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七十八章 张家
    任八千歪着脑袋看他,那你刚才一副吃大便一样的表情是干嘛呢?

    “随你。”任八千摊手道。

    “任哥,这次陛下庆生宴席的菜色……”勾管事又叫一句,这次倒是痛快不少。看来心里那个坎是过去了。

    “做两份吧,一份正常的,一份走偏门的,看到时候那些人是否合陛下心思。陛下开心,咱们也不折腾他们。陛下不开心,他们也别想吃的好。”任八千说道。

    听任八千这么说,御膳房众人都笑了起来。

    “宴席时,众人怎么安排?几人一桌?几个菜色?”任八千又问。

    “两人一桌,六个菜,然后每人一份汤。今年陛下说要与往年有些不同。”勾管事说道。

    任八千点点头,这倒不多,想在华国菜谱中弄出六个硬菜来简直太简单了。

    随便找个生日宴会婚庆礼宴的起码十几个菜。

    什么狮子头,四喜丸子,回锅肉之类随便挑一些出来,保证那些来人舌头都吃下来。

    接下来任八千一直在御膳房待到半夜,先选出八个菜来,并且让御膳房的厨子先练习着做,到时候选出六个做成菜单就可以了。

    至于另外一份菜谱,任八千准备回去好好研究黑暗料理,到时再选出六菜一汤就行了。

    如果选择这种,任八千有信心一定会给这次来的人一个难忘的体验。

    相当难忘那种。

    保证明年晚宴他们都会吃饱了再来。

    接下来一天上午,任八千正在听宁才臣吹牛逼,似乎是他在昨天转了一圈后发现只有任八千是能听他在那讲话的,一大早任八千刚到没多久他就来了,给任八千讲书他这一路上的传奇故事。

    任八千听他所讲的东西,其中很多还是很感兴趣的。

    比如各地的风土人情。

    ……

    上午,一大队车马进入岚城。

    车队首先在景阳街一个位置停下,那个位置上有三间店铺,此时全都封的门板,上面还贴上的封条。

    上面的牌子写着万家楼。

    一个穿着紫色绸缎长袍,留着小胡子的男子从马车上下来,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看着这三间被封的铺子。

    “三叔,这就是咱们家在岚城的产业?”另外两辆马车上各下来一个男子,都是二十上下,一个英武一个俊俏。

    “不错。你三叔他们都被下了大牢,这次咱们就是为了这事来的。”被称作五叔的男子说道。

    “这帮蛮子。”其中相貌英武的青年愤愤不平道,脸上有着怒色。

    “噤声。这里不是咱们家,在外面你要记得一点,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若是你在这里出了事情,没人能把你捞出来。”中年男子皱眉道。

    “小侄知错了。”英武男子连忙低头说道。

    “这次要做什么,你们两个知道吧?”中年男子问道。

    “知道。只是五叔,那齐紫霄真的貌美如花?”俊俏青年问道。

    “何止。当年我来大耀远远见过一眼,乃是人间绝色。这次带你们过来,只是抱着万一的想法,你俩不要想的过多。各国有这心思的青年才俊如过江之鲫。

    如今我云国朝纲混乱,那匹夫独掌大权,排斥异己,底下暗潮涌动,不得不谋划退身之所。而大夏那面豪门诸多,虽然早就有了安排,但想要占住脚也并不容易。

    大耀这条路是我一力主张的,这大耀勇将猛士并不缺少,缺的是能治理国家的干才。而如今大耀的皇帝虽然是女儿身,年岁也是不大,但胸襟远非常人。你俩若能表现出才干,让她有兴趣,说不定可以在大耀立足。

    可惜,你三叔虽然在外主持产业多年,却是贪婪成性,把自己搭进去了不说,还把这里的产业搭进去,我张家在这的名声也都被他败坏了。

    这次咱们过来,主要就是挽回这里的局面,至于其他的,心中知道就行,不用太过,不用强求。”

    “知道了,五叔,你的话我们是相信的。咱们家族里面,五叔的眼光见识都不是其他人可比的,我俩心中有数。只是有一点疑问,若是我们留在这里,被人知道了,恐怕家里那面没法交代。”二人对视一眼,俊俏青年道。

    “这点不需过多担心,我早年寻了两个人,足以在家族中冒充你们。只要深居简出,就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哪怕你们在这里的情况被人知道,但也是同名同姓,相貌相仿的巧合,这点事情家族还是能摆的平的。”

    “走吧,去鸿胪司。”中年男子冲两人摆摆手,结束了这次对话。

    两人回到车上之后心中并不平静。两人知道中年男子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在这里谋个一官半职。虽然不喜欢这蛮荒之地,可为了家族,两人也别无选择。

    不过在中年男子称为人间绝色的齐紫霄倒是让两人有些好奇,想看看被五叔如此称赞的大耀女帝到底是什么样的。

    车马来到鸿胪司前,片刻后任八千接到消息带着熊罴出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三人还有稍远一点的车马。

    中间是个面貌清雅,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面的两个青年姿容极佳。

    “这是来施展美男计的!”任八千一看两人顿时心中暗道。“这是要跟我抢饭吃的,必须打压,不用陛下安排都得打压。”

    而对面见到他也是一愣,这个鸿胪司丞竟然不是古族人,也不是颢国遗民,看样子更像是大夏和云国人。

    这是有人抢先一步了。几人心中都是冒出这个念头来。

    “几位怎么称呼?来自于何处?所来为何?”任八千平静问道,既不冷漠,也算不上热情。

    “在下张君正,这二人都是本家子,张何其,张何居。知晓再过几日是陛下庆生,特意从云国带贺礼来参见。不知道大人怎么称呼?”

    “姓任,任八千,叫我任司丞也可以。”任八千笑了一下,算是礼貌。

    “任大人好名字,鲲鹏展翅八千里,必有扶摇直上时。”张何居,也就是那个面貌俊俏的青年称赞道。

    “哈哈,这位兄台的话实在不敢当。”任八千皮笑肉不笑道,心里暗道:这家伙拍马屁的功夫实在高超,乃是大敌,不能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