己才十六个,在林中穿梭都健步如飞,趁着夜色穿过这一片平原,第二天早上才再次钻入山林躲避人烟,当日晚上便抵达了距离平谷县300里的断龙台。

    所谓的断龙台是一个峡谷,峡谷一面是如同龙头一般形状的山,而另一面则是龙身一般蜿蜒的山脉。

    据说上古之时有真龙从天上落下,又有一把大剑从天尾随而降将龙斩成两段,因此形成了这个断龙台。

    众人抵达断龙台后除了派出去几个人留意七皇子的车辆,其他人都直接在林子里面休息。

    又过了两天,一日早上有人回来禀报:“那辆马车来了。”

    片刻后,远远的车队就出现在地平线上。前后各五十骑兵,全都是人阶的实力,这是七皇子费了不少心思招揽培养出来的。

    而中间是五辆车,最为奢华的那架马车中便是七皇子与袖舞,后面还有一辆马车上是两个供奉,都是地胎级的实力,再之后三辆马车上是长途赶路所需要的物资。

    这些事情鸿宝出城前就已经打听过了。不过一百个人级,两个地胎巅峰而已。鸿宝咧嘴,跟了这么久,终于能下手了。

    “大人,怎么做?”有人凑到他身边问道。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记得,要那个七皇子的人头,别砸碎了。”鸿宝叮嘱道。

    “明白了。”众人纷纷点头。

    当七皇子临近断龙台的时候,才减速停下,四个骑兵从队伍中策马上前。

    虽然在大耀不可能有人敢来伏击这只队伍,不过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等马车再次前进的时候,鸿宝挥了挥手,众人都把背上的弓摘下来。

    “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