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五十九章 花园中
    任八千看对方似乎不想理会自己,便问道:“请问怎么称呼?”

    那女官想了想,似乎觉得自己可能有一段时间要天天看到面前这个男人了,便说道:“我叫林巧乐,叫我李林典籍吧。”

    典籍?这相当于图书馆管理员了吧?任八千想着,接着把自己关心的问题问出来。

    “见过林典籍,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不知道,自己找个地方呆着,别打扰我就行。等着陛下召传你进殿吧。”林巧乐随口说道。

    “……”任八千听了这话,就到一边发呆去了。站会儿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地上。

    这里面地面似乎还挺干净,每天有人打扫,一点灰尘没有。

    林巧乐不理他,坐那看书,没多久任八千就留意到她脑袋一点一点的,眼瞅着就要杵桌子上了。

    任八千看她的样子顿时乐了,这是传说中的沾书就睡啊。管理书库的竟然是个这样天天捧着书睡觉的,与他印象中的有些不符啊。

    “咚”任八千眼见她直接杵桌子上了,还是用脸,噗嗤一下就喷了。这林典籍也太好玩了。自己看她睡觉能看一下午。

    “啊!”林巧乐捂着鼻子眼泪汪汪的,眼看就要流下来了。

    发现任八千在那看自己后有些气恼的抓了抓头发。怎么就控制不住睡意呢?又被人看到了。

    一头青丝瞬间成了鸡窝,跟梅超疯似的。

    “看什么看?没看过别人打瞌睡啊?”林巧乐抓狂道。

    任八千憋着笑将头转过去,默默补充一句,用脸杵桌子的确实不多,尤其还糊了一脸口水。

    过了三四分钟,任八千估摸着对方收拾利索了,转过头去看到林巧乐在那嘟着脸发呆,发现任八千在看自己直接脖子一扭,把头转到另一面去了。

    “小女孩儿性子。”任八千心里说道。任八千更加好奇她是怎么混上这里的典籍了。

    “林典籍,你识字么?”任八千问道。

    “当然!”林巧乐脖子一昂,跟骄傲的小母鸡似的。

    “能教我识字么?”任八千笑道,自己不知道要这么两个世界穿梭多久,总不能一直当文盲吧?

    这里的书籍这么多,自己学会这里的字后也可以找些书看,说不定有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你不识字?”林巧乐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清心殿讲书,竟然不识字,简直是最大的笑话了。

    任八千摊开手:“还真不识字,能教我么?”

    “不教。”林巧乐又把脖子转过去了。

    任八千笑了笑,这小女孩性子的林巧乐估计在肚子里莫名其妙的生怨气呢。

    等她什么时候把事情忘了再说吧。

    反正这个事情也不着急。

    在那又呆了能有小半个时辰,推门进来两个拿着打扫工具侍女,都是抱拳冲着林巧乐见礼:“林典籍。”

    看来大耀的礼仪普遍都是抱拳礼,无论男女,只有见到皇帝是单膝礼。

    林巧乐收着脸朝两人点了点头,两人好奇的看了一眼任八千便进去打扫了。

    两人刚进去,一个侍卫来到门前:“清心殿讲书在么?”

    “在,我就是。”任八千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一边拍打屁股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边往前走。

    “陛下招你。”那侍卫说了一声,带着他往外走。

    任八千本以为还是那个宫殿,结果绕了几绕发现路线不对,远处开始传来不知名乐器演奏的声音,声音苍凉悠远,给人感觉就像古族这个种族的名字一样,充满古朴与自然的味道。

    沿着这乐器的声音,最后来到一个花园之中。

    花园之中到处都是争相斗艳的奇花异草,还有一些并不高大的树木,不像华国的园林一样精致,这里的花草有点乱,但充满了生机勃勃的味道。

    而一条不算深的河流从其中穿过,上面搭着一座石桥。

    在石桥不远的地方,一身红衣的女帝正坐在凉亭之中,旁边有女子人在吹奏那不知名的乐器,青鸢与红鸾就在不远处站着。

    无论在哪女帝身边总有这两人,这让任八千知道这宫里谁都能得罪,除了女帝就是这两人了。

    所谓的近臣,就是这种了。

    大耀皇宫中没有太监,全是女官、侍女和侍卫,这两人绝对是女帝心腹中的心腹。

    “臣,见过陛下。”任八千道女帝不远处单膝一礼。

    “学的还挺快。”女帝将目光转到任八千身上,随后微微一愣,眉毛先是立起来,随后又缓缓放下。

    “你这一身狼狈,怎么弄的?”女帝清冷的声音传下来。

    “是中午不小心,陛下恕罪。”任八千连忙说道。

    “我大耀虽不如大夏那般重视风貌,不过你如今既然为官,总是要注意一些,下次若是再让我看到这模样……一番皮肉之苦肯定跑不掉。”女帝难得的多说了几句,却让任八千冷汗淋淋。

    “是,臣知罪。”任八千连忙说道。心里把兽苑那帮家伙骂个半死,要不是他们自己何至于这样。

    女帝微微皱眉:“你从哪学的这套话?”

    任八千干笑一声,总不能说是在电视上学的,只得说道:“在华国都是这样。”

    “你在你们华国,也当过官?”女帝淡淡问道。

    任八千从小到大连班长都没当过,更别说当官了。心中考虑是不是吹个牛逼什么的,反正也没法查证。

    不过抬头一看到女帝那双清冷的眸子,顿时心里就怂了,到了嘴边的话直接被咽下去摇头。“没当过官。”

    心里嘀咕,这眼神实在太犀利了,仿佛直接看透心底一般,让他谎话到了嘴边都没敢说出口。

    “继续讲你那个故事。”女帝微微向后一靠说道。

    任八千清了清喉咙,在这苍凉音乐之中讲封神演义格外有感觉。

    刚讲到“君要臣死,不敢不死。”这一句话时,女帝就问道:“你们华国就是这般?”

    任八千脑袋转了一下,小心回答道:“我华国之中还有一句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女帝念叨一遍,思索一下点头道:“倒是有些道理。一国之君,当照拂自己的子民,若是子民都吃不上饭,这国君还有何用?子民自然要作乱。”

    不得不说女帝确实聪明的很,哪怕听到这种从未听过的话,也能立刻明白其中的意思。

    “陛下心系百姓,实在是百姓之福。”任八千连忙找机会送上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