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七十七章 成长
    “红线!”剩下那男子哀声怒吼。

    “我和你拼了。”他咆哮了一声,整个人化作一道流星连人带剑朝着山万水撞了过去。

    看姿势倒是有些像那个龙万里,但气势可差远了。

    一道刀光闪过,那大汉持刀而立:“才六招而已。”

    说罢又大笑起来。

    大汉出刀并不像其他几人那样花哨,每一招都是势大力沉快如闪电,却让几人连招架都做不到。

    “中郎将威武。”场边一阵喝彩声。三个人的死亡,在其他人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早已司空见惯。

    任八千眼睁睁看着场中三人子在片刻间死无全尸。一人从中劈成两半,一人腰斩,一人从肩到腰斜着劈开。

    鲜血和内脏残肢洒了满地。

    这样残酷的场面,让任八千心中一阵阵发寒,同时肚子里也是一阵翻江倒海。

    上次龙万里挑战女帝,不过一招,人就直接被打进地面。等他被石管事用电棍戳过能动弹的时候,广场上已经开始填坑了。

    加上当时双方一剑一掌即分成胜负,双方的对决任八千看的并不清楚,只看到龙万里一往无前的背影。

    后来虽然知道他已经身亡有些遗憾,但任八千心中更多的是见到真正高手对决的兴奋。

    而此时,任八千看到的却是赤果果的血腥厮杀。

    心中受到的震撼,以及对那种野蛮血腥的直观感觉,远非上次可比,甚至可以说是他今生从未感觉到的。

    他一直觉得死亡距离自己很远,哪怕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差点掉了脑袋,但最后也安然度过。这让很少见到死亡的他对于死亡有一种疏离感。

    然而这次不一样,就发生在眼前的残酷厮杀。

    让他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他一直以来看到的要残酷。

    就在任八千站在那里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场边的军士已经开始清理了,在那块被劈碎的石板下面挖了个坑,将残肢断臂都扔进去,然后开始填土,没多会儿就全都填平,剩下的就是石匠来再装一块石板就可以了。

    一直到那些军士离开,周围方才的围观者也全都散开,只剩下任八千自己站在那里手脚冰冷。

    过了好久,任八千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兽苑。

    滚滚和舔舔已经躺石板上睡了。

    任八千一头扎到床上,脑袋里乱糟糟的,脑中总是闪过一幅幅画面。

    突然脑中闪过某一天自己也如同那三人一般尸首分家的可怖场景,那种画面让他感到窒息,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一下的功夫就让他出了一头冷汗。

    “不行,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变成那样,变成那三个人那样。”任八千喃喃自语。

    “这里不是地球,是异世界,并不像地球那样安全,人命也没那么宝贵。”

    “以后不能再这么随随便便混日子了。我得更努力,更主动的去往上爬。”

    “只有我的位置高到其他人都动不了,我才安全。”

    “我位置越高,重要性越强,我越安全,让死亡的威胁距离自己越远。”

    “我背靠一个远高于这里的文明世界,我怎么可能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将命交到其他人手里。”

    “如果可以,我也要变得强大。”

    任八千脑子里乱糟糟的闪过无数念头,最后融合成一个,变的更强,位置更高,让自己更安全,才能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

    以前虽然也有这样的念头,但从来没现在这么明确,这么坚定,以及这么真实过。

    作为一个还时常有着幻想的青年,一个普通人,这个世界突然展露的另一面将他一直以来浑浑噩噩击的粉碎。

    他觉得他以前一直所努力的,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远远不够。尤其在解除了生存危机立住脚之后,他竟然已经开始松懈了。

    自己把这样一个世界看的太简单了。

    不知道辗转反复想了多久,他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房门刚被敲响,他就被惊醒。

    这一晚上他睡的并不踏实。场中的一切,昨晚哪怕睡着之后都不时浮现在他脑海中,形成一个个梦境。

    此时醒来后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在旁边拿起一碗水灌下去,任八千起身去推开房门,看见石管事在外面。

    “脸色怎么这么白?”石管事看了一眼任八千好奇问道。

    “可能昨晚受了点凉。”

    “你这小体格也太弱了。”石管事粗豪大笑道。

    “御膳房说,让你这些日子有空去一趟。”

    任八千点点头:“我知道了。今天鸿胪司那面的事情做完就去。”

    “任兄弟你安排的过来就行。”石管事冲他摆摆手,晃着身子离开。

    任八千看着石管事的背影离开。石管事待他还如同以往,可他却觉得有些不同了。是自己的心境不同了。

    古族人有着温情的一面,也有着直爽可爱的一面,但也有着残酷的另一面。这是他刚刚感受到的。

    洗漱完拿起官服,这就是自己赖以存身之本。

    穿好衣服之后离开兽苑,经过广场的时候仍然感觉周围的空气中还有着血腥味没有散去。

    不过他却没再露出丝毫的异色。

    到了鸿胪司拿起那本《宋词三百首》继续背诵。

    背了一会儿累了就到后院去看鸿胪司的一些人在那练武,熊罴仍然在玩弄他那个两三吨重的石块。

    这一整日都没有人来鸿胪司,之前到的空虚公子和宁才臣也没什么事情,任八千乐得在房间里面待着。

    到了下午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便打了声招呼直奔宫中御膳房。

    任八千到的时候,御膳房刚给女帝送完晚饭,众人都在那坐着休息,见到任八千后纷纷问好。

    “任哥!”“任哥”的叫声连成一片。

    任八千面带笑容:“勾管事呢?”

    “给陛下送晚膳去了,看这时间也快回来了。”立刻有人说道。

    任八千点点头。“找我是为了陛下庆生晚宴的事吧?”

    “任哥,是这样,勾管事希望你能参与弄出一些菜色。毕竟你那些调料,我们也只是刚刚熟悉,此时陛下庆生已经近在眼前,没时间再让我们慢慢尝试了。”

    任八千点点头,找个地方坐下,等着勾管事回来。

    没多久,勾管事回来后看到任八千,脸上又抽抽半天,叫了句:“任哥”。

    “算了,以后还是叫我任讲书吧,我在宫中的职位现在就是这个。”任八千摆摆手道:“看你也够为难的,我也不为难你。”

    没想到勾管事眼睛一瞪:“你以为我勾某是说话不算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