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四十六章 把星空刻上去
    兽苑里就有染料和漆树汁,毕竟兽苑是皇家的,用的东西比平民可好多了。

    箱子一共六个面,其中底面是完全平的,另外五块板子正面朝上,将木屑洒在上面,压上几下后再将木屑扫净,这样那些眼就基本都被木屑填平了。

    然后用不知道什么果子做出的黑色蓝色的染料调与漆树汁一起调匀后涂在上面,几块木板完全变成了深蓝色。

    做完之后将木板放在一边,任八千看看天色估计时间差不多到了,到厨房去吃饭。

    后厨外面有个大院子,此时摆了十几个桌子。

    整个兽苑,这个时候是人最全的时候。

    无论男女此时都聚在这里。

    还有光着屁股的小孩子在那摔跤,大人就在不远的地方乐呵呵的看着,也不在意。

    任八千就眼看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被人摔倒在地,膝盖上破了一块皮,也不以为意,站起来就哇哇,一个个张牙舞爪跟螃蟹似的。

    这样环境长大的孩子,都皮实习惯了。

    “任管事,这面坐。”有人站起来喊他,任八千一看,是铁刀。

    虽然在兽苑呆了些日子,但自己和众人这么吃饭的时候还真不多,算上今天也就是第二次,平时不是在忙碌什么就是在宫里,总是天色黑了才到厨房开小灶。

    和铁刀等人坐在一起,他和手底下十个正好拼了一桌。

    等菜上来端上来一看,烤羊腿,烤羊肋,水煮牛肉块,以及一锅野菜汤,一个青菜炒禽蛋。

    等菜端上来,众人也不管任八千,眨眼的功夫那盘青菜炒禽蛋就没了,一人乘了碗野菜汤,在那啃羊肋。

    任八千眨眨眼睛,一脸的无语。只看见一群脏呼呼的大手扫过,就什么都没了。

    在大耀,肉贱菜贵,几乎顿顿是肉,有两个青菜类上来眨眼就没了。

    而且这帮人可没用筷子的习惯,那是大夏传来的,一般有钱人和官员才会用,他们直接是上手抓。

    任八千吸溜着野菜汤,啃了一块羊排,吃了点这里的干粮。

    这种干粮是一种糙面杂粮,很粗,有点刺嗓子,还带点酸味。

    不过没一个嫌弃的。精米精面也有,不过有钱人才能吃得起。兽苑的人能吃这个已经不错了,据说山上的寨子里顿顿吃肉,辅食就是浆果和野菜。

    在地球吃肉还算不错的食物,在这里只是最基本的饮食。

    如果挑着一斤野菜去换几斤肉,有大把的人跟你换。

    还好,大耀还有一样产物就是茶叶,山上的野茶树不少。这让大耀人不用像曾经草原的那些人一样为了一块茶砖打破头。

    一顿饭吃完又回铜甲那里,看着木头上的染料差不多干了,将面板倒扣在地上,用锤子在后面敲两下,再拿起来的时候那些碎屑基本都落了下去,露出一个个木头本色的孔洞。

    只看到第一块木板,任八千心里就是一喜。虽然还没达到自己的要求,但现在只是第一步已经达到他预期了。

    接着将另外几块如此施为然后摆到一起,任八千呆了一呆。

    深蓝色木板上全是浅色的星辰,两条星河和那团星云点缀在上面,真的仿佛自己昨天晚上看到的星空一般。

    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上,此时天色刚黑,星星还没出来几颗,稀稀拉拉的和洒在上面的麻子似的,远没有做完看到的瑰丽壮观。

    低头继续看木板,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木板上的颜料上色并不匀,不过这是小问题,再刷上两遍就好了。想到这里,任八千拿起旁边的调料再在上面刷上一层。这次就不担心调料染进孔里了,只要看过全貌确定没问题就可以。

    “任管事,这样行吧?”铜甲来到任八千旁边憨声道。

    任八千在怀里掏了掏,本想找块碎银子的,这手艺确实该赏。总不能光让马干活,不给马吃草吧。

    然而身上什么都没有。一般他不出门的时候怀里也懒得揣银子。

    “做的漂亮。”任八千竖起大拇指。

    “先放这里吧,我明天来拿。”任八千拍拍比自己高半个头,粗了一半的铜甲肩膀。

    “好嘞!用装上么?”

    “不用,这样就行,等着颜色干了你给放屋子里。明天早上拿出来再刷一遍。”任八千对他说完,背着手溜溜达达回去。

    舔舔四仰八叉的躺在门外睡觉,滚滚则是屁股在十几厘米高的石板上,脑袋搭在地上,头下脚上的躺在那。

    任八千走近了还听到轻微的呼噜声。两个小家伙的肚皮一起一伏的,让他顺手摸了一把,两个小家伙不满的哼唧一声又翻身继续睡。

    第二天一早,他往怀里揣了几锭银子,拉着铁刀和藤葫芦拿着几块木板出去。

    他准备把银子融化后滴落在木板上那些按照星空位置排列的孔洞里。

    深蓝色的背景,点缀着银色星河,想必一定极为美丽。

    到了铜甲那里,任八千掏出一块约莫一两的碎银子递给铜甲。

    “拿着,给你的。”

    “给任管事干活,我哪能要钱?我每个月都有月例的。”铜甲连连摆手。

    “赏你的,别废话。”任八千直接把碎银子抛过去,划出一道抛物线,铜甲连忙抓住。

    “谢谢任管事。”铜甲捧着银子憨笑。这一块顶他半个多月月例了。

    “嗯!”任八千点点头,仔细看了看那几块木板,上面的染料刚干,三次上色后看起来漂亮不少。虽然由于木头纹理不同仍然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但看起来已经颇为漂亮了。

    喊了一声身后的铁刀和藤葫芦,一人拎着两三块木板跟在后面。

    走一半任八千就把那几块银子从胸口掏出来塞腰上了。银子这东西,揣多了还真挺沉,放在胸口实在太不舒服了。

    到了白石区,还是上次的铁匠铺子。

    “店家,把这银子熔了,点到木板上的孔里,一定要弄平整了。”任八千一边喊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在手中抛了两下。

    店家过来仔细瞅了瞅,又看了一眼任八千手里的银子,言简意赅道:“不够,还得一块。”

    任八千又扔过去一块,店家才点点头:“行了,过两个时辰来取吧。”

    ……

    任八千领着两人准备去景阳道上看看铺子如何,结果刚拐进景阳道没走多远,就听到路边一个铺子里有个女人的怒骂声传出来。

    “这块皮子可是我们费了好大劲打的,这可是白色的齿虎皮,一点伤痕都没有,竟然只能换半斗盐?”

    任八千听到这说话声,立刻转头看过去,在旁边铺子里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叫娜古的女人,另外一个应该是她哥哥。

    没想到才隔了几天,竟然又看到他们两个。

    而他们手中拿了一卷皮子,其中一块白色的皮子被两人拉开展示。

    “换不换随便你们,这条街上也就我们家能给你这个价钱,你去别地方看看,连半斗都换不上。”那个店家一脸笃定的说道。